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於是,慶國歷史上最尷尬的一場朝會拉開序幕。

    「此事,諸位愛卿如何看?」

    慶君面無表情地坐在龍椅之上。

    無人應聲,包括龐珏。

    這位雜家大儒、慶國左相,原本在舊桃山被方運的劍陣封鎖后,想要率軍進攻景國,即便戰敗,也要洗刷慶國的恥辱。

    但是,當大聖負岳出現后,各世家、各地大儒、各地名士甚至慶國名士,都發出極為嚴厲的措辭,慶君不得不召回龐珏。

    一旦慶國進攻景國,負岳必然知曉,萬一攜帶九星山殺到慶國,即便眾聖能將其鎮壓,至少半個聖元大陸會毀於一旦。

    「他……真的殺了龍族三聖?」龐珏帶著顫抖的聲音問。

    在場的讀書人沉默不語,一些世家官員面色複雜。

    聖院已經將事情第一時間告知各世家,方運只身前往西海,以一敵十三,最後憑藉觀天鏡,將敵人盡數誅殺。

    有些消息還沒有對大眾披露,但在眾聖世家的讀書人心目中,方運已經猶如神靈。

    明明身在龍城,斬殺古虛,滅龍城軍,屠戮妖蠻半聖數十,還讓眾多妖蠻半聖歸化人族自稱方家弟子,之後更是讓負岳前來,力挽狂瀾,拯救兩界山。

    在世家子弟的猜測中,當時聖院原本是要放棄兩界山,已經完完全全做好在倒峰山跟妖蠻決一死戰的準備。

    可以說,方運完全以一己之力挽救人族,避免聖元大陸生靈塗炭。

    現在,方運又解決三海水族的隱患,功績還在半聖時期的孔聖之上,已經與當年周文王挽救人族的功績持平。

    孔聖之下第一人,已經成為世家子弟對方運的一致稱呼。

    眾聖世家戰功赫赫,世家子弟骨子裡極度自傲,有一些人甚至認為世家完全凌駕於人族之上。

    方運封聖前,無論何等驚才絕艷,無論何等才壓一世,在許多世家子弟看來,都是虛名,即便戰詩詞不斷傳天下,他們也固執地認為方運功勞有限。

    但現在,眾聖世家最頑固最驕傲的那些人,已經徹底向方運低下了高貴的頭顱。

    哪怕一些人僅僅是怕文膽碎裂。

    當西海清晏時,除了宗家等少數世家,眾聖世家的讀書人已經佩服得五體投地。

    哪怕曾經一些跟方運對立的世家,都給予超出一切半聖的評價。

    方運現在的地位,已經尊比亞聖。

    在這種狀態下,慶君失去抗爭的勇氣。

    「不知陛下有何用意?」慶國右相開口道。

    「放肆!」

    一位雜家翰林怒斥慶國右相,但是,其餘人冷眼旁觀。

    君問臣,臣則以同樣的話問君,表面上看沒什麼,實則是犯上之罪。

    慶國右相的話里已經很明顯,這件事,群臣解決不了,解鈴還須繫鈴人。

    是當年慶君把方運得罪死了,只有慶君定下方向,群臣才能想辦法。

    慶君突然面露自嘲之色,看了一眼右相,又看了一眼群臣。

    「沒想到,朕……竟是如此失敗!」慶君的聲音在大殿中回蕩,格外響亮。

    群臣垂首,一言不發。

    慶君蒼白的臉上,浮現出病態的紅暈,胸口急劇起伏,數息后,才漸漸平穩。

    「朕是亡國之君,難道諸位就非亡國之臣嗎?」慶君似笑非笑看著文武群臣,眼中滿是譏誚之色。

    群臣依舊不言不語。

    看到眾人不說話,慶君伸手指著北方,朗聲道:「慶國北侵,是朕定下的策略?文壓景國,是朕在作梗?為難方運,是朕的一己之私?雜家鎮封,是朕的指使?說啊!怎麼不說話了!一個個嘴上君上陛下叫得熱絡,心裡卻認定一切都是朕的錯,朕這個國君是廢物!用得著朕的時候,捧著供著,現在用不到朕,棄之如敝履!」

    慶君大口大口喘著氣,一把推走過來捶背的大太監,扶著龍椅搖搖晃晃站起來,俯視群臣。

    「朕唯一的錯誤,就是沒讓慶國生一個方運!沒有把江州打下,沒有讓方運成為慶國人,這是朕唯一的錯誤!你們捫心自問,換你們到這個位置,就坐在這張龍椅上……」

    慶君指著龍椅道:「你們誰能比朕做得更好,你們拿什麼去針對那個方運!你們拿什麼保住慶國!」

    慶君面露輕蔑之色,又道:「你們不能!一個個道貌岸然,實則衣冠禽獸,都是廢物!廢物!」

    朝堂之上,一個個平時自詡心向聖賢的讀書人,被慶君罵得狗血噴頭,無法反駁。

    「咳咳咳……」慶君身體一晃,跌坐在龍椅上,大太監再次上來,又被慶君踢走。

    慶君突然笑了笑,笑容中帶著少許悲涼,還有一絲坦然,目光竟然變得清澈起來。

    「朕,可以死。」

    聽到這話,眾多官員暗暗鬆了口氣。

    呼氣的官員太多,以致於形成清晰的聲音。

    慶君臉上的嘲弄之色更濃。

    眾多官員面有愧色。

    慶君緩緩挺直身軀,道:「但我要一個身後名!」

    官員們低著頭,偷偷瞄向朝中的太史令。

    各國史官負責記錄國君言行,最終由太史令審閱修改

    太史令名義上為一國官員,但實際上只向史家眾聖負責,換言之,無人可干涉太史令寫什麼。

    一國太史令,品級不高,但主管一國史冊,地位尊崇,至少是大學士,也是許多史家大學士晉陞大儒的最佳途徑。

    就見太史令蘇青抬頭微笑,注視慶君,道:「臣下一筆,可救多少慶國百姓?」

    慶君不假思索道:「千萬性命。」

    蘇青轉頭掃視眾官員,問:「何人敢為國勤王?」

    太史令當眾詢問誰人推翻慶君,如此大逆不道的話,從慶君到最小的官員,竟然無一人呵斥。

    大殿中的氣氛竟然毫無變化。

    慶君不僅沒有責怪蘇青,反倒面露難以描述的得意之色。

    這群廢物,連弒君都不敢!自己罵得果然沒錯。

    蘇青洒脫地笑了笑,轉頭望向慶君,道:「微臣願重修慶史。」

    大殿之中,嘆息連連。

    尤其是史家讀書人,惋惜地看著蘇青。

    這意味著,蘇青放棄大儒之路、史家聖道。

    慶君哈哈大笑道:「好,朕便在這裡等方運!他為半聖,我為君!」

    慶君高高昂起頭顱,彷彿在俯瞰江山。

    只是,無論他如何努力,都無法掩飾眼睛深處的遺憾。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