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眾聖無奈,看來假傳諭令的罪名扣不到方運的頭上,別的罪名又有點太輕。

    敖賢道:「人族善於使用各種陰謀詭計,狡詐之名萬界皆知,我們不能被他矇騙。我看,為了避免妖界大舉進攻,我們擒下他,送往妖界!」

    「不錯!萬一讓他逃掉,我們將與妖界正面開戰!」

    「我龍族自是不畏懼妖界,但我等大都是戰魂,無法離開龍城,面對妖界無能為力。」

    「為了萬界各地的龍族,我們必須要做出犧牲!」

    「想必文星龍爵也會深明大義,願意為龍族的未來赴死,龍族一定會銘記你今天的功勞。」

    一些龍族皺眉不語,龍族從來不做這種事。

    還有一些龍族隱約覺得方運有些不對勁,可又說不清楚,因此也不準備參與此事,只是旁觀。

    「報……」

    又一尊龍皇走出海眼。

    「何事?」敖誨皺眉問。

    「啟稟眾聖,古虛陣亡,妖界憤怒。鼠族大聖鼠洹攜帶妖界祖寶鎮祖山抵達兩界山,欲毀兩界山!」

    眾聖微驚,那鎮祖山本身材質尋常,但因為鎮殺過一尊新晉聖祖,裡面封存那尊聖祖的遺念,殺意滔天,祖威絕強。

    鎮祖山一直留在妖界,鎮守十方,威懾眾敵,這也是萬界各族哪怕偶爾侵入妖界,也不敢太過深入的原因。

    據說,有妖蠻聖祖分身看守鎮祖山,這也是當年孔聖沒有滅絕妖界的主要原因。

    人族的《春秋》書威能不下於鎮祖山,但問題是,大聖激發鎮祖山的威能,至少是半聖激發《春秋》書的威能的百倍。

    一旦鼠洹攜帶鎮祖山出手,兩界山根本無法阻擋,人族只有倒峰山能擋住。

    這意味著,妖界已經氣急敗壞,也顧不得多年的計劃,再也沒必要把人族當磨刀石,要徹底毀滅人族。

    眾聖有些憐憫地看向方運,別看這個方運在這裡耀武揚威,自家大門就要被人攻破。

    敖宙很想告訴方運趕緊離開龍城回人族,但怎奈眾聖威能太強,他根本無力傳音。

    方運卻只是微微一笑,絲毫不擔心鼠洹與那鎮祖山,繼續向前走。

    敖賢輕嘆一聲,道:「諸聖,我不想看到鼠洹手持鎮祖山,鎮殺各地龍族遺脈。我看,還是把方運交出去,為龍族爭取時間吧。更何況,他乃是龍族罪人,殺戮雷祖後裔,罪不可恕!」

    敖瀚道:「諸位,你們難道忘記龍族對雷師的記載了嗎?他可是祖龍之師,甚至是帝族師啊!這等大人物,哪怕已經聖隕,也必然留下無數算計。更何況,浩劫預言,你們也都聽過。龍族,豈能如此對待雷師後裔?」

    方運側耳傾聽,龍族石刻多次提到浩劫預言,聽說是一尊擅長預言的大聖臨死前發布,但具體的語言內容卻從未有石刻記載。

    那雷遠鶴終於面露振奮之色,道:「還請眾聖明鑒!浩劫預言明確說過,雷祖後裔回歸,龍族若想再度崛起,必須要憑藉雷師的力量!」

    眾聖沉默不語。

    他們一開始是相信這個預言,但隨著龍族戰敗、龍城封閉,他們漸漸不相信,這為什麼他們雖然為雷空鶴加封雄月龍爵但沒有把大監察院交由雷家人掌控。

    雷遠鶴道:「我們是雷祖後裔已經不用證明,我們的雷祖至寶也與龍族秘典的記錄相符,諸聖為何還不信?難道,等這個方運殺光我們雷祖後裔,祖龍怒火降臨的時候,你們才會懲罰這個兇徒嗎?」

    眾聖看向敖誨,他們已經知道,敖誨掌握了雷祖至寶。

    而且,那件雷祖至寶的的確確是真的,因為祖龍親口說過,所有龍帝也都說過,那是雷師之物。

    敖誨面色一沉,道:「此事非同小可,我知道有人會反對,但為了龍族,為了萬界後裔,為了雷師,我們必須要儘快決斷,不能任由這個人放肆!你們看,他竟然已經上了最高層!」

    眾聖無奈地看到,方運又是輕輕一躍,跳到最高層,和所有的真龍眾聖在相同的位置。

    而且,方運還沒有停下,竟然還在往龍帝台上走,看樣子是要登上龍帝台。

    眾聖氣得七竅生煙,可這裡終究是龍庭,不好隨意動手,換成別的地方,早就一龍爪拍死這個小小的人族。

    龍庭甚至龍族之中,從來沒有發生這樣的事。

    水族眾聖少說有千丈之軀,大聖都有數萬丈之長,他們看著方運,就如同人看芝麻粒一樣,根本就沒把方運當成威脅,懶得阻攔。

    更何況,那是龍帝台,上面祖威浩蕩,眾多龍帝曾經在上面坐過,別說方運,哪怕是帝子大聖上去的,也會被直接鎮殺!

    他們甚至想親眼看到方運被龍帝台殺死,那樣就不用交出方運,畢竟交出文星龍爵這種事,無論怎樣都有損龍族威名。

    隨著方運離龍帝台越來越近,那些想殺方運的眾聖反而不像以前那般憤怒。

    雷遠鶴怒道:「你們看看,這個方運何等猖狂!他不僅在人族猖狂,現在還要在龍族蔑視眾聖!哪怕舍掉我的性命,我也要向眾聖龍帝告他屠戮雷祖後裔、背叛龍族、蔑視龍族的罪名!方運必須死!」

    雷遠鶴看似義憤填膺,隨後一愣,好像聽到什麼,神色一緩,恍然大悟,隨後幸災樂禍地看著方運的背影。

    雷遠鶴雙眼放光,充滿期盼地看著龍帝台降下浩蕩祖威,鎮殺方運。

    這時候,甚至連眾聖也不說話。

    敖震正要開口,但無形的力量擋在他面前。

    敖震怒視敖誨,但怎奈力量與地位相差懸殊,又隱隱覺得方運不會蠢到送死,只得作罷。

    在眾聖的注視中,方運來到龍帝台下方。

    龍帝台的正前方是百階階梯,上面乃是寬闊的平台。

    在方運靠近的時候,龍帝台表面浮現無數玄奧的符文,蕩漾彩色的神光,浩瀚的祖威徐徐外溢,宛若星河旋轉。

    眾聖再次被壓得低下頭,只能用餘光去看方運。

    眾聖看到此生最難以置信的一幕,比龍城浩劫還讓他們難以置信,比古妖聖祖入侵還讓他們難以置信。

    龍帝台上,外放彩虹之橋,一直延伸到方運腳下。

    方運踏上彩虹之橋,彩虹之橋載著方運倒卷而上,落在中心。

    方運轉身,置身於龍帝台上,站在龍帝蒲團之上,神光浩蕩,祖威沖霄。

    龍帝台上,星辰起伏,霞光瀰漫。

    「聽說有人要告我?」方運俯視前方,猶如萬界之主俯視天地。

    祖威降臨,所有雷家人雙腿一軟,膝蓋重重落在地面,膝蓋骨開裂,接著所有腿骨粉碎,全身被壓在地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