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除了人族的儒家聖道、詩詞聖道等等敖泯不了解的聖道還在,聖元星球九成九的聖道都消失在原地。

    哪怕是聖元星球上空的聖道支流。

    此刻,敖泯身前的小太陽已經離開龍爪,自成一體,正在迅速膨脹。

    太陽周圍的星辰也在膨脹。

    眨眼間,一種龐大的威壓遍布整座聖元星球,並迅速擴散,直到覆蓋整座太陽系!

    所有的普通生靈都覺得呼吸困難,感覺發生了什麼大事,但卻什麼都看不到。

    大儒或大妖王最為凄慘,他們能感知聖道邊緣,卻無法確切掌握聖道力量,所以他們每個人的世界都陷入徹底的黑暗,只覺所有的聖道都在視他們為敵,拒絕他們感知。

    只有眾聖才能看到,在聖元大陸的上空,出現了一座新的太陽系,呈透明狀!

    那是由一顆太陽和上千行星組成的新太陽系。

    最恐怖的是,月星與剛剛成為第二月星的血芒界都受到影響,甚至可能被那力量排開。

    月星之上,亞聖威壓升騰。

    血芒界中,恐怖的威能庇護。

    那新的太陽系的威能竟然急忙繞開兩地,好像誰都惹不起的樣子。

    聖元星、月星和血芒界有力量庇護,其他的行星沒有庇護,隨後,太陽系中最小的一顆行星像被一腳踢開的皮球一樣,脫離原本的軌道,飛向太陽系外。

    隨後,巨大的太陽也輕輕顫抖,表面火焰明滅不定,大量的太陽黑子出現。

    人族眾聖此刻也無法調動太多的聖道,因為根本搶不過新太陽系,只得藉助半聖文寶,穩定太陽,避免聖元星出現意外。

    唯一不受影響的,便是文曲星。

    聖元星球大雪紛飛,文曲星光依舊漫灑,讓聖元大陸的夜晚依舊明亮。

    突然,漫天大雪消失了。

    所有的霜雪以遠超人類視覺捕捉的極限,飛到西海。

    從高空看去,西海敖泯所在,彷彿變成巨大的吸塵器,天地間寒冷與冰雪全都倒飛在他身旁。

    「萬龍引道,冰雪加身!」

    就見萬丈之長的敖泯的龍體足足粗了三圈,因為他身上多了一層由冰雪組成的強大鎧甲,鎧甲之中,聖道軌跡為線,連接各種聖道力量。

    這一刻,敖泯身上的冰雪,勝過大聖鎧甲。

    「陛下!」敖宙大吼。

    敖宙的聲音在抖,身體也在抖。

    因為敖宙感受到血脈深處的壓力,一旦敖泯使用出第三重力量,自己和方運都可能被擊敗。

    敖宙並沒有逃跑,他相信,方運就算傷不到敖泯,也能擋住。

    方運目光掃過敖泯身上的冰雪聖鎧,輕輕點頭,似乎認可了敖泯的力量。

    隨後,方運周邊聖光連閃,讓敖宙熟悉的聖道書房再度出現。

    敖宙這次卻沒有進入聖道書房,而是躲在後面。

    因為他知道,聖道書房擋不住敖泯一擊!

    敖泯的天賦或許不如古虛,但論對大聖戰技的掌握,遠在古虛之上。

    之前聖道書房就被古虛擊潰過,一旦敖泯用出第三重龍帝戰技,聖道書房根本擋不住。

    文房四奇再度出現。

    方運持筆,蘸飽濃墨,望著前方的敖泯,並未落筆。

    就見龐大的透明新太陽系開始改變,最後所有的行星以敖泯身前的太陽為中心,在縱截面旋轉。

    每一顆聖道行星都被白色光龍牽引,留下白色聖道痕迹,首尾相連,形成了上千道聖道圓環,環繞聖道太陽。

    巨大的聖道太陽系宛如一面接天連地的牆壁,豎立在敖泯面前,也豎立在方運面前。

    敖泯的性情受上千種聖道力量引動,變得格外狂暴,難以自已。

    「去死吧。千龍奪天!」

    聽到這個戰技的名字,方運似笑非笑。

    就見那聖道太陽突然炸開,化為均勻的一千餘份,分別落在每一顆聖道行星中。

    剎那間,聖元星辰的外太空,多出浩瀚的聖威,炸裂虛空,鎮封一界。

    每顆聖道行星化為一尊半聖光龍!

    一千多尊萬丈龍聖通體白光,雙眼赤紅,如同見血的鯊魚一樣,自天而降,撲向方運。

    上千龍聖所過之處,大雪奔涌,空間開裂,萬力排開。

    天地間,彷彿沒有什麼能阻擋這上千龍聖。

    千龍橫壓天下!

    「完了……」

    敖宙知道千龍奪天很強,但是沒想到在敖泯的手中這麼強!

    這已經不是巔峰半聖的手筆,而是真真正正的大聖手段!

    敖宙本以為方運有半世水能穩勝敖泯,但敖泯身為西海龍聖,執掌西海龍宮,必然有留在西海龍宮的祖寶,更何況,敖泯還有一件似乎連方運都忌憚的寶物,讓敖泯可以無視方運的雷師威壓。

    方運如果失去雷師身份,那就只是尋常半聖而已。

    這一刻,敖宙開始猶豫。

    也正是敖宙猶豫的時候,方運點頭道:「此術不凡,不枉此行!」

    方運說完,提筆書寫,聖品文心一揮而就,瞬間成戰詞。

    小小寰球,有幾個蒼蠅碰壁。

    嗡嗡叫,幾聲凄厲,幾聲抽泣。

    螞蟻緣槐誇大國,蚍蜉撼樹談何易。

    正西風落葉下寧安,飛鳴鏑。

    多少事,從來急;

    天地轉,光陰迫。

    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

    四海翻騰雲水怒,五洲震蕩風雷激。

    定乾坤迎雪斬白龍,全無敵!

    最後,詩成騰龍!

    敖宙驚道:「新的聖道戰詩!而且是天子戰詩!」

    這首詩有聖道傳音,形成口含天言,敖宙一聽便聽懂。

    和萬界相比,聖元星如此渺小,但如此渺小的地方,還有像西海龍聖敖泯或雷家人這種人,如同碰壁的蒼蠅,有的色厲內荏地大叫,有的故作委屈地慘叫。表面上虛心學習,實際上只會在聖元大陸窩裡橫,不知去放眼萬界。

    敖泯這種人,像《南柯太守傳里》的螞蟻一樣,以為自己國家無比強大,實際不過是一棵老槐樹的樹洞,又如同小小的蟲子蚍蜉一樣,想要撼動人族這棵根深蒂固的大樹。

    實際上,我們人族不屑於嗡嗡叫,不屑於自誇,只會發出響亮的號令,像寧安城中的西風把葉子吹落在地一樣,橫掃一切對手。

    世事易變,機會稍縱即逝,光陰如逝水,時不我待。我們不能一等再等,那會拖到一萬年甚至更久,要有爭分奪秒的心態,更要有儘快解決敵人的豪邁壯志!

    只要我們有這種心態和壯志,哪怕四海咆哮,風雲變幻,形勢異變,哪怕陸地激蕩,風雷漫天,形勢危急,我們也一定能平定天下,冒著風雪斬殺西海龍聖,就能成為真正無敵的萬界之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