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敖宙徐徐後退。

    「我們……要不要先去跟古妖戰魂見個面。」敖宙心虛地看著另外兩尊半聖。

    牛迅聖眉頭一皺,怒道:「敖宙,枉你自稱龍城後裔,怎麼怕區區方運?他封聖異象縱然再強,也是剛剛晉陞半聖!再強,最多也只能與我們其中之一相當,豈能戰勝我們三個聯手?你是不是被他打怕了?」

    敖宙臉上聖氣噴薄,微微漲紅,道:「你放屁!本聖縱橫萬界的時候,你還是個牛犢子!我們提前進入龍城,消耗一棵月樹,代價太大,若是無功而返,被他逃掉,你回妖界請罪嗎?」

    牛迅聖道:「不行!殺方運是我兄長的遺願,也是妖界最要緊之事。至高之地傳來亂芒祖神的祖訓,必須殺死方運,我們絕不能放走他!」

    敖宙辯解道:「你誤會了,我不是放走他,我這是聯合古妖戰魂,布下天羅地網。」

    「天羅地網?我們一走,方運身為半聖,便可直接破海而出!」牛迅聖道。

    「那可未必,這罪海自成一體,他要找到挪移法陣才能離開。」敖宙內心惶惶,越發不安。

    狼固聖道:「敖宙,退一萬步講,方運封聖,聖威浩蕩,我們打不過逃就是了。這樣吧,我們先不出手,先試探一下方運實力如何,怎麼樣?如果他實力太強,我們大不了撤退,他總不能追著我們打,對吧?」

    敖宙猶豫起來,牛迅聖也猶豫起來。

    「這樣也好。」敖宙低聲道,像是在自我安慰。

    牛迅聖則冷哼一聲,道:「你們不敢動手,那我就先去抓他!」

    這時候,虛空消散,一個神念聲音響徹天空。

    「聽說你們想抓本聖?」

    三聖循聲望去,卻發現方運已經不在坑底,而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他們面前。

    離敖宙只有一百丈!

    而敖宙此刻體長萬丈。

    換言之,方運和敖宙幾乎等於臉貼著臉。

    身為半聖、原長江之主、蛟族之主,敖宙第一個反應不是攻擊,而是猛地向後退去,周圍的海水猛地炸開,排空萬里。

    敖宙身為半聖,在後退的過程中,身體晃動,動作凌亂,就好像喝醉酒一樣,又好像全身僵硬無法自然行動。

    牛迅聖和狼固聖以為蛟聖受傷,猛地後退,瞪著巨眼,警惕地看著方運。

    「發生了什麼?」狼固聖驚魂穩定,難道方運封聖后,只用眼光就能重創蛟聖?半聖都做不到啊!

    敖宙輕咳一聲,道:「拉開距離,以備不測。」

    牛迅聖與狼固聖直翻白眼,恨得牙痒痒,真想出手暴走敖宙,堂堂蛟聖怎麼跟孫子似的。

    但是,他們兩個卻不知道,敖宙盯著方運,心中越發驚恐,因為方運身上的氣息,對它的血脈和力量形成了絕對的壓制。

    哪怕是當年遇到龍族大聖的時候,也不曾有這種感覺,甚至當年遇到龍帝分身,感覺也不如現在強烈。

    敖宙甚至有種感覺,就算祖龍降臨,自己內心最多也就是這樣。

    敖宙被嚇得方寸大亂,沒有仔細觀察方運,牛迅聖和狼固聖不一樣,仔細盯著方運,神色微變,普通人聽不到,但他們兩個發現,方運的每一聲心跳,都像是一顆太陽爆炸一樣,不僅震耳欲聾,還向身體輸送無盡的威能。

    至於方運的體內血流的聲音,如星辰運行,轟隆隆直響。

    這可是大聖之體的標誌!

    而且,普通人族別說到亞聖,就算孔聖最後都沒到這種境界,這是萬界各族頂級族群的大聖的標誌,像龍族、少數祖神後裔,像牛迅聖、狼固聖和敖宙就算晉陞大聖,身體也無法如此強大!

    牛迅聖與狼固聖相視一眼,齊齊外放聖念,湧向方運,想探查清楚方運的真實情況。

    但是,讓三聖震驚的一幕出現了,兩尊半聖的聖念別說碰觸方運的身體,甚至在方運十丈外就被恐怖的力量攔住。

    那是聖念壓制!

    半聖只有在窺探大聖或聖祖的時候,才會發生的事!

    這意味著有兩種可能,要麼是方運的聖念的境界達到大聖的層次,要麼是方運的聖念和文膽之力的性質蘊含大威能!

    方運從頭到尾都閉著嘴,只有聖念說話。

    不過,在兩聖的聖念感知中,方運彷彿一尊接天連地的巨人,聖威浩蕩,聖力澎湃,竟然形成完全無法對抗的預感。

    隨後,他們看到,方運的身體好像在真正快速變大,最後宛若星辰,比他們三聖還要高大,同時一道道晦澀但恐怖的聖道偉力宛如星辰一樣,環繞著方運的身軀急速飛行,讓方運彷彿置身於絢爛的星光之中。

    最讓他們驚恐的是,方運身後,浮現完完整整的文曲星!

    同時,他們感應到,在方運身後的黑色虛空之中,彷彿有一種至高無上的力量在沉睡,那力量一旦醒來,方運便有用掌握萬界的神權!

    這時候,方運臉上突然浮現極淡的微笑,兩眼之中閃過一抹殺意。

    隨後,方運張口。

    方運唇舌未動,聖音卻緩緩響起。

    那聖音明明是方運親口所言,卻無比蒼老,好像從太古時代便開始傳唱百萬年的長歌,又好像是一位老人的蒼涼的悲歌。

    「吾有劍在文膽鎖,沉浮世間不得脫。而今藏鋒百萬年,斬破山河萬萬朵!」

    真龍古劍隨著方運進入太古時期后,一直被困在文宮之中。但是,僅僅如此,算不了什麼。

    當方運從太古時期返回現在,這意味著,方運有一百萬年的時間沒說話!

    藏鋒詩,乃是人族一種特別的戰詩,不言不語越久,最後的外放的唇槍舌劍越強。

    因此,有了不言舌劍,有了兩界山最獨特的灰袍軍。

    當年方運,便曾在兩界山上親眼看到灰袍以犧牲所有壽命為代價,喚出藏鋒數十年的唇槍舌劍,以翰林之身,誅殺多頭妖王。

    但是,這首藏鋒詩吟誦完畢后,什麼事都沒發生。

    沒有力量外溢,沒有光芒萬丈,甚至沒有絲毫的氣息變化。

    三尊半聖看著方運,先是露出疑惑之色,什麼唇槍舌劍能藏鋒百萬年,看來人族詩詞誇張的習慣還是沒變。隨後面露嘲諷之色,就要主動攻擊。

    但是,方運卻輕嘆一聲,好像在回憶什麼。

    「天地如戰場,我亦是灰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