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古虛一邊戰鬥,一邊傳音。

    「我為太古星河支流準備了許久,卻被你得到。我甚至懷疑,那太古星河支流原本是我的囊中之物,我應該順利得到,然後順利進行時空穿梭,只是,我一定是犯了什麼錯誤,引發了時空之秘的強烈反彈,時光之力蔓延,阻撓我得到太古星河支流。而你,就是時空之秘用來阻撓我的工具。」

    「或許吧。」方運道。

    隨後,古虛自嘲般地笑道:「時空之秘的目的是阻止任何人進行時空穿梭,但它沒想到,你卻成功借用太古星河支流,回到古時。你,或許是我的劫難,但你的劫難,必將很快到來!或許,我們整個妖界,那回返的大聖,都是你的劫難!我突然想感謝你。」

    「為何?」方運不冷不熱道。

    「我雖得妖界關注,但此時不比往日,妖界力量已經遠不如巔峰時期,絕對不會幫助我獲得五重異象。偏偏我獲得了,而且是最好的幾種,說明妖界意志已經清楚,殺死你才是第一要務,才能斷絕人族之路。而我,便是妖界的工具,斬斷你的聖道!甚至於,因為我失去了太古星河支流,無法跨越時空,時空之秘會反過來把我當作阻撓你的工具,與妖界意志聯手賦予我五重異象!我,便是你的劫難!」

    古虛的面容雖然被遮住,但語氣中隱隱帶著傲然和喜意,彷彿勝券在握,已經執掌方運命運。

    古虛,仿若站在時空的山頂,俯視山腳下的方運。

    敖宙心中一驚,古虛說得非常有道理,因為萬界力量講究均衡,妖界已經給亂芒特別的異象和力量,讓其必然封祖,那就不能再破例,但現在卻破例賜予古虛同樣的異象,很顯然有其他力量相助。

    敖宙轉念一想,能讓妖界與時空之秘這麼針對,那是不是意味著,方運對萬界的改變過於巨大?同時,方運第一時間要殺古虛,是不是比古虛更早一步想到這些可能,為了避免讓古虛獲得長足的時間阻撓他,所以不計一切代價先過來殺死古虛?

    敖宙突然輕嘆一聲,心中暗罵都他么的是算計,自己跟人族是註定沒法比腦子了,以後還是老老實實跟著方運吧,不管如何,總比被人玩死強。

    「這,便是你甫一封聖,便來找我的原因吧?」古虛的聲音在半空回蕩。

    方運笑了笑,不置可否,繼續書寫《古妖史》。

    這時候,罪龜囚車已經就位。雖然在這裡的罪龜囚車遠不如罪海靈活,但當數以萬計的鎖鏈飛出的時候,依舊無比壯觀,依舊擁有罪海罪龜的霸氣。

    那些鎖鏈密密麻麻飛出,彷彿能鎮封天地,囚禁乾坤,萬物都逃不出他們的掌控。

    古虛突然輕聲一笑,道:「為了龍城,我與妖界準備太多太多,我這麼多年的努力,豈會毀於一旦?」

    古虛說完,身前浮現一枚龍鱗,那龍鱗散發著浩大的氣息,隨後化為一道強大的聖念。

    「此乃龍族貴賓,不得無禮!」

    龍庭敕令!

    就見古虛的身上,多了一層淡淡的青光和奇特的龍族氣息,所有的罪龜囚車猛地收回鎖鏈,然後徐徐後退,要退回鎮罪殿。

    敖宙心中暗罵,這古虛真是多寶童子,龍庭敕令都有,這絕對是一尊龍帝親自簽發。

    只要有這龍庭敕令在,龍城所有的力量包括破滅龍槍在內,都無法攻擊古虛。

    敖宙向方運看去,然後徐徐瞪大眼睛,緩緩張大嘴巴。

    就見方運一本正經地拿出一張白紙,然後慢慢寫上四個漢字。

    方運聖諭。

    接著,認認真真在下面添加一行字。

    「解除古虛身上的龍庭敕令。」

    敖宙先是差點氣暈,然後又差點笑暈,轉運這是把龍庭敕令當廢紙?那可是實打實的力量,說白了,相當於有聖祖力量庇護。

    不要說方運只是半聖,就算成了聖人,甚至孔聖巔峰時刻來此,下達一萬張聖諭,也解除不了龍庭敕令,用人族的劍斬龍族的頭,這是天大的笑話。

    這是人乾的事?

    敖宙強忍笑意,心道方運絕對是萬界最有創意和最幽默的名角兒,萬界除了方運,沒人能做出這種事。

    敖宙沒敢笑,等方運舉起那張紙的時候,古虛笑噴。

    「哈哈哈哈……龍城能遇如此有趣之人,不枉此行。多謝方聖,以後我若陷入困頓或煩惱,便會想起此事,讓我重獲快樂。用你們人族的話說,我這輩子就靠這個笑話活著……」

    那個「了」還沒出口,就見方運的聖諭外放光芒,然後消散。

    和方運聖諭同時消散的,還有古虛身上的青光和龍帝氣息。

    「這……」

    敖宙的兩隻大眼睛猛地凸出,差點蹦出眼眶。

    古虛的那個「了」只發出一點聲音,就被生生憋了回去,跟咬了舌頭一樣。

    連古妖四凶和半聖龍蛇都回頭看了一眼方運,它們終究是有靈性的,完全被主人這一手給震到了。

    戰鬥竟然因此停止。

    大量強大的聖念在遠方盤旋,看到這一幕後,個個茫然無措,彷彿回到了幼年時期,那麼無助,對世界那麼迷茫又好奇。

    還能這麼玩?

    方運是怎麼做到的?

    過了數息,敖宙四爪猛拍空氣,一邊拍一邊狂笑不止:「哈哈哈,古虛,你可笑死我了!你以後要是不開心,一定要想想這件事,到時候不管你笑不笑,反正我會笑暈過去!哈哈哈,以後我就靠這個笑話活著……了!了!了!哈哈哈哈……」

    敖宙說完繼續大笑,笑得上氣不接下氣。

    古虛身邊好像有冷風飄過,一身聖力凌亂。

    哪怕他帶著頭盔面罩,也能讓人感覺他的臉發黑。

    連屬於方運分之力量的古妖四凶和龍蛇雙聖,氣息都變得歡快,正是因為他們還不懂笑,所以給古虛保留了最後的顏面。

    方運書桌上的硯龜笑得直拍桌子,最後沒注意,一腳踏空,從桌子上掉下去,懸浮在聖道書房的地面,龜殼反轉,還在笑,揮舞著四根龜爪和尾巴,一直笑。

    得虧硯龜有力量護住墨汁,不然會撒一地。

    墨女終究是淑女,坐在方運肩頭捂著嘴偷笑,肩膀一聳一聳的,憋得太厲害。

    那筆老乾脆用大鬍子擋住臉,生怕自己失態。

    方運笑吟吟看著古虛。

    「方運……」古虛心中的憤怒一閃即逝,沒有讓憤怒影響自己的理智,但卻倍感無奈,那可是龍庭敕令,方運是怎麼做到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