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祖寶胚胎失去控制,像一塊大石頭一樣掉落在地上。

    與此同時,一張真血聖座憑空出現,半透明的古虛坐於其上。

    古虛復活。

    真血聖座徐徐上升,高空浮現一個紅色的漩渦,形成強大的吸力,牽引著真血聖座。

    方運一張口,真龍聖劍飛出。

    真龍聖劍的劍柄之上,竟然停著已經破裂的時光指南車。

    在時光指南車之上,乘坐著一位半透明的老者。那老者極為高大健壯,甚至勝過方運。頭顱與常人不同,一部分凸起,一部分下凹,雙目極長,顴骨略高。

    就是這麼一個形貌並不英俊的老人,站在時光指南車上,卻有著讓人難以言喻的氣質。

    乍一看此人溫潤如玉,宛若謙謙君子,無比和善,讓人心生親近之感。但是,若細細望去,就會發現,此人如巍峨高山,讓人只能仰望,又如同浩瀚大海,讓人心生敬畏。

    老人隨意在車中一站,明明沒有外放任何力量,卻彷彿盡奪萬界之光,連方運的氣勢都變得無影無蹤,如同老人身後的學生。

    老人向前一指,手中竟然飛出一道萬古洪流,衝擊出一個時空混洞。

    真龍聖劍載著時光指南車與半透明老人,一同進入時空混洞之中。

    敖宙在看到那老者的一瞬間,嚇得用爪子捂住頭,當年他可被對方打得滿地找牙,最後裝孫子跪地求饒才保住長江之主的地位。

    崑崙劍陣內的力量停下來,但依舊一片漆黑。

    真血聖座完全不受崑崙劍陣的影響,飛上高空,很快飛離崑崙劍陣。

    崑崙劍陣上空,古虛坐在真血聖座之上,俯視聖道書房中的方運,露出勝利者的微笑。

    他張口道:「方運,你終究殺不死本聖。」

    他這時候沒有任何力量,沒有聲音,沒有聖念,但只是看口型,方運便知道他在說什麼。

    方運望著古虛,感慨萬千道:「你我之事,今日已了。不久之後,我便周遊萬界,討回一些東西。只是,心中略感惆悵。」

    真血聖座上的古虛哈哈大笑,道:「你我之事,豈能了結!待我回返妖界,重塑聖體,便閉門不出,衝擊聖祖!一旦封祖,便威臨萬界,滅你全族!」

    方運卻微微搖頭,道:「你也算妖蠻中的英豪,但你永遠不明白,我們人族為何能快速崛起,為何在短短的時間中威脅妖族。」

    「哦,那你告訴我,為何你們人族能快速崛起?」古虛微笑著問。

    「因為,我們在出手前,就已經確定結局。」方運看著古虛,眼中沒有絲毫的感情。

    這一刻,方運的雙眼與人族億萬眾生的雙目重疊。

    古虛放聲大笑,伸手指著方運道:「知道我最喜歡你哪一點嗎?用你們人族的那句話就是,死鴨子嘴硬……」

    古虛話未說完,突然覺得哪裡不對,然後緩緩低頭一看。

    他的身體從腳部開始徐徐消散,待消散到膝蓋,古虛才緩緩抬頭,望向方運。

    「你是怎麼做到的?」古虛的雙眼中,充滿了難以置信。

    這時候,上空血色的漩渦突然急速旋轉,形成巨大的吸力,彷彿要把整個墜星海吸走。

    但是,龍城意志降臨,壓制住那血色漩渦。

    方運平靜地道:「在動用真血聖座復活的時候,你就已經死了。」

    數息后,古虛的胸口以下已經消散,他突然瞪大眼睛,暴跳如雷怒吼。

    「你斬我過去!」

    這時候,方運身前再度浮現一個黑色時空混洞,表面有輕微划痕的真龍聖劍回返。

    時光指南車與老人全部消失。

    方運一張口,吞下真龍聖劍,然後仰望古虛。

    「黃泉路上,有眾聖相隨,有妖界陪葬,想必古虛兄不會寂寞。」方運再次取出釀光瓶,倒滿美酒。

    古虛脖子以下已經消散。

    古虛望著天空血色漩渦。

    「我古虛一生,未負妖界。」

    古虛低頭,望向方運,雙目之中,充滿暖意。

    「來世相見,再比一場!」

    古虛閉上眼。

    兩地晶瑩的清淚落下。

    古虛徹底消散的天地間。

    兩滴淚水徐徐墜落,隱沒於墜星海中。

    方運右手舉杯,輕輕一揮,酒水漫灑,化為燦爛的岩漿火光,四散而去。

    方運伸手一彈,一杯美酒沿著書桌滑倒敖宙面前。

    敖宙受寵若驚,先是叩頭三下道:「多謝雷祖賜酒。」

    隨後,雙手舉杯,向方運虛敬一下,一口喝下。

    「呼……」敖宙全身冒火,卻露出極樂的表情。

    這時候,方運的右手食指,第四次敲擊書桌。

    敖宙嚇得身體一顫,又縮在桌子上,小聲嘀咕道:「人族真狠啊。」

    硯龜跟著用力點頭。

    聖元大陸,慶國。

    四色天外飛劍破碎虛空,降臨舊桃山,與原本的四把真龍聖劍重疊,形成新的四把神劍,封鎖舊桃山。

    慶國京城,金鑾殿。

    龍椅上的慶君得到消息后,心中哀嚎,方運報仇,從早到晚,有完沒完了?

    金鑾殿上慶國文武百官都得到消息,一片凄凄慘慘。

    在方運封聖前,慶國九成的官員都是激烈的主戰派,一個個都好像能拳打虛聖、腳踢文豪,恨不得馬上發兵攻打景國。

    但是,在方運封聖后,哪怕家裡有人因方運而死的官員,也噤若寒蟬,半個不敬的話都不敢說。

    連宗家家主宗甘雨都被半聖之首的方運嚇得中風,那可是堂堂文宗,誰還敢說什麼?

    更何況,方運簡直從童生凶到文豪,自始至終就沒低過頭,踩著柳子智的頭,一步一步踏著青雲之路,最後封聖。

    說句難聽的,方運現在想殺誰就殺誰!

    人族從來沒有誰對抗半聖還能活著,從來沒有。

    「咳咳咳……」

    慶君突然拿起手帕,捂著嘴劇烈咳嗽起來,宮女過來幫忙,被他一把推開。

    咳嗽許久,慶君用布滿血絲的眼睛掃視群臣。

    哪怕平時對他最忠誠的老臣,此刻也低下了頭顱。

    慶君看著群臣,眼中滿是悲哀,更讓他悲哀的是,自己這種時候應該發怒,但心中連一點憤怒都沒有。

    他的內心已經被恐懼充塞,容不下其它。

    過了好一會兒,慶君深吸一口氣,眼中有了一絲亮光,緩緩道:「舊桃山被劍陣封鎖,關係我慶國體面,諸位愛卿有何高見?」

    偌大個金鑾殿,從舉人到大儒文位齊全,卻無一人開口回應。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