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過聖元大陸而不入聖院,引發人族紛紛猜測。

    尤其當得知方運誅殺三海龍聖剪除人族隱患后,論榜之上更是炸了鍋。

    以前的論榜,偶爾還會有點雜音,自從方運封聖以後,再也沒有任何雜音。

    所有人都鼎立支持方運。

    而且,方運不入聖院,讓許多人懷疑是宗聖阻撓。

    眾人不敢指責宗聖,紛紛指責慶君,甚至燒到宗家人身上。

    現在論榜最火熱的一篇文章,就是人族各地讀書人的簽到文章。

    宗甘雨一日不伏誅,此文章一日不下榜。

    每天有數百萬的讀書人在下面回復簽到,表面是懲罰宗甘雨之前在眾聖殿前的失禮行為,實則是針對整個宗家乃至宗聖。

    無論宗聖有何等的布局,阻撓方運殺鯊聖,導致陳觀海戰死,都是一生的污點。

    至於慶君,更是成為人族讀書人持續不斷嘲笑的對象。

    現在各地讀書人都說,過年了,閑著也是閑著,總要做點喜慶的事,比如罵慶君。

    景國朝堂因為陳觀海聖隕而出現過一絲細微的波動,一些人在暗中興風作浪,但方運回返后,景國徹底安靜下來。

    方運好像徹底忘了聖元大陸,留在血芒界陪伴楊玉環,消耗聖力與寶物滋養楊玉環的身體,並準備去崑崙古界或昆崙山中尋找當年的神葯,讓楊玉環能永葆青春長生不老。

    在血芒界的期間,萬界各地都有龍族抵達聖元大陸,聽從龍城的命令,把從各地找到的文曲星碎片送給方運。

    方運直接把一塊文曲星碎片虛化,打入楊玉環頭顱中,其餘的文曲星碎片都融合為一。

    過了除夕,天還未亮,方運便辭別依依不捨的楊玉環。

    血芒界中有龍升。

    敖宙騰空而起,化作一道萬丈青光,自天而降,飛向慶國。

    聖元大陸各地的人從昨天開始,等得脖子都酸了,至今不肯睡去。

    在看到巨大的青光出現后,各地沸騰。

    各地大學士與大儒藉助各地的聖廟,神念直接飛抵慶京的聖廟,望著慶京。

    慶京上空,巨化的真龍聖劍懸停不動。

    乾青殿中,慶君挺直胸膛,坐在龍椅之上。

    皇宮處處有血跡。

    就在昨日除夕,慶君命人殺光所有太監和宮女,而所有的皇宮侍衛都被分配到兩界山。

    原本繁榮的慶京,此刻空蕩蕩的。

    早春的城市中,天際已經出現微光,比寒冬的深夜更加寂靜。

    各地大學士與大儒的神念置身於高空,俯視慶京,全身發冷。

    這裡不像是一國的都城,倒像是巨大的陵園。

    五更時分,萬丈青光停歇。

    萬丈之長的敖宙懸浮在皇宮上空,俯視乾青殿。

    澎湃的聖威遍布整座京城。

    轟隆隆……

    慶國好像無法承受方運與敖宙雙聖降臨,原本晴朗的黎明竟然烏雲聚集,長江的水汽好像感受到舊主的力量,席捲慶國,落下淅瀝瀝的春雨。

    江南初春的第一場雨,在慶京降下。

    雨幕之中,偌大的慶京宛若枯木卧在大地之上。

    敖宙快速下降,四支強有力的龍爪落在皇宮的地面上,砸出四個大洞。

    他的身體彷彿一把大刀,把整座皇宮一分為二,從乾青殿到皇宮正門之間的的建築都被敖宙生生砸碎。

    大量的灰塵從皇宮屋頂灑落。

    慶君與大殿中的雜家讀書人望著門外,原本的滿腔義憤,此刻全都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難以描述的尷尬和恐慌。

    他們透過大殿的正門,只能看到敖宙的龍嘴和龍身,根本看不到敖宙的全貌。

    敖宙太大了。

    隨後,他們看到,巨大的蛟龍低下頭,方運一步一步從敖宙的頭顱走下。

    看到這一幕,慶國君臣心中為之震撼。

    哪怕是孔聖,當年都無法讓蛟聖當坐騎!

    今天,此時,方運做到了!

    那不可一世的蛟聖敖宙,乖巧如龍馬。

    聖廟上空的各地大學士大儒紛紛驚嘆,甚至有精通畫道的大儒直接在論榜連續作畫,畫出整個過程。

    幾乎所有看論榜的人都被難以置信的畫面震驚。

    「我為半聖,你為君?」

    方運落在乾青殿前,微微抬頭,望向龍椅上的慶君。

    方運依舊是一身大儒紫袍,身材挺拔,面如冠玉,嘴角似是有極小的弧度。

    眾人看向方運的雙目,如同看到大恐怖一般,全身僵硬,彷彿被恐怖的力量震懾。

    方運左眼之中,聖元星球運轉,右眼之中,血芒界運行。

    雙眼蘊乾坤,此身即天地。

    眾人只看了方運一眼,便覺頭疼欲裂,連忙側過頭,不敢去看。

    方運身上連一點聖威都沒有外溢。

    即便如此,也是身如聖道,不可直視。

    慶君的手死死抓著龍椅的把手,目光從方運的已經上移開,想要抬頭望天,但是,脖子卻完全不受自己控制,根本無法抬頭,最終只能微微低頭,目光落在方運的下巴上。

    慶君死死咬著牙,未曾想到,自己連平視方運的資格都沒有。

    這天地,不允許他那麼做!

    慶君的內心在嘶吼。

    慶君下方,近百雜家人站立在皇宮之中,神色複雜。

    「沒想到,還有人願意陪你。龐珏大儒,我們又見面了。」

    方運負手而行,如同散步一樣,邁進乾青殿,瀟洒至極。

    方運每走一步,眾人面色就隨之一變。

    方運抬起右腳,他們才能吸氣,方運落下右腳時,他們無論是否吸氣完畢,都只能呼氣,待方運再抬起右腳,他們才能繼續吸氣。

    不僅呼吸,連心跳和脈搏都一樣,完全不受他們自己的控制。

    在方運邁入乾青殿的一剎那,在場的每個人都感覺這座大殿無限寬闊,而方運變得無限高大。

    方運走得越近,在場的人感到自己越渺小。

    待方運走到眾人前的時候,在眾人的感知中,眼前的方運是一輪近在咫尺的太陽,照耀世間,那麼明亮,又那麼熾烈。

    他們的頭一而再再而三低下,目光不斷下移,最後甚至不敢看方運的鞋。

    每個人都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自己彷彿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力,如同置身於星空之中的塵埃,失去了一切能力,失去了所有力量,失去了全部依靠,只能圍繞著方運這顆太陽公轉。

    當方運從他們兩側走過的時候,眾人竭力感知方運的存在,但無論他們努力,也無法看到方運,哪怕是衣角鞋襪。

    他們只知道,一尊身高萬丈頂天立地的巨人在路過。

    自己還沒有巨人的鞋面高。

    蟻過崑崙,難見全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