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聖元大陸,孔城。

    密密麻麻的百姓與讀書人正面向倒峰山,或站或跪。

    聖院,大廣場的一處偏房之中。

    房屋正堂的桌子上,擺放著一張紫檀木托盤,托盤之上有一物,被紅綢蓋住。

    桌子一旁的座椅上,坐著一位頭髮花白的老者,身穿漿洗多次的甚至有些細微破損的紫色大儒袍,神色莊嚴,但面色慘白,臉上沒有一絲血色,深深的眼袋格外醒目,一雙渾濁的眼睛中充滿血絲。

    他兩手持茶盞,茶盞接連碰撞,發出輕響,暴露了他顫抖的雙手。

    僅僅是看外貌與氣質,沒人會把這位老人與大儒聯繫到一起。

    他不僅是大儒,而且是曾經的宗家家主,東聖閣閣老,大儒宗甘雨。

    屋中中,多位宗家人坐於兩側,一片愁雲慘淡。

    「大伯,我們難道真的要去跪拜方運嗎?我不甘心!」一個宗家大學士面露悲色,他的長子因為反對方運,文膽碎裂,昏迷不醒,僵卧多年。

    「不可亂提聖名!」一位年長的宗家大學士道。

    「他聖像未入眾聖殿,就不算真正人族半聖。大伯,我們能不能拖延時間?這眾聖殿有眾聖力量加持,他聖像一旦進入其中,自然得我人族氣運,實力更勝一籌。不如讓他死在龍城算了!」

    「是啊,再拖幾天,待聖像入殿之時,我們集體休病假,讓他成為天下人的笑話,成為受人嗤笑的半聖。」

    「你們啊,真是膽大包天……」那老大學士輕輕搖頭,卻沒有竭力阻止。

    「大伯,您說句話啊。」

    宗家眾人看著宗甘雨。

    宗甘雨好像這才回過神,慢慢悠悠掃視眾人,目光陰冷,讓所有閉上嘴。

    宗甘雨很滿意眾人的反應,放下茶杯,用沙啞的聲音道:「你們以為我心甘情願?你們以為我唾面自乾?你們以為我堂堂東聖閣閣老、人族文宗、宗家家主、半聖後裔願意跪拜方運?」

    說到最後,宗甘雨幾乎是吼出來的,雙眼凸出,面色潮紅。

    滿屋鴉雀無聲。

    「說話啊!」宗甘雨猛地抓起茶杯,狠狠摔在地上。

    啪……

    無人敢應聲。

    宗甘雨喘了幾口粗氣,冷哼一聲,神色恢復正常。

    「你們若想見到宗家被天下共伐,儘管去做。聖像就在這裡,你們是鋸了是燒了,我不攔著。」宗甘雨的聲音變得陰柔。

    眾人沉默不語。

    過了好一會兒,宗甘雨嘆了口氣,道:「你們蠢啊。現在天下多少雙眼睛看著我們?只要我們稍有差池,那便要背負百年的罵名。更何況,雜家大計已經實施,與方……那賊子爭奪縱橫家聖道勢在必行,一旦計劃成功,抽離縱橫家聖道,便能讓那政道雛形灰飛煙滅,讓方賊萬劫不復!為了今天一口氣,值得嗎?」

    眾人急忙認錯。

    宗甘雨陰陰地笑了笑,道:「今天,你們是要跪,我也要跪,方賊不是說過么,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但是,只要我宗家執掌東聖閣,還怕使不了絆子嗎?」

    眾人笑逐顏開。

    「家主說的是!」

    「那寧安城戰鬥正酣,急需聖院的一切,我們只要把一些公文押後幾天,便讓能讓他們吃個大虧!」

    「此次聖像入殿典禮,我們是做不了什麼事,但之後封聖典禮,我們可以讓方家人吃點蒼蠅!方家那群土包子,豈會知道聖院有多少規矩。」

    「對對對,一個暴發戶而已,咱們東聖閣與禮殿聯手操辦封聖大典,想做一些事太簡單了。」

    「不過,不能打著咱們宗家的名號,讓那些親近方家的犯錯,再讓方家丟臉,豈不是更好?」

    「方家人丁稀薄,但各分支都想占方家的光,其中必然有不肖之徒,我們只需要稍稍引導,便能讓方家臭名遠揚。」

    「武國一直援助景國,我們只要下達調令,讓武國去幫助谷國,便能大大減少寧安兵力。」

    「如此甚好,哈哈哈……」

    宗甘雨拂須微笑,卻並不做決定。

    座下有幾人一言不發,神色頹敗,他們萬萬沒想到,堂堂半聖世家、讀書人中的翹楚、自己的親人們,竟然做出這種下三濫的事,而且還去針對一尊對人族有大功的半聖。

    這還是讀書人嗎?

    那幾人相互看了看,都從對方眼裡看到無奈,更加心灰意冷。

    不多時,鐘聲響起。

    宗甘雨輕咳一聲,整理衣衫,捧起托盤。

    「隨老夫前行。」

    東聖閣眾人魚貫而出。

    大廣場之上,站著幾乎聖院的所有讀書人。

    禮殿所有閣老已經等待多時,跟隨東聖閣的隊伍,一起向眾聖殿走去。

    宗甘雨面無表情,捧著一個托盤,但他的手在輕輕顫抖。

    許多圍觀的讀書人隱隱發覺,宗甘雨的內心無比複雜。

    哪怕他數月前因為方運自立政道而昏迷,哪怕剛剛因為方運封聖氣得吐血,也必須前來。

    周圍的讀書人用形形色色的目光看著宗甘雨,有些人充滿同情,有的人面帶譏諷之色,有的人面帶微笑,尤其是景國人,個個心中暢快。

    走到眾聖殿大門外,宗甘雨用才氣撩起長袍前擺,跪在門檻外,將那托盤送入門檻之內。

    「恭迎方聖!」宗甘雨舌綻春雷,聲傳全孔城。

    「恭迎方聖!」宗甘雨身後的所有參與典禮的人員都舌綻春雷,同時緩緩下擺。

    廣場上所有讀書人,無論何等文位,哪怕是世家家主,也都徐徐雙膝跪拜。

    孔城之中,全城下跪。

    隨後,宗甘雨將托盤高舉。

    輕風吹來,吹走紅色綢布,露出方運的聖像。

    眾聖殿之中,所有的聖像突然像活了一樣,齊齊扭頭,雙目微亮。

    方運聖像竟然也好似活了一般,微微低頭,向眾聖拱手見禮。

    隨後,所有聖像,從半聖到六大亞聖到孔聖雕像,都向方運拱手見禮。

    參與典禮的人雖然低著頭,但餘光都能看到眾聖殿內的景象。

    宗甘雨看到這一幕,驚得差點把托盤扔出去!

    人族半聖雕像初入眾聖殿,半聖回禮實屬正常,但從來沒聽說過亞聖回禮!更從未見過孔聖雕像回禮!

    就好比,學生向老師鞠躬,老師點點頭就夠了,不可能同樣鞠躬,也好比有孫子給爺爺磕頭的,沒有爺爺給孫子鞠躬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