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附近的帝族驚訝地看著方運,連帝源都瞪大眼睛,方運的近身戰技根本算不上多高明,但對戰技的運用程度簡直爐火純青,哪怕祖帝也就是這種程度而已。

    隨後,他們看著可憐的四腳黑蛇。

    四腳黑蛇已經昏過去,露出淺白色的小肚皮,四條腿和身體還在輕輕抽搐。

    過了好一會兒,四腳黑蛇在睜開眼睛,張大嘴巴,仰頭看著身邊的方運。他的身體自愈能力極強,傷處完全恢復。

    方運晃了晃脖子,活動了一下肩部,露出經過聖祖淬鍊過的潔白整齊的牙齒,微笑道:「不好意思,這是我聖體小成一來第一次實戰,沒控制好力度。不服氣的話,再來!」

    說完,方運挑釁地向四腳黑蛇勾了勾手。

    四腳黑蛇至今都不明白髮生了什麼,眼中閃過一抹畏懼之色,但是,長時間的天不怕地不怕讓他把恐懼拋之腦後,在帝土多年的狠勁徹底爆發,猛地一翻身,如同史前巨鱷一樣從地面沖向方運。

    在靠近方運的一剎那,才猛地腳踏地面,伸嘴咬向方運的脖子。

    但是,方運雙手突然抓住他的龍角,兩手一用力,四腳黑蛇竟然和上次一樣身體騰空,在半空劃了一道弧線,與此同時,方運身體後仰。

    方運如一座橋一樣,把四腳黑蛇從上空向後摔過。

    一個完美的過橋摔在太古時期上演。

    這一次,四腳黑蛇有所準備,但身體被重重摔在地上,全身劇痛,骨骼開裂,未等他展開反擊,就看到,方運側身躍起,從天而降,右臂蜷起,肘尖直直對著四腳黑蛇的頭。

    「大哥啊……」

    四腳黑蛇發出一聲慘叫,被方運凌空而來的肘部墜擊砸中額頭,再度昏過去。

    帝族們看著起身輕輕活動手腕和頸部的方運,突然開始心疼以前瞧不起的四腳黑蛇,這哪裡是角斗,完全是方運一個人的表演賽。

    雖然他們都知道這種攻擊殺不死四腳黑蛇,而且方運明顯留手,可這種視覺衝擊太暴力了,比眾聖全力戰鬥都更有觀賞性。

    一些大聖突然覺得身體發酸,相互看了看,都從對方的眼神里看到同樣的疑問:如果自己封閉力量只用身體跟方運角力,會不會和四腳黑蛇一樣?

    很快,他們進行推演,發現如果不能使用聖力,還縮小到和方運一樣體形的話,根本躲不過方運的摔技,可能會比四腳黑蛇更慘。

    不得不說,四腳黑蛇的抗擊打能力非常強,他很快睜開眼睛,一臉絕望,緩緩轉動眼球,看到站在前方的方運,身體本能地向後縮了縮。

    不遠處的青藤全身亂晃,樹葉抖動,不知道是不是笑瘋了。

    方運又向四腳黑蛇勾勾手,道:「來,繼續切磋。」

    四腳黑蛇帶著哭腔道:「哥,咱好好的,不打架行嗎?」

    方運搖頭道:「不行,切磋還沒結束,繼續!」說完,把一粒半聖神葯扔進四腳黑蛇嘴裡。

    四腳黑蛇咽下神葯,道:「你打死我吧,你會永遠失去我這個弟弟。」說完,身體一松,四爪一軟,一歪頭,翻著白眼躺在地上裝死。

    「那你還服氣不服氣?」方運問。

    「服服服服……」四腳黑蛇打了一個滾翻身,笑嘻嘻趴在方運腳下,一臉討好的笑容。

    方運微笑道:「我可以不摔你。」

    「真的?」四腳黑蛇來了精神,剛才的那兩個摔技太嚇人了,如果不被摔,憑藉自己的皮糙肉厚,大哥根本不是對手。

    「當然,我能當著那麼多帝族的面騙你嗎?」

    四腳黑蛇四處張望,發現部落里大部分帝族都在觀看。

    「好,再來!」

    四腳黑蛇目露凶光,展現出太古生靈的悍勇,竟然再度撲向方運。

    方運不退反進,宛如閃電一樣來到黑蛇身側,接著,四腳黑蛇看到,方運竟然跳到自己的後頸之上,然後,方運兩腿兩臂宛如大鎖一樣,腿部與手臂肌肉高高鼓起,猛地鎖緊。

    「呃……」四腳黑蛇只覺全身一顫,接著聽到自己頸骨咔嚓一聲脆響,兩眼一翻,暈了過去。

    方運起身,看著四腳黑蛇斷裂的骨骼處快速蠕動,很快長好,才放下心。

    「帝族師萬勝!」

    眾多帝族幼童瘋狂地喊叫起來,這種切磋在帝族之間很尋常,但像方運在角力的過程中這麼乾淨利落戰勝對手,實屬罕見。

    過了好一會兒,四腳黑蛇才緩緩醒來,看了一眼方運,眼淚流了出來。

    「大哥,我想多活幾天,我再也不作死了……為什麼我身為蛇,卻被你這個人給纏死了?」

    帝族眾人差點笑噴。

    「那叫鎖技,不叫纏。」方運微笑著解釋道。

    四腳黑蛇被方運的微笑嚇得一個激靈,道:「哥!這次我真服了!真服了!我再也不跟你爭了,以後你的就是你的,我的也是你的,你想要什麼儘管說,我要是敢說半個不字,讓我不得好死!」

    方運笑著拍拍四腳黑蛇的龍角,道:「這是切磋,是僅次於實戰的修鍊手段,各族群都在用,你怕什麼?」

    「我寧可實戰也不跟你切磋!我不怕,我怎麼會怕大哥你呢?你我親如兄弟,不,你我就是親兄弟!」

    「不怕你腿抖什麼?」方運問。

    「我在修鍊腿技,這叫幻影腿,專門用來迷惑敵人!」四腳黑蛇急忙用另一隻爪子捂著顫抖的腿。

    「真服了?我可以不鎖你,不用腿腳,只用拳頭,肘都不用。」方運認真道。

    四腳黑蛇心中一動,但想了想自己被打得滿頭是包的模樣,果斷地說:「再這麼打下去,就算親兄弟也會傷了和氣的,就此打住。我承認,我輸了!從今往後,絕不挑戰你!」

    眾聖看著四腳黑蛇那可憐的小眼神,哭笑不得,當年四腳黑蛇被欺負,也從來沒真怕過誰,該怎麼樣還怎麼樣,現在竟然怕方運怕成這樣。

    「這樣就好!走,帶大哥出部落玩玩。」方運道。

    四腳黑蛇嚇得哇地一聲大哭出來,跑到帝漢面前哭道:「帝漢大叔,救命啊,我哥他報復我,準備把我拉到沒人的地方繼續揍我!你可要救救我啊,以後我再也不偷你吃的了。」

    帝漢被四腳黑蛇氣笑了,道:「他在你醒來前就想和你去玩玩,不是想揍你,你們倆不是要去見望山君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