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不知道外界發生了什麼,但是卻感到危機來臨。

    眾祖早有準備,就見他們各顯神通,尤其是那帝霆,不僅不畏懼,反而哈哈大笑。

    就見一顆巨大的雷霆星辰浮現在上空,不斷擴大,紫色神雷範圍多廣,這雷霆星辰就有多大。

    強大的雷霆星辰不斷吸收紫色神雷,足足吸收了九成。

    過了九十九息,紫色神雷才慢慢減少,最終消失不見。

    「哈哈哈……」

    帝霆放聲大笑,有了這些紫霄神雷,他的至寶和諸天之相更加強大。

    最後,那液態氣體裹著罪骨魚成功飛出。

    這時候,方運手中多了一盞琉璃燈,沒有燈芯,沒有燈油,卻有蒼白色的火焰。

    方運手提把手,輕輕一晃,就見時光琉璃燈外放出光芒,把罪骨魚收入燈瓶之中。

    大功告成。

    「出發!」

    帝極說完,就地坐下,吞服神葯。

    天空上的眾祖回落。

    方運拎著琉璃燈,快速起身,走向打瞌睡的帝和。

    帝和的全身玉鎧已經消失不見,只剩下暗淡無光的短褲,他的皮膚如同一層層樹皮,出現層層疊疊的褐色褶皺,上面浮現密密麻麻的花紋,比刺青更加可怖。他的皮膚無比鬆弛,皮膚之下好像沒有肉,直接包著骨頭。

    「帝族,靠你們了……送我去避難之所。」帝和輕輕拍了拍方運的手,便被一道光芒包裹,消失不見。

    眾祖輕嘆一聲,便坐在地上,服用神葯。

    隨後,方運發覺百翼龜龍有所異動,四處張望,就見百翼龜龍被幽夜白魔吞噬的地方,正在緩緩復原,只不過復原速度非常可憐,只是尋常人的十幾倍,相對於她那龐大的軀體來說,這可能需要幾百年的時間。

    帝族神葯無數,都只能做到這種程度,可見幽夜白魔何等強大。

    方運拎著琉璃燈,回到祖殿,然後一手提琉璃燈,閉目修行,觀察自身。

    神入文宮,文宮出現巨大的變化。

    文宮屋頂的星空中心,赫然出現完整的文曲星投影,雖然不是實體,但那投影直接連通文曲星,這就導致,文曲星光濃郁的可怕。

    濃郁到整座文宮都被無窮無盡的液態文曲星光包圍!

    文宮內的一切,都置身於文曲星光水之中!

    方運試著感受文曲星光水的力量,忍不住瞪大眼睛。

    文曲星光水的力量,是之前文曲星光力量的萬倍!這還是少說,因為性質完全不一樣。

    方運有種感覺,這種文曲星光水,便是文曲星本源的力量,那些普通的文曲星光,哪怕是之前的文曲星碎片,也只是額外的力量。

    方運腦海中回想聖元大陸文曲星的種種變化,似乎明白了什麼。

    文曲星光水源源不斷注入,文宮本來應該撐破,但是,文宮中的所有力量都在拚命的吸收,好像怕被淹死一樣。

    位於文曲星光水中的天理之輪,彷彿推動船隻的螺旋槳一樣,加速旋轉,力量不斷成長。

    在天理之輪的背後,竟然有一個極為細小的混洞,裡面外放出一絲奇特的力量,性質和九極天柱等物隱藏的力量極為相似,也讓方運想起自己在巫陣中參悟天地初開、聖道顯現時候的力量一樣。

    那個小混洞中的力量並不多,但是延綿無盡,在不斷積累,不斷增強天理之輪。

    家國天下則像個貪吃的吃貨,不斷鯨吞文曲星光水,以致於在家國天下的上空,凝聚出一顆小小的文曲星辰。

    萬古崑崙圖中,眾祖和帝族的身形更加清晰,哪怕是死去的聖祖。

    圖上的帝和的形象維持之前的聖祖時期,並沒有因為力量盡消而改變。

    所有的文宮燈火沒有變化,但是,都醞釀著巨大的變化。

    文膽沒有新變化,因為在混沌真空的修鍊讓文膽成長太多,這麼強大的文膽,已經很難在短時間內獲得明顯的進步。

    不知過了多久,帝極的聲音傳到耳中。

    「已經抵達穢氣之源。」

    方運正看眼,看到眾祖站立在前方,再之前是百翼龜龍的巨大頭顱。

    再遠處的前方,則是無盡的灰色霧氣,彷彿充滿一個世界。

    那些灰色霧氣即為怪異,明明是霧狀,但裡面卻長滿了綠色的血管,裡面流淌著墨綠色的血液,整片黑霧彷彿是一個巨大的生物。

    那些血管在不斷流動,甚至還有脈動。

    「哇……」

    方運直接吐了。

    僅僅是看到那些霧氣,方運就被噁心成這個樣子。

    如果說滅界皇龍是極度邪惡得令人作嘔,那麼這些穢氣就是極度骯髒得令人作嘔。

    彷彿天底下最噁心、最骯髒、最污穢的聚集之處。

    帝源輕輕拍打方運的後背,溫和地道:「你還算不錯的,若是普通帝族幼童看到這穢氣,可不是嘔吐那麼簡單,而是全身都被穢氣同化,流著綠色的血液,自身都會轉化為一種穢氣生靈,令人作嘔。」

    方運道:「其他帝族都被轉移走了吧?」

    「嗯,為了防止上一次事情重演,已經被帝極提前挪移到安全的地方。」

    「四腳黑蛇呢?」

    「他們都在一起,你放心。」

    方運點點頭,深吸一口氣,望向前方,心中默念不噁心不噁心……

    「哇……」

    方運再度張口又吐。

    方運一邊吐一邊暗罵,穢氣之源到底何等噁心,自己的身體各方面已經完完全全達到半聖境界,竟然還是忍不住。

    文膽是強,但文膽又不是嘔吐袋,對這種直入人心的噁心完全沒辦法防備。

    「還行嗎?」帝源關心地問。

    「吐啊吐啊就習慣了……哇……」方運的玩笑只看到一半,腸胃翻滾,再度嘔吐。

    百翼龜龍沒有因為方運的噁心減慢,繼續加速衝過去,在抵達穢氣之源邊緣的時候,驟然停住。

    「哇……」

    巨大的百翼龜龍終於忍不住,張口吐出黃綠混合的液體,簡直如同一條發酵許久的垃圾長河噴濺出去。

    方運本來就噁心,結果再度吐出來。

    「不行了,忍不住了!眾生信念,幫幫我!」

    方運心中默念,就見身後白光蔓延,形成巨大的白光斜坡,如同披風一樣飄蕩,擴展到千里之長。

    無數的眾生之音響起,那種極度的噁心感,被平均分攤到每一個人身上。

    方運再次看向穢氣之源,噁心的感覺變得極淡。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