🏡
PTT小說網
x
    方運費了許久給眾聖講解完作戰計劃后,眾聖們如獲至寶。

    帝漢掃視所有少年半聖,道:「聽到沒有?把你們大哥的話牢牢記在腦子裡,以後再次狩獵,都要按照這個步驟去做。沒有做好計劃,不準出動!」

    「是,大哥!」眾多少年半聖向方運微微低頭。

    方運心中無奈,這些帝族人也太淳樸了。

    四腳黑蛇低聲問方運:「那我豈不也是他們的二哥?」

    所有半聖和大聖的目光冷冷地掃過去。

    四腳黑蛇一翻白眼,「咯」地一聲,昏厥過去,摔在地上,四腳朝天,爪子輕輕抽搐。

    帝漢道:「好,現在所有人閉上眼,在頭腦里過一遍整個作戰……嗯,作戰計劃,有什麼不懂的可以問,讓你們大哥解答。」

    眾聖立刻閉眼。

    所有大聖只是眨了一下眼,便複習完整個計劃。

    半聖們則過了三息,才陸續睜眼。

    很顯然,半聖們還沒有思考的習慣,否則以半聖的力量,同樣可以眨眼間復盤整個作戰計劃。

    隨後,陸續有少年半聖提出問題,方運一一解答,不僅講現象,還要講例子,更要講原理和道理,偶爾還會開一些玩笑,讓整個講解過程非常輕鬆。

    在場的幾個大聖們一直盯著方運,腦海中反覆回放方運的一舉一動,如同認真的小學生拿著小本本在記錄一切。

    方運也覺察到大聖們的舉動,心中暗嘆不愧是帝族,雖然受限於種族原因,成年前不夠聰明,可一旦成年,很清楚應該做什麼,從來不會放棄學習機會。

    或許,這也是帝族在太古時期能夠領袖群倫的原因。

    帝漢一揮手,道:「從今天起,你們不叫他大哥了,要叫老師!不能讓釣海翁搶走咱們帝族的老師,聽到沒有?」

    「是!老師!」少年半聖們心悅誠服地稱呼。

    方運微笑著問諸位大聖:「這個作戰計劃如何?」

    十個大聖相互看了看,帝漢道:「帝族有你,不下於一尊聖祖!」

    另一位大聖帝虛用力點了一下頭,道:「聖祖們雖然強大,雖然掌握精深的聖道,卻並不會教導指點我們。而你不一樣,無論是生火烹飪,練槍制玉,還是制定作戰計劃,都彷彿硬生生開闢一條新的聖道。」

    方運心中明白,不是帝族真的太笨,而是太古時代聖道沒有完善,像教化聖道,本來就不是先天而生,乃是後天形成,在這個時代自然非常弱小,甚至於,聖祖們根本不會去掌握,畢竟對自身毫無作用。

    「莫非,教化聖道其實還只是雛形,沒有真正開闢?」

    方運忍不住微微抬頭望向遠方的天空,望著那密集的彩色風暴在天空咆哮,意識到,自己的太古之行,可能比預想中的變數更大。

    「我們現在可以行動了吧?」帝漢的身體微微前傾,但隨後,他意識到這是面對聖祖才有的舉動,急忙挺直身體。

    「不,在行動之前,我還要你們做一件事,至於原因,結束后我會告訴你們,你們也可以自己思索。」方運道。

    「說!」帝漢道。

    隨後,方運說出自己的要求。

    幾位大聖暗中商量許久,決定同意。

    方運立刻道:「如何執行作戰計劃,便需要正確的時機。尋找時機,不是為了贏一次野人,而是為以後更強大的敵人做準備,為了我們狩獵他們,也為了防止它們狩獵我們!」

    眾聖心有所悟,紛紛點頭。

    四腳黑蛇一咕嚕爬起來,道:「現在正是好時機!野人在這個時候會睡覺,只有少數人在警戒,等睡醒之後,他們會在黑夜中行走,躲避黑夜。」

    帝漢看了一眼四腳黑蛇,對帝族少年們道:「以後看好這條小蛇,別把咱們帝族賣了。」

    四腳黑蛇一翻白眼,往地上一趟,再度裝死。

    方運拎起四腳黑蛇的尾巴,道:「為了保險起見,最後在腦海中預演一遍計劃,有問題再提出來,沒有就進攻野人部落!」

    熟悉后,眾聖睜開眼睛。

    連最膽小的幾個少年半聖,目光中也流露出前所未有的自信。

    方運微微一笑,那是成長的標誌。

    「走!」

    方運如同領袖一般,揮手示意,帝族眾聖這才開始出發。

    方運隨後意識到這不好,要是以聖念托著自己,置身於帝漢身後。

    帝漢輕輕點頭,對少年半聖們道:「為了考驗你們,我們決定不緊跟各隊,而是在後方。所以,無論遇到任何危險,你們都要給我們爭取時間出手!如果戰死,只能怪你們之前沒有努力修鍊,今天沒有用心聽老師授課!」

    大聖們欣慰地看到,換做以前帝漢這麼說,少年半聖們必然會恐慌,但現在,不僅無人恐慌,反而躍躍欲試。

    因為他們已經學習到作戰計劃,有信心面對一切情況。

    帝漢忍不住看了方運一眼,這個年輕的新族人,幾乎讓帝族少年半聖們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

    這是聖祖都不具備的力量!

    「出發!」

    於是,少年半聖們在前,大聖們在後,開始利用計劃好的方式,利用各種障礙靠近野人部落。

    野人部落位於一處黃土高地上,高地佔地方圓十數里,上面建造著數千座黑色的石屋,風格與帝族極為相似。

    不過,野人的石屋比帝族還要高大一些。

    方運透過神念可以看到野人哨兵正在草地中巡邏,那些野人身披厚厚的長毛,平均在五丈左右,全身髒兮兮的,更像是直立的蠻族。

    不過,野人實力強勁,那些哨兵竟然也都是半聖。

    在高地之外,是平坦的平原,長滿茂盛的野草,再之後就是鬱鬱蔥蔥的森林、緩緩流動的長河與起伏不定的丘陵。

    以前,帝族都是大大咧咧攻擊,一出現必然會驚動所有敵人。

    但這一次,所有帝族人潛入河流之中,輕鬆避開野人的哨兵,來到高地的邊緣。

    十支少年半聖隊伍突然發難!

    有的殺哨兵,有的沖向特定的建築,而大考排名第一的十聖隊伍,直衝向部落第二大的建築。

    野人部落第一大的建築,是議事大殿,第二大的建築,便是野人部落唯一一尊大聖的住所。

    野人哨兵最先被殺死,但由於是聖位之間的戰鬥,立刻驚動整個野人部落。

    就在排名第一的十聖隊伍衝到第二大石屋門前的時候,整座石屋炸開,一尊七丈高的野人和一頭八腿虎頭牛身怪獸沖了出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