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四腳黑蛇猛地從地上跳起來,迷迷糊糊大聲喊:「打起來了?在哪兒呢?大哥,趕緊跑,你保護我!」

    原本沉悶的氣氛變得怪異,隨後帝族幼童們忍不住笑起來。

    眾聖看著不爭氣的四腳黑蛇,無奈搖頭,說的都是什麼話。

    四腳黑蛇發現不對,一臉尷尬,一溜煙逃走,然後悄悄跑到青藤那裡,一抬腿,拿青藤泄憤。

    帝漢繼續道:「接下來,將有大戰,我們馬上前往避難石屋。教導者,你可以邊走邊說。」

    這一刻,連帝族幼童都面露驚色。

    能讓帝漢說是大戰的,而且包括大聖都提前進入避難石屋中,在此之前只有一種可能。

    與太初滅界龍戰鬥。

    除此之外,哪怕舉族攻打普通有聖祖的族群,也不會這樣。

    眾人默默地向避難石屋走去。

    幾位大聖不時看向方運。

    一尊半聖問:「帝漢叔叔,我們為什麼突然改變方向?」

    帝漢卻沒有直接回答,道:「你們先聽聽教導者的延伸推演。」

    眾聖好奇洗看著方運。

    方運隱約明白一些事,但卻不知道具體如何,道:「很簡單。我們知道,太初滅界龍兇殘,也很強大,你們會本能地認為他們只是一群靠著天賦橫行霸道的蠢貨,對吧?」

    許多帝族點頭,包括帝族幼童。

    「這種看法,算是一種倖存者偏差……」方運說完才意識到,這個概念沒在聖元大陸出現,也沒在太古時代出現,但卻能毫無阻礙說出來,那麼,這就有意思了。

    方運稍作停頓,繼續道:「具體來說,就是你們的看法過於片面。而我對太初滅界龍的了解很少,我沒有先入為主地認為他們蠢笨,只知道一點,他們很強大。那麼,強大不會只有身體上的,還有頭腦上的。我的延伸推演的基礎就是,如果太初滅界龍非常聰明,為什麼會只派出六尊聖祖?」

    「按理說,他們真想偷襲,應該全力以赴,傾巢而出,讓滅界……他們的首領來帶隊。」方運本來想說完滅界皇龍,但卻被一種力量阻擋,那不像是時空之力。

    眾聖和方運一樣,看了一眼那些大石屋,意識到是聖祖們阻止方運說。

    帝漢解釋道:「聖祖層次的力量很強大,在關鍵時候,盡量不能說他們的名字,避免被他們察知。」

    方運點點頭,道:「我明白了。他們偷襲,會有四種可能。第一種可能,他們純粹想偷襲,那麼,他們必然會派大量的聖祖來,即便偷襲失敗,也能全身而退。但很顯然,他們不是這種可能。」

    眾人點點頭。

    「第二種可能,他們不想偷襲,只是試探。但實際上,他們並不像是試探,如果試探,必然會有接應,避免被困住。很顯然,他們也不是試探。」

    眾人再次點頭。

    「第三種可能,是先試探虛實再偷襲,很顯然也不可能。那麼就是第四種可能,他們利用這次偷襲掩蓋一件事,而且這件事對太初滅界龍一族來說,比六尊太初滅界龍聖祖的生命更重要!」

    眾聖恍然大悟,只有帝族幼童還在思索,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帝族眾聖所知道的事情很多,幾乎在方運說完的同時,便明白了太初滅界龍為什麼策劃此次偷襲,也明白了百翼龜龍要飛向什麼地方。

    帝漢當場流汗,並擦了一下額頭,道:「幸虧有你在,不然我們就算意識到,也可能遲了!」

    帝藍感慨道:「是啊,教導者真是我族的福星啊。連誅六尊聖祖,我們戰死一尊,無論怎樣,我們都會回到帝土,祭奠帝昊,同時慶祝大劫。根本不會發現可能的危險。」

    帝漢道:「最重要的是,眾祖之戰極為不同,那六尊太初滅界龍聖祖,極可能在戰鬥中使用了什麼秘法或寶物,干擾了帝族眾祖的感應或推演。若不是教導者堅持戰後總結,堅持戰後推演,哪怕聖祖們也不會發現關鍵的問題!」

    「看來我想的沒錯,他們果然有特別的秘術或寶物,能夠干擾聖祖的感知,哪怕只是很短暫的時間,也足夠了。不過聖祖就是聖祖,我僅僅說出疑問,他們就立刻意識到問題所在,其實當時我自己只是覺得有問題,並不清楚太初滅界龍到底有做什麼。」方運道。

    帝漢道:「帝和爺爺剛剛傳音我,說他經過你的提醒,才發現百翼龜龍附近遍布著一種連聖祖都難以發現的神葯,乃是用太初果煉製而成。太初滅界龍聖祖經常服用太初果,他們戰死在這裡,留下太初果的氣息掩蓋了那種神葯。那種神葯,能擾亂眾祖的感知。」

    這下所有人都明白,百翼龜龍之所以突然轉向,是發現了太初滅界龍一族的陰謀。

    帝族幼童和四腳黑蛇看著方運,簡直像看著聖祖一樣,崇拜得難以言表。

    「教導者此言此舉,堪稱偉大,說是拯救我帝族都不為過。」帝虛鄭重地說道。

    那些帝族孩童雖然還是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但半聖和大聖們齊齊點頭。

    方運這才試探著問:「我對太初滅界龍和萬界了解不多,能讓太初滅界龍捨得六尊聖祖且讓諸位如此誇讚我,那太初滅界龍想掩蓋的事,就是他們已經前往大荒……那裡?」

    為了保險起見,方運沒有說全大荒蒼龍四個字。

    眾聖齊齊點頭。

    「怪不得……」四腳黑蛇這時候才恍然大悟,滅界龍皇想要獲取最強神星還是他告訴方運的。

    方運隨後輕聲一嘆,道:「諸位節哀,只要能阻止他們,一切都是有價值的!」

    眾生一愣,過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

    帝族幼童和四腳黑蛇納悶,帝昊的祭奠算是過去,方運怎麼突然提這件事。

    帝漢深深地看了方運一眼,道:「我族的確有聖祖在暗中監視大荒蒼龍,現如今沒有傳來消息,說明凶多吉少。」

    帝族幼童與四腳黑蛇這才恍然大悟。

    帝藍看著方運,道:「你真是比異魔還恐怖,我剛才看著你,甚至感到全身發寒。您的延伸推演的能力,實在太強大了。明明看起來完全不相干的事,您卻能直接得到結果。」

    方運淡然道:「對於整件事,你們是在看,而我在觀察;你們是在想,而我在思考;你們是在回憶,而我在反思。」

    眾聖用力點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