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兩聖四目相視。

    倒峰山上空,虛空生雷。

    孔城的讀書人抬頭望天,面露憂色。

    倒峰山方圓百里內永遠不會有自然的雷聲。

    一旦起風雷,必是半聖心有所動。

    帝土院的書房中,兩人凝視許久。

    「老夫能收回剛才的話嗎?」米奉典緩緩道。

    「能。」方運道。

    米奉典無奈苦笑,枯乾的面龐微微皺起。

    「茲事體大,你若一意孤行,必定激怒天下讀書人。」米奉典道。

    「我方運激怒天下讀書人的事還少嗎?」

    米奉典啞口無言。

    米奉典沉思許久,道:「兩界山之戰甫定,妖界其餘大聖將歸,人族急需大量讀書人。」

    「所以現在正需要女子成為讀書人。」

    「聖院沒有多餘的才氣賜給女子。」

    「我有。」方運道。

    米奉典面露驚容,雙目之中流雲如水,急速流動,最後似是有所明悟,道:「如此一來,阻力倒是會減少許多。只是,聖道之爭,萬分兇險,你剛入半聖,需從長計議。」

    「先生誇我直上巔峰,可是戲言?」方運反問。

    米奉典哭笑不得,方運在這裡等著自己呢。

    論聖道,論實力,方運的的確確是半聖巔峰,可以與人族任何半聖相較而不落下風,甚至無論境界、聖道還是實力,都要強過米奉典。

    半聖巔峰,可爭聖道。

    米奉典眉頭微皺,手指輕敲座椅扶手,道:「有些人,不是怕你不成,而是怕你成。一旦大量女子有文位,恐又成新聖道。」

    方運微微搖頭,道:「男女並無不同,女子只會讓人族聖道壯大,不會有所謂的女子聖道。就如同,天地間並無男子聖道。」

    米奉典微微眯著眼,又睜開,直視方運。

    「你若扶助女子封大儒,則亞聖有望!只是,並非人人都願你成亞聖。」

    「那他們就去死好了。」方運語氣淡漠,卻有鏗鏘之聲。

    米奉典長嘆一聲,道:「老夫,終究是難以窺透。只是,你若捨棄所有文曲星碎塊,供給女子,又舍自身才氣,若影響聖道,人族上哪找下一個方運?」

    「或許就在女子中。」方運道。

    米奉典輕輕摸索著包漿豐盈的椅子扶手,道:「你給我一些神葯,我去救治驚龍兄與慶之兄。慶之兄氣勢不減,至少能維持二十年巔峰。至於驚龍兄,失去聖劍,又強動《春秋》,怕是……」

    米奉典沒有說下去。

    方運沉吟片刻,道:「我此次並未從龍城獲取太多神葯,不過我有一處葯園,今日便去取。此刻人族急需半聖,驚龍先生無須匆忙聖隕。陳聖他老人家……卻是心急了。」

    「景國有你支撐大局,他自然可放手一搏,不算急。」米奉典道。

    方運想了想,道:「不久之後,我會去一趟崑崙古界,那裡或許有我……聽說過的眾多神花異草,只需摘取一些,便足以讓眾聖持續保持巔峰。」

    「當真如此?」米奉典大為驚訝。

    人族半聖維持巔峰狀態,至關重要。

    「不出意外的話。」方運道。

    米奉典思索道:「人族對崑崙古界也有所耳聞,只不過崛起太晚,即便孔聖與歷代亞聖也不曾進入。那裡似乎有聖祖存在,堪稱半聖墳場。據說當年古妖與妖蠻勢均力敵,但在一次崑崙古界開啟后,眾多古妖半聖湧入,大都亡於其中。妖蠻抓住機會,一舉奠定優勢,最後反敗為勝。」

    方運點點頭,道:「不錯。崑崙古界,遠比葬聖谷更加危險。那裡的的確確有活著的聖祖,甚至是太古生靈。古妖的記載中,妖蠻在崑崙古界中設下圈套,驚動其中聖祖。聖祖一怒,古妖百聖皆隕。此役,古妖青黃不接,後繼無力,才落於下風。」

    米奉典道:「老夫不是貪生怕死,但人族現在離不開人。我也不建議你去。」

    「我一定會去。」方運道。

    「那妖界其餘八尊大聖回返,誰來守護人族?」米奉典問。

    方運笑了笑,拿起一杯茶,徐徐喝完才道:「那八尊大聖,會全部進入崑崙古界。」

    米奉典眼睛微微瞪大,道:「不是說只有半聖……他們自削修為?」

    「對!」方運道。

    「您在古妖傳承中見過此事?」

    「龍族當年就如此做過,只是代價稍大。」方運道。

    米奉典點點頭,也飲了一杯茶,道:「不錯。八尊大聖自削修為進入崑崙古界,運氣好,找到太古神葯,或可盡數恢復實力。若運氣稍差,最多兩三尊能再登大聖。無論如何,那裡對你都無比危險。」

    「所以我要加快修鍊,爭取在崑崙古界突破亞聖。」方運道。

    米奉典無奈道:「人族與其他族群不同,突破亞聖……所以你要儘快讓女子成為讀書人,一人獨佔如此大福報?」

    方運沒有回答。

    「那位籌謀多年,怕是會在你進入崑崙古界之前動手。有些事,我不便透露,但……他應該馬上成了。」米奉典道。

    方運傲然道:「他成不了。」

    米奉典面露驚容。

    「你竟然想……」

    方運冷冷一笑,道:「為了人族,有些事晚做不如早做,別人做不如我來做。」

    「你到底有何意圖?斬首慶君,只是你的第一步吧?」米奉典眼中閃過一抹憂色。

    「到時候你便知曉。」方運道。

    米奉典盯著方運的面龐看了許久,長嘆道:「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或許,我們什麼都沒錯,只是老了。二十齣頭的半聖……」

    米奉典輕輕搖頭,至今他都難以置信。

    「罷了!罷了!老夫堅守聖道,堅守人族,其餘皆不在考慮之列。你不用送了,老夫走了。」

    米奉典起身邁出書房大門,消失不見。

    方運一愣,總感覺哪裡不對,看了一眼書房,什麼都沒變化。

    但是,心中那種不對勁的感覺始終拋之不去。

    方運立刻調動神念,仔細掃視書房。

    少了一把椅子。

    米奉典坐過的椅子沒了!

    方運哭笑不得。

    方運似是有所明悟,望向窗外。

    綠葉之中,百花正濃。

    方運聖念一動,發了一些傳書。

    「去散播謠言,就說我擔任今年主考官,允許女子參考,與所有男子一同爭奪童生名額,並花錢請一些老先生實名反對我。」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