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止宗甘雨,在場所有看到這一幕的人都傻了,這不合常理!亞聖和孔聖齊齊向方運回禮,這得多大的面子?

    在所有讀書人看來,這一幕比方運的萬界照見更讓人吃驚。

    宗家人更是發矇,宗聖可謂天縱奇才,但當年聖像入眾聖殿的時候,孔聖和六尊亞聖別說回禮,動都沒動!

    眾聖回禮,這是何等榮耀?就算方運成為聖祖獲封為聖人,所受待遇也不過如此。

    方運聖像邁步向前,落在宗聖聖像身側。

    宗聖是人族最後一尊封聖之人。

    但是,讓宗家人吐血的一幕發生了,宗聖聖像竟然徐徐側身。

    宗聖聖像在給方運聖像讓路!

    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中,方運聖像邁步向前,超過宗聖聖像,接著,是米奉典的聖像側身,方運再次超過米奉典。

    隨後,一尊又一尊半聖聖像側身,方運不斷邁步上前,超過一尊又一尊半聖。

    最後,方運來到半聖之首董仲舒面前!

    董仲舒聖像徐徐側身!

    在董仲舒側身的一瞬間,宗聖後退一個位置,接著所有半聖整齊地連續後退一個位子。

    最後,董仲舒也後退到第二的位置。

    方運聖像邁步向前,佔據半聖之首!

    「咣當……」

    宗甘雨手中的托盤掉在地上,身體一歪,腦袋撞在門檻上,昏死過去,嘴角鮮血直流。

    宗甘雨身後的所有人都呆若木雞,接下來宗甘雨應該主持典禮,現在不僅暈過去了,還掉落托盤,這可不是褻瀆方運那麼簡單,這是褻瀆眾聖殿,是褻瀆眾聖!

    雖說人族眾聖其實不在意這種事,但眾聖之下的各殿閣、所有讀書人不可能不在乎。

    誰知道這是意外,還是宗甘雨故意噁心堂堂半聖,噁心天下讀書人?

    許多人用憐憫的目光掃過昏迷的宗甘雨,從現在起,宗甘雨徹底完了。

    無論宗甘雨為什麼昏迷,不敬眾聖這條罪名已經確定,宗聖都保不了他!

    從此以後,宗甘雨只要出現在孔城,都會被萬人唾罵,哪怕是慶國讀書人都會指著他鼻子罵。

    就算宗聖下達聖諭讓他來聖院任職,禮殿和聖院其他讀書人都敢違抗聖諭,逼宗甘雨滾出聖院。

    禮殿閣老巫九急忙上前,命令兩個宗家人把宗甘雨抬走,然後自己拿起托盤,繼續主持典禮。

    在方運聖像入眾聖殿的時候,人族各地的聖廟外,都站著大量的讀書人。

    各城高文位的讀書人幾乎不用命令,自主來到聖廟前,哪怕不確定時間也要一直等,這可是人族百年未有之事。

    尤其是景國。

    當得知聖院要緊急把方運聖像送入眾聖殿後,不止讀書人湧入聖院,站在聖廟外,連各地百姓也紛紛涌到聖院外,翹首以盼。

    方運乃是虛聖,聖牌本來就在各地聖廟,但那只是虛聖聖牌。

    按照規矩,一旦方運聖像進入眾聖殿,聖院就會向各地聖廟送去新聖牌,讓方運進入各聖廟,只有特別偏遠的文院可以自制聖牌送入聖廟中供奉。

    但是,現在許多讀書人都知道,聖院已經合議,為了襄助龍城的方運,趕製出聖牌,到時候聖院會消耗力量直接把聖牌挪移到各地聖廟之中。

    各地聖廟前,讀書人伸長了脖子,望向聖廟之中。

    半聖聖牌入聖廟,不是常見的事!

    對於大多數讀書人看來,能親眼看到半聖聖牌入聖廟,不僅是一種榮幸,也可能獲得眾聖的恩澤,讓文位更上一層樓。

    聖元大陸各地的所有文廟前,所有讀書人們看到難以置信的相同一幕。

    聖廟之中,半聖聖牌全部后移,生生空出一位!

    就在讀書人詫異的時候,天降聖光,方運的聖牌徐徐下降,最後落到空位之中!

    半聖之首!

    海崖古地,海疆城,聖廟外。

    一幫海崖讀書人看到方運的萬界照見后,本能聚在聖廟參拜,因為這裡的偏殿有方運給自己製作的聖牌。

    然後,他們看到,方運的聖牌不見了!

    眾人頓時炸了,他們本來是想奪回海崖古地控制權,一直以來暗中準備。

    就在方運剛剛封聖后,海崖古地的各家族發現,那些前往沙漠毒霧中尋找半聖故居的所有大儒,都死了!

    幾乎所有人都認定,方運殺死了那些人。

    他們無比悲痛,但絕不敢去針對一尊半聖,所以他們全部偃旗息鼓,想盡辦法避免激怒方運,來這裡參拜就是避免方運秋後算賬。

    但是,方運的聖牌消失了!

    這意味著什麼?是不是方聖失去了對海崖古地的耐心,要聖罰海崖古地?

    所有海崖讀書人慌了,甚至有人嚇暈了過去。

    「完了完了,我們都要死!」

    「半聖之怒,我們海崖古地根本無法承受啊。」

    「你們說,方聖會不會正趕來這裡,要殺光我們?」

    「唉,之前咱們還商量想辦法去聖元大陸,向方家進貢海崖古地特產神物,現在不用想了,從此以後,海崖古地就是方家的了。」

    「怎麼辦?我們要不要集體出海,跪求方聖的小妾……不,是跪求鮫后?」

    幾個讀書人急得走來走去。

    突然,一人指著正殿大喊:「你們看!快看!」

    眾讀書人急忙涌到正殿門前,看到難以置信的一幕。

    海崖古地奉井聖為正統半聖,聖廟主殿中只祭祀井聖一座聖像,其餘人包括孔子都只能立在偏殿。

    但是,現在主殿的聖台上,是方運的聖牌。

    而巨大的井聖聖像,竟然在地上,好像是側身而立的書童。

    小小的聖牌和巨大的聖像對比,反差極大。

    眾人呆立許久,才明白髮生了什麼。

    井聖遺留在天地間的意志,做出避讓,主動請方運佔據上位!

    「愣著幹什麼,快點跪下!」一位大儒吼道。

    眾人慌張下跪,心中百味雜陳。

    這海崖古地,真的姓方了。

    龍城,墜星海深處。

    方運腳踏敖宙,從虛空之門飛出。

    前方的火山連綿不絕,黑煙滾滾,岩漿四流。

    在濃煙之中,曾經的妖皇,現在的聖道劍主聖道劍主,半聖古虛盤坐在蛟聖骸骨頭頂。

    「歲月不居,時節如流,我們又見面了。」方運平靜地望著古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