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百翼龜龍也跟夢遊一樣,好像根本不看路,完全按照本能返回到帝土。

    所有的夢遊狀態持續了整整十天,所有人才恢復了正常,釣海翁和牧星客才離開。

    接下來,眾祖會議的第一件事,就是獎勵給方運戰功。

    這次戰功是按照修鍊戰功計算,戰功相當於三倍於混沌之眼的消耗,而且是每人計算一次!

    最終,相當於帝族每個人在混沌之眼修鍊三次所需要的戰功,被獎勵給方運!

    這次的戰功,是之前方運所得戰功總和的三倍!

    方運都有些麻木了,因為整個帝族寶庫差不多都是自己的了。

    方運想了想,自己得到的寶物已經足夠,如果真要花光那麼多戰功,會影響到帝族後續的發展。而且,那些東西,最後真正能到自己手裡的萬中無一,不能白白浪費。

    於是,方運並沒有耗盡所有的軍功,只是轉給了四腳黑蛇一部分,又分給帝族幼童一部分,再換了一些東西,大部分都留著沒有使用。

    接下來的日子,方運便等著渡世星舟,此物非是尋常物,難以快速完成,這些天一直在準備,有些神材非常罕有,眾祖要四處奔波前往各族才能換來。

    在等待渡世星舟的日子,方運竟然沒有修鍊,也沒有去為後世去做任何事,而是像普通帝族幼童一樣,在部落玩耍,偶爾跟著帝族眾聖去狩獵,但大部分時間都跟四腳黑蛇在帝土亂轉亂玩。

    在這段時間,四腳黑蛇終於封聖,而帝乾也隨後封聖。

    在渡世星舟製作好的那一天,方運從祖殿取走,緩緩來到自己的石屋前。

    太初樹苗輕輕搖晃,彷彿在歡迎方運。

    已經只能叫血藤的青藤獃獃地朝向方運,似是感覺到了什麼。

    幾個帝族幼童和新生幼童正在門口玩耍。

    四腳黑蛇像條老狗一樣有氣無力地趴在地上,看到方運,才猛地站起來。

    方運走過去,和帝族幼童聊了幾句,最後抱起最小的帝族女幼童,這是之前帝乾抱出來的那個孩子。

    見到方運,這個孩子吧唧吧唧一頓猛親,親夠后才肯安安穩穩趴在方運胸前。

    「這個孩子,應該已經起名了吧?」方運拍拍孩子的後背,看向其他的帝族幼童。

    「是啊,她有名字了,叫帝洛。」

    方運愣在原地,又重新看了看帝洛,她咯咯直笑,方運卻輕聲一嘆。

    「大哥,今天上哪兒玩去?」四腳黑蛇嘴上雖然這麼說,但目光中卻流露出淡淡的哀愁。

    這時候的四腳黑蛇,體長已經達到三丈,但這是他竭力縮小體形的結果,他一旦正常舒展聖體,體長暴增數千丈。

    他的身體還在快速成長。

    但是在方運面前,他還是那個整天笑嘻嘻的四腳黑蛇。

    方運盯著四腳黑蛇,直到把他盯得全身發毛。

    「哥……有話好好說,別動手……」四腳黑蛇緩緩後退。

    方運緩緩問:「你真不知道你姓敖?」

    四腳黑蛇一愣,猛地瞪大眼睛,叫道:「你還說你不是我爹,除了我爹,誰還知道我的姓?我都不知道!」

    方運白了他一眼,道:「我要走了。」

    四腳黑蛇臉色一僵,低聲道:「去哪兒?」

    「回家。」

    「我跟你一起回。」四腳黑蛇低頭看著地面,不敢看方運,生怕方運拒絕。

    「我們……以後有機會見面。」方運緩緩道。

    「我不信。」四腳黑蛇還是低著頭。

    方運笑了笑,扭頭看向青藤,道:「你以後對青藤好一些,畢竟他沒少受你氣。」

    「嗯。」

    「還有那些太初樹苗,你和青藤幫我好好照看。要是遇到什麼事,幫我把太初樹苗挪走。」方運道。

    「嗯。」

    「帝族的幼童都不錯,尤其是帝乾,跟他好好相處。」

    「嗯。」

    「萬界十分危險,雖然沒了滅界皇龍,但還有各種強大的生靈,你以後可不能像之前那樣鬼混。你長大了,應該要試著創造屬於自己的修鍊之法。」

    「嗯。」

    「除了那件防禦祖寶,我沒給你換別的寶物,就是怕你太依賴寶物,忽視自身修鍊,但給你的各種神葯足夠你修鍊到聖祖。」

    「嗯。」

    「你……」

    方運突然停下。

    四腳黑蛇依舊低著頭,眼淚吧嗒吧嗒地落在地上,打濕地面。

    方運走過去,輕輕撫摸四腳黑蛇的頭,道:「我只是回家,我們以後或許會相見,沒什麼好傷心的。」

    「嗯……」

    四腳黑蛇突然用爪子去擦淚水,可是越擦越多,最後乾脆用爪子捂住嘴,避免自己哭出聲,任由淚水奔流。

    方運咬著牙,看了一眼四腳黑蛇、石屋、太初樹苗和青藤,快速轉身,大步向祖殿走去。

    四腳黑蛇一邊哭,一邊像跟屁蟲一樣跟在後面。

    在方運走近祖殿的時候,四腳黑蛇如同孩子一樣,放聲大哭。

    方運在門口站定,背對著四腳黑蛇,死死地咬著牙。

    過了許久,方運道:「別哭了,你可是要成為祖龍的人!我走了!」說完邁步向前。

    四腳黑蛇嚎啕大哭。

    「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從來沒有人對我這麼好!你告訴我,你到底叫什麼?到現在,我都不知道你的名字。你不告訴我,我就把你當成拋棄我的父親,除了他,誰能知道我叫敖祖龍!」

    方運差點被「敖祖龍」三個字氣笑,真沒想到,祖龍竟然是個名字。

    「我叫……」方運張了張口發現自己還是無法說出自己的真名,莫名其妙地來了一句,「就當我是***吧。」

    說完,方運一愣。

    「我走了,若是有緣,他日再見,縱然滄海桑田!」

    方運一揮手,徹底進入祖殿之中。

    小小的祖龍哭得撕心裂肺。

    聖元大陸,景國,元縣。

    城北元山,落瀑谷中。

    一道才氣衝天而起,攪碎天上白雲,開闢晴空千里。

    一聲清脆的文膽之聲響徹數百里。

    元縣聚集的柳黨讀書人一愣,紛紛奔走相告,快步前往落瀑谷

    有些人竟然喜極而泣,一掃三蠻圍攻人族的悲氛。

    落瀑谷中,柳山一身常服,徐徐起身,雙目之中風起雲湧,斗轉星移。

    多日不見的自信笑容,再一次浮現在柳山的臉上。

    他宛如智珠在握的賢者,又好像執掌社稷的權相,彷彿回到了當年在景國廟堂叱吒風雲的時刻。

    谷中山水齊鳴,草木晃動,彷彿都在慶祝他榮升大儒。

    「恩師!蒼天有眼,蒼天有眼啊……」

    就見一個翰林雙目含淚,奔到柳山面前,一邊哭泣著,一邊端詳柳山。

    「何至於此?」柳山溫和地看著弟子。

    「恩師!您終成大儒,可以直入京城,與那方運一較長短!」

    柳山輕輕點頭,望著京城的方向,微微一笑,彷彿一切盡在掌握,緩緩道:「當年恩師曾言,只要我晉陞大儒,便承認我是他弟子,並助我快速晉陞文宗。想必,那賊子方運現在也不過是文宗,待我重歸相位,便了結這滿目瘡痍的景國。最近外界似有動蕩,我在修鍊,並不知情,你一一說起。」

    那翰林神色嚴肅,道:「啟稟恩師,妖蠻眾聖駕臨兩界山,三蠻舉族入侵!」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