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兩尊大聖的拌嘴微不足道,眾聖全部確認方運出現的時間才重要。

    連有些傾向方運的龍獄代掌殿主敖浀也眉頭緊鎖,微微低著頭,不怒自威。

    歷代龍獄代掌殿主都是眼裡不揉沙子的大聖,最是嫉惡如仇,格外正直,甚至有人說,龍獄代掌殿主永遠是龍族的良心高地。

    眾聖看到敖浀這副樣子,輕輕搖頭,連龍獄之主都已經確認,可以蓋棺定論了。

    大門外的敖宙在心裡嘀咕,怎麼會這樣,難道時空穿梭導致事情出了岔子?萬一方運的地位不被承認,自己豈不是也跟著倒霉?

    敖賢拿敖震毫無辦法,看向龍帝台上的方運,朗聲道:「諸位,事情已經明了,他既沒有龍帝諭令,又沒有祖龍諭令,卻利用不知名的手段竊據祖殿軍功榜首,這才蒙蔽了龍帝台!此子惡貫滿盈,罪不可恕,還請各殿掌殿聯合出手,壓制龍帝台的力量,將其誅殺!」

    「我同意!」敖誨道。

    其餘代掌殿主遲疑不決。

    敖澈無奈道:「方運……先生,我希望你解釋清楚。如果不能的話,我們只能將你擒拿,送交龍獄審問。」

    方運道:「沒什麼好解釋的,我本來就是龍族第一功臣。」

    說完,方運繼續閉目養神,吸收龍帝台的龍氣,對於他來說,先把真龍聖劍推至巔峰才是正是。

    「此子……當真可惡!」敖瀚咬牙切齒道。

    「如此狂妄,罪不可恕!」

    「這個人族,簡直是騎在我龍族頭上撒尿!」

    「如果這種事都可以忍,還有什麼不能忍?請諸位殿主裁決!」

    「請諸位殿主裁決!」

    說話間,一位位龍聖外放出自己的龍族印璽。

    一開始只是一龍印璽、二龍印璽或三龍印璽,當敖誨外放出五龍印璽后,開始出現大量的四龍、五龍甚至六龍印璽。

    不過十幾息,龍庭中的過半執掌印璽的龍聖外放印璽!

    那些印璽本身沒有多麼強大的聖道威能,但當大量的印璽聯合到一起,竟然形成一種奇特的力量,牽動了整個龍族的族運,開始對抗龍帝台!

    但是,僅僅是這樣,還不夠。

    因為沒有一方七龍印璽出現。

    沒有七龍印璽,就絕不可能壓制龍帝台。

    「敖浀掌殿,您執掌龍獄,兇徒在此,為何不聞不問?」敖賢大聲道。

    若是龍城的龍聖戰魂如此,敖浀必然會勃然變色,但敖賢乃是外界大聖,龍城急需他們相助,身份地位特殊,他只得耐心答道:「方運此人雖嫌疑重大,但未經多方查證,從法理上來講,證據不足,難以定罪,我便不能動用龍獄印璽。」

    眾人看向其他代掌殿主。

    「我們天地殿主祭祀,不便參與此事。」天地殿掌殿道。

    那些殿主一個比一個精明,這種事自己出頭,未必有多少好處,但一步走錯,便累及聲譽,不如先看事態變化再說。

    敖誨嘆了口氣,道:「敖澈掌殿,如今我等置身龍庭之中,還請您做主。」

    敖澈冷漠地看了敖誨一眼,知道對方這是把自己架在火上烤。

    但是,他並不想出面。

    龍庭陷入沉默,方運還在繼續吸收龍帝台的力量。

    眾聖看著方運,哭笑不得,都到了這種程度,還在那裡吸收龍氣,心到底有多大?

    這時候,一個雷家大儒舌綻春雷道:「還請諸位龍聖為雷家做主啊!雷祖後裔,要被這人給殺光了啊!」

    數息后,敖誨神色微變,環視龍庭大殿,道:「既然諸位掌殿不肯出手,為龍族計,為雷師後人計,敖誨今日便越俎代庖,還雷師後人一個公道。」

    說完,敖誨身後神光沖霄,彩霞流動,一滴樸實無華的透明水滴浮現上空。

    眾聖看去,那只是一個人族拳頭大小的東西,因為晶瑩剔透,純粹自然,放在水中甚至不會被注意,龍城有太多這種水晶製品。

    而且,這件東西沒有絲毫的威能。

    不過,在場的眾聖大都聽說過這件東西。

    「雷師至寶?」

    眾聖都知道,雷家獲得一些雷祖寶物,其中這個不知名的水滴,便是最強寶物,而且是真真正正的祖寶!

    不少龍族都對此寶垂涎三尺,但礙於雷師之名,根本不敢貪圖。

    沒想到,竟然到了敖誨手上。

    眾多大聖面露惋惜之色,早知如此,便搶先一步為雷家出頭,為了一個方運,能佔用此寶,哪怕只是借用,也是一本萬利的事。

    祖寶本來就非常強大,這件雷師祖寶,顯然還要強過尋常的祖寶。

    那敖誨淡然一笑,道:「此物之名,連雷家都不知,但我經多方查證,已經知曉。這是一件太古時期至寶,來源是帝族。此物名為,半生水!」

    眾聖紛紛驚嘆。

    普通的祖寶,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形成力量流逝,但算得上至寶的,都有一個特點,那就是自身擁有修鍊之能,年代越是久遠,威能越強。

    此物又是得自帝族,威能自然非比尋常。

    敖誨很滿意眾聖的反應,道:「此地畢竟是龍庭,我也不欲大動干戈,我只以此寶稍稍壓制龍帝台祖威,擒下方運即可。若有冒犯,敖誨先向諸位告罪。」

    眾聖看向龍庭代掌殿主敖澈,敖澈竟然不言不語,顯然還是不想承擔任何責任。

    許多龍聖嘆了口氣。

    有的是因為敖澈沒有主動懲罰方運,有的是因為敖澈沒有拒絕敖誨,都認為他太過於保守,甚至有些怯懦。

    但是,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從浩劫之戰倖存下來的眾聖,好像都被消磨了銳氣。

    那個曾經的萬界之主,已經被打斷了脊樑。

    「太讓我失望了。」

    方運輕嘆一聲,話雖失望,但語氣里更多的是同情。

    萬物萬靈的力量是有限,無論是志氣、倔強、意志還是一切的精神或身體的力量,都是有限的,一旦被耗盡,哪怕是再強大的人,也會變得虛弱。

    或者是身體上的虛弱,或者是精神上的虛弱。

    眾聖大怒,無論龍族怎樣,也輪不到一個人族在這裡大放厥詞。

    「敖誨陛下,出手吧!」

    「直接鎮封這個狂妄之徒!」

    「此人不殺,難泄我心頭之恨!」

    「小心些,不要激發龍帝台的反擊。」

    敖誨點點頭,看向方運,道:「人族方運,本聖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走下龍帝台,當眾自裁,你的一切罪過不再追究。否則,夷你十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