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金鑾殿沉寂許久后,慶君露出譏諷之色。

    「怎麼,方運封聖,你們認定朕君位不保,已經懶得理會朕了?」

    眾臣忙彎腰行禮道:「微臣不敢。」

    「你們現在,不是為了朕,而是為了慶國,還有你們之中的雜家!」慶君冷冷地掃視百官。

    就見一中年翰林邁步向前,咬牙道:「陛下,雜家半聖被封於舊桃山,此乃前所未有之恥,若不能反擊景國,國將不國!」

    「不錯!臣主張,不惜一切代價,回敬景國!」

    「景國不亡,慶國難安!」

    「宗聖受此大儒,我雜家子弟豈能袖手旁觀?」

    少數官員群情激奮。

    大多數官員都平靜地看著。

    這些站出來的官員,都年輕且文位不高,無非是雜家慣用的手段,搏一條出路而已。

    那些功成名就的雜家大員卻不一樣,已經不會去冒險。

    更何況,慶國的雜家大學士或大儒,十不存一。

    他們都已經在上一次聖道鎮封中受到重創。

    現如今的慶國高層,已經不是雜家的天下。

    慶君微微一笑,道:「你們的意思是,我們奈何不了方聖,就拿景國人出氣?」

    金鑾殿鴉雀無聲。

    一些官員低著頭,直翻白眼,暗罵慶君昏聵,這種話怎麼能張口就來。

    慶君冷哼一聲,又問:「現在景國遭到蠻族攻擊,我慶國若是現在出動,誰人去聖院解釋?誰人面聖!」

    下方無一人答話,有幾人甚至身體一顫。

    去聖院解釋無妨,大不了一直拖延。

    但慶君所說的面聖,那可是要去面見方運,誰敢去?

    這時候,慶國左相龐珏緩緩從椅子上站起,一旁的太監急忙快走兩步,扶著老人。

    在場眾官員用極為複雜的眼神看著這位老相爺。

    聖道鎮封的時候,他要坐鎮慶國,沒有出手,雖然因為雜家聖道有變而受傷,但並未傷及根本,後來為了慶國,忍辱負重,親自前往景國求和。

    雖然談判結果是割讓一州和租借五城,百姓咒罵龐珏是賣國賊,但是全國官員都對他敬重有加。

    龐珏在臨走前,就已經知道自己會背負什麼樣的罪名,但為了慶國,他勇於背負罪名。

    一個臣子當賣國賊站在前台,總能擋住背後那個真正賣國的國君。

    所以,即便現在龐珏幾乎不理事,也無人敢覬覦慶國左相之位。

    慶君依舊需要雜家,左相之位也別無人選。

    「咳咳咳……」

    龐珏咳嗽許久,緩緩挺直胸膛,掃視百官,直視慶君。

    慶君微微低頭,以視尊敬。

    「秦皇英明,百世不墮。荊軻刺秦,亦流芳千載。昭王奠定秦國不敗基業,縱橫捭闔,亦未掩蓋信陵君之美名。天火雖盛,老夫願為撲火之蛾,率軍起誓,洗刷我慶國污名。慶國,不可辱!」

    龐珏的聲音擲地有聲。

    眾官望著龐珏,神色格外複雜。

    不用多想也能猜到,龐珏的確是為慶國,但現在捨棄生命,也是無奈之舉。

    鎮守國運的半聖被封,若慶國在這個時候無人站出,不僅民心渙散,士氣不振,連國運都會受到影響。

    慶國在這種時候,需要這樣的一個人。

    龐珏不僅僅是為了慶國,也為了自己。

    雜家聖道有失,無論心志如何堅強,龐珏終究還是有些失落,他內心在懼怕一件事。

    若雜家聖道崩潰甚至被方運的政道徹底吸收,以後如何自處?

    是憤而抗擊新聖道,還是跪於方運面前俯首稱臣?

    選前者是愚昧,選後者是屈辱。

    龐珏都不想去做。

    所以,這是他唯一的選擇。

    讀書幾十載,擇一日而鳴。

    慶君長嘆一聲,道:「那就有勞龐先生了。」

    龐珏點點頭,正要轉身,卻突然停下,道:「當年方聖曾言,欲贈詩一首,還請君上保重。」

    龐珏說完,在太監的攙扶下,向大殿外走去。

    慶君愣了一下,這才記起來,當年在文戰慶國后,方運曾說過一句話。

    「待來日,本聖駕臨慶國皇宮,攜此寶劍,將第二首詞贈予慶君!」

    慶君雙目茫然,靠在龍椅之上。

    百官相互看了看,到時候,方聖會贈何詞?

    突然,聖元大陸輕輕震蕩,在極北的地方,冒出無數血色極光,遍布整個聖元大陸北方的天空。

    「發生了什麼?」

    一眾讀書人望去。

    「那裡是兩界山所在,莫非人族有難?」

    「不像,倒像是妖界出了大問題!」

    兩界山上,所有人族目瞪口呆看著外面。

    一開始,妖界三十四尊妖蠻半聖集結在外,想要逼人族聯繫方運,讓方運放棄攻擊古虛。

    那三十四尊妖蠻半聖一直在外面吱哇亂叫,辱罵威脅,趾高氣揚。

    但就在剛才,天外再度展飛劍,上下崑崙壓眾聖。

    崑崙劍陣將所有三十四尊妖蠻半聖全部籠罩進去。

    一開始,是無數無形之劍爆發,劍陣之中,三十四尊半聖聯手,外放眾多防護半聖寶物,安然置身於劍陣之中。

    三十四尊妖蠻半聖冷笑連連,根本不懼怕這種半聖層次的力量。

    隨後是星光颶風,三十四尊半聖面向外圍成一圈,同樣抗下這次攻擊。

    大量半聖寶物懸在半空,星光颶風與無形之劍再強,也難以穿透眾聖聯手。

    那些妖蠻半聖甚至還嘲諷人族。

    接著,崑崙劍陣之中一片漆黑。

    眾人根本看不到裡面有什麼,只是偶爾聽到裡面傳來慘叫。

    人族一開始根本不清楚這是哪裡來的減震,但聖院很快答覆,這是方運的聖道戰詞。

    對面妖蠻城的妖蠻全都所在城中,面面相覷,除了稟報妖界,什麼都做不了。

    很快,崑崙劍陣的黑夜散盡,眾人看到,在密密麻麻的無形之劍和星光颶風之中,每尊半聖的胸口,都有一個巨大的洞口。

    那洞口不斷膨脹,又被半聖的力量壓制縮小,但那黑洞很快又變大,如此反覆不休。

    「衝破劍陣!衝破劍陣才能活命!」一頭猿族半聖怒吼。

    「劍陣越來越強,我們不能坐以待斃!」

    「這座劍陣,有神秘的力量!」

    「為什麼妖界喪鐘又響?」

    喪鐘連響,一口氣響了十下。

    妖蠻半聖們呆在原地,一時間竟然忘記這裡是什麼地方。

    之前已經有多尊妖蠻半聖死亡,本以為已經夠了,可現在這裡一個半聖都沒死,妖界為什麼會響起喪鐘?

    為什麼是十下?

    許多半聖面色劇變。

    龍城軍中,便有十尊半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