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今非昔比,已成半聖,立刻從兩尊大聖的氣息中發覺熟悉的血脈氣息。

    那青龍大聖,乃是龍皇敖惑的長輩,當年在葬聖谷的時候,方運曾憑藉負岳大聖遺骸,在龍族聖陵殺死敖惑。

    那白龍大聖,則是敖原的長輩,前些日子在龍城的時候,那敖原奪走敖雨薇送給方運的寶物,並與妖皇聯手,想置方運於死地,最後被方運誅於末日殿中。

    方運並不在乎那白龍大聖,因為那白龍大聖氣息搖曳不定,明顯是剛剛晉陞不久,而且是藉助外力,天賦有限。

    但那青龍大聖不同,氣息深厚,雖然遠遠不及帝族大聖,但卻不遜於普通的太古大聖,定然傳承久遠,在龍族地位很高。

    隨後,方運又感應到,絕大部分眾聖看向自己的眼光都帶著警惕和敵意,但隨後,眾聖的態度都出現細微的變化。

    方運身上的龍族氣息太濃烈,一些氣息的性質只在龍帝身上才有,太像帝子。

    龍帝消失多年,帝子當年也都是戰爭的主力,十不存一。

    現在的龍族,只有戰魂帝子,沒有活著的帝子。

    任何活著的帝子,都會成為未來龍族全力培養的對象。

    但是,眾聖都知道,方運是人族,不是帝子。

    這就麻煩了。

    雷家大儒雷遠鶴指著方運怒道:「就是他,殺了雄月龍爵雷空鶴!」

    「不可無禮。」一尊全身散發著金色光芒龍族大聖開口。

    那龍族大聖的聲音宛如天外神鍾,聲勢浩大,不斷回蕩,有著安定人心的力量,同樣有不容抗拒的威嚴。

    方運循聲望去,那是一尊擁有完整軀體的龍族大聖戰魂,外形優雅,氣息絕強,神色威嚴,但又不失溫和。

    方運早就在龍族的石刻中見過這尊龍聖。

    龍城內務殿掌殿敖誨。

    就是他,為雷家撐腰,甚至發布諭令抓拿方運。

    方運看了一下敖誨的排位,赫然在前十之列。

    龍族是一個論資排輩非常嚴格的族群,用人族的話說,就是官僚作風極重。能在三千眾聖之中排名前十,不僅要出身顯赫,還要戰功卓絕,不僅需要實力,還需要非同一般的地位。

    這敖誨的出身其實很尋常,只是普通龍族,但卻戰功卓著,實力非凡,再加上智慧過人,完全憑藉自身的能力,躋身前十之列。

    方運在看到敖誨的一剎那,竟然眨了一下眼,而且眨眼的速度遠遠比正常慢。

    甚至可以說,方運不是在眨眼,是閉上眼睛,然後又睜開眼睛。

    方運的臉上,浮現奇異的微笑。

    「沒人給我讓個座?」

    方運掃視滿滿當當的三千眾聖大殿,除了靠門口的雷家眾人所在有地方,其他地方都沒有空隙。

    龍族這種極為講究尊卑的地方,也必然會有爭鬥的習慣,沒人願意靠後。

    誰主動退讓,就等於說自己可以被隨意拿捏。

    眾聖靜靜地看著方運,想知道方運的來意。

    「既然沒人給我讓座,那我就自己找位子吧。」

    方運說完,飛到大殿門前,然後落到地上,邁過正門。

    在方運邁進正門的一剎那,眾聖和雷家人雙目放光,面露期待之色。

    但是,方運的右腳穩穩落在地面,他們露出失望之色。

    這可是龍庭大殿,沒有龍庭諭令卻亂闖,哪怕是半聖,都會被龍庭的力量誅殺。

    一些龍聖的面色變得和藹起來,只要方運過了這一關,那就說明是自己人,至少是獲得龍庭認可的自己人。

    龍庭大殿對體形動輒千丈萬丈的龍族眾聖來說是大殿,但對方運這個體形來說,基本就是一座縣城。

    所以,方運在邁步向前的時候,稍稍加快速度,一步數百丈。

    方運走了幾步,那雷遠鶴跪在地上,向最上層的龍族眾聖一拱手,用不太標準的龍族語舌綻春雷道:「文星龍爵方運,盜取破滅龍槍毀滅罪海城,又與妖蠻聯手,殺害雄月龍爵雷空鶴,罪大惡極,還請龍族眾聖明鑒,聖罰這個罪人!他身上的龍族氣息,一定是利用什麼辦法得到,甚至可能是獵殺龍族所得,絕對不能讓他矇混過關。」

    這時候,那對方運有敵意的白龍大聖道:「以我所見,直接聖罰有些倉促,不如先封其聖道,押入龍獄,各殿會審。」

    許多半聖與大聖輕輕點頭,無論如何,方運也是文星龍爵,再加上封聖異象非凡,不能隨便處置。

    「你是誰?」方運問

    那白龍大聖微微一笑,道:「我乃敖賢,即將擔任遠古東海龍聖。」

    東海龍聖的封號只有一個,但敖賢故意加上遠古,就意味著,他是龍庭正式冊封,而聖元大陸的東海龍聖敖禹則是將不能再被稱作東海龍聖。

    甚至於,敖禹還要交出東海龍宮的一切權力,迎接敖賢入駐東海龍宮。

    龍族有個不成文的規矩,白龍掌西海,青龍掌東海,黑龍掌北海,紅龍掌南海,雖然期間也有其他鱗色的龍族執掌四海,但四海龍聖的位置八成時間都是由這四色龍族把持。

    敖賢明明是白龍,卻接掌東海龍聖,這明顯是沖著敖禹甚至人族去的。

    「你當不上!」方運笑了笑,繼續向前邁步。

    敖賢呵呵一笑,道:「文星龍爵真是會開玩笑。敖瀚陛下怎麼看?」

    那對方運有敵意的青龍大聖敖瀚冷聲道:「此子不過是外族,屢次誅殺雷祖後裔,冒犯真龍大聖,應當立刻廢棄聖道,押入龍獄,眾殿會審!我龍族的大殿之上,豈容宵小喧嘩?」

    眾聖紛紛點頭,都覺得方運太過於猖狂。

    這敖瀚與敖賢,雖然排位沒有敖誨高,但都位列前三十,比許多大聖戰魂的地位都高,甚至高於敖震。

    敖震早就從外城趕來,他看了方運一眼,道:「方運乃是我族盟友,更得祖龍之光,詩成騰龍,又是文星龍爵,得龍族聖陵看重,又得龍庭諭令承認,不能如此粗暴。最多是軟禁在主城之中,慢慢審問。」

    方運向這位早就認識的燭龍城城主敖震微微點頭,表示謝過。之前自己的猜測沒錯,這敖震早就晉陞大聖。

    遠處的敖宙很想大喊方運極可能是雷師,你們都注意點,但是,在三千眾聖的聖威之下,他根本無力開口,他的血脈層次太低,在龍城的地位太低。

    「他與古妖一族關係密切,豈能當作盟友。」內務殿掌殿敖誨開口道。

    眾聖看向敖誨,既然敖誨開口,除非有龍帝出手阻止,否則結局已定。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