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麼多人,不錯。」方運好像完全不知道雜家讀書人的來意,繼續往前走。

    方運慢慢登上台階,走向慶君。

    眾人抬頭看去,能看到龍椅,能看到慶君,但看不到方運,因為方運彷彿置身於他們視線極限的雲端,光芒萬丈。

    方運面帶微笑,看著慶君。

    慶君本身氣息遠不如讀書人,但是,他周身有一層淡淡的白色光芒。

    國運加持。

    「你……」

    慶君想要開口說話,但全身酸麻,內心竟然連說完一句話的勇氣都沒有。

    慶君內心充滿了羞憤,本能地回想起,初見方運之時,方運還是一個稚嫩的年輕人。

    慶君突然面露驚色。

    龐珏忙道:「陛下,怎麼了?」

    慶君驚色未消,因為他發現,自己竟然在主動回憶與方運見面的所有細節,甚至連根本記不得的詩詞都變得格外清晰。

    「是本聖在回憶。」方運繼續上階梯。

    慶君嚇得魂飛魄散,方運在回憶什麼,自己就不得不回憶什麼,這還是人么?半聖竟然如此恐怖!

    「你……要動手便動手,朕豈會怕你!」慶君強打精神,看著方運。

    他根本看不到方運的真身,只看到一尊偉岸宏大的白色光芒。

    方運踏上最後一階階梯,站在龍椅前。

    慶君仰望方運,身體僵硬。

    方運居高臨下俯視慶君。

    「你終究是怕了!」

    方運在笑。

    直到這時候,慶君才看清方運的面容,看清方運笑起來那潔白的牙齒。

    「我……」

    慶君竟無力反駁。

    龐珏深吸一口氣,道:「方聖陛下,慶君當時是犯了大錯,但終究是一國之君,罪不至死,還請您高抬貴手,給慶君一條活路。」

    慶君眼中生出一絲微亮的光芒。

    方運徐徐轉身,望向龐珏。

    龐珏只覺一整座海洋形成的海浪撲面而來,他座下椅子炸裂,身體失去平衡,跌坐在地。

    其餘人明明想要去扶,身體卻不受控制。

    龐珏坐在地上,昂首挺胸,道:「慶君罪不至死,還請方聖陛下三思!」

    方運靜靜看著龐珏,雙目之中,兩顆星球加速滾動。

    「罪不至死?」

    「那我大景被文壓多年的讀書人就該死?」

    「象州被欺辱幾十年的景國人就該死?」

    「因慶國從中作梗而戰死的將士就該死?」

    「我景國的百姓,就該死?」

    「我方運,就該死?」

    方運緩緩說出,語氣平穩,但天空雷霆密布,暴雨傾盆。

    整座慶國都被大雨籠罩。

    當年玉海被雨鎖全城,而現在,雨鎖全慶國。

    「在下,不是那個意思……」龐珏低聲辯解。

    慶君狡辯道:「慶國與景國敵對,與朕無關,朕也是迫不得已!」

    「迫不得已?」

    方運突然伸出手,抓住慶君的脖子,高高舉起。

    「住手!」

    「陛下!」

    「您就算是半聖也不能如此!」

    下方雜家群臣面帶悲憤之色,恨不能衝上前跟方運拚命。

    「迫不得已,那就滾下龍椅!」

    方運突然猛地把慶君摔到地上,慶君的頭顱重重撞在地上,眼前一黑,兩耳轟鳴,臟腑破裂,鮮血從鼻子和嘴角溢出。

    過了好一會兒,慶君才迷迷糊糊睜開眼,歪著頭,望著方運。

    方運伸出腳,踩在慶君的頭上。

    「君上……」

    「陛下……」

    「你……」

    雜家眾人如喪考妣。

    他們從來沒有真正臣服過慶君,甚至經常瞧不起他,但是,無論他們如何看待慶君,都把慶君當成慶國的象徵。

    此刻,方運踩的不是慶君一個人,而是慶國全國!

    慶君神志恍惚,本能地扭動頭顱,要躲開方運的腳,但無論怎樣都躲不開。

    龐珏眼中含淚,道:「方聖,哪怕您是半聖,也不能如此踐踏羞辱一國之君啊,千古未有,千古未有啊!」

    「現在有了。」

    方運睥睨群臣。

    雜家眾人看著這一幕,只覺心中有什麼東西坍塌了。

    讓他們吃驚的一幕發生了,就見方運身前上空浮現一顆虛樓珠,正對著慶君和方運記錄動態畫面。

    「您不能這麼做啊,老朽求您了!求您了!求您了……」

    龐珏立刻意識到方運在做什麼,帶著哭腔跪在地上,不斷向方運磕頭,磕得滿地是血。

    慶君瞪著迷迷糊糊的眼睛,看著虛樓珠,隱約意識到自己現在的形象可能被曝光,急得全身扭動,拚命掙扎,但卻毫無效果。

    渾濁的眼淚順著眼角流下。

    這一次,慶君沒有失禁,但是,比失禁更恥辱。

    「求方聖寬恕,慶君不該受此大辱啊……」又有一個雜家老翰林跪在地上,苦苦哀求。

    但是,讓所有人更加震驚的一幕出現。

    方運竟然拿出官印,將虛樓珠的內容,發到論榜之上。

    所有人目瞪口呆,難以置信。

    「瘋了……瘋了……」龐珏跪在地上,喃喃自語。

    論榜之上,排名第一的簽到文章跌落第二,現在排名第一的,是一個比所有文章都明亮的文章主題,短短四個字的主題,散發著令人不敢直視的聖光。

    昔日之君。

    落款是金光萬道的方運二字。

    聖元大陸所有能看到論榜的讀書人,都收到論榜發送的消息。

    半聖之言。

    眾生皆驚,無數的讀書人進入論榜,打開這篇文章。

    除了四個字的主題,這篇文章沒有一個字,但有一段虛樓珠記錄的影像。

    所有人看到,這是一個從上到下的視角,好像是有個人拿著虛樓珠在記錄自己,但沒錄入自己的面部,只是記錄了自己脖子以下和腳下的場面。

    所有人都看到,一個身穿龍袍的人,被一個身穿紫袍的人踩在腳下。

    身穿龍袍之人滿身血污,滿面猙獰,拚命掙扎,如同被人打倒在泥漿中的流氓。

    「慶君?」

    「是慶君!」

    「是我國慶君!是誰,誰敢如此!」

    「天底下,不,是萬界,除了方聖,誰能做出這事?」

    「慶君啊,我們對不起您啊……」

    各地的讀書人都被這動態影像所震驚,大都無法相信,還沒有意識到發生了什麼。

    但是,大量慶國讀書人看到后立刻嚎啕大哭。

    很快,許多讀書人醒悟過來。

    「方聖這是在做什麼?」

    「哪怕當年妖蠻入侵商朝,也沒有如此羞辱商王啊!」

    「方聖這次太過火了……」

    「這一次,難以收場了。」

    「方聖如此做,必定有深意。」

    「等等再看吧,真是多事之秋啊……」

    「半聖之尊,踩幾腳國君有什麼大不了的?」

    「是啊,我看挺正常。」

    「唉……」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