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孔維山眼中閃爍著憤怒的光芒。

    「文王陛下攜西岐大軍討伐商紂王與妖蠻半聖的時候,他的先祖恐怕只是文王手下一個抱著長戈瑟瑟發抖的小兵!」

    眾人微微一笑。

    「孔聖冒著性命危險隻身壓妖界的時候,他的先祖恐怕還在長江邊上乘坐小舢板撈魚!」

    眾人繼續笑。

    「孟子周遊各國的時候,他的先祖或許在面朝黃土背朝天,為了灌溉用水跟鄰村打得頭破血流!」

    「荀子桃李滿天下的時候,他的先祖恐怕不知蹲在哪個衙門裡吃牢飯!」

    眾人哄堂大笑,身為世家子弟的優越感幾乎要衝破屋頂。

    孔維山高高昂起頭顱,道:「是,他的功勞高,他才氣高,什麼都高,但,高得過眾聖嗎!」

    「高不過!」眾人紛紛叫喊。

    「是,他仗著龍族的身份殺龍聖,宰妖蠻,但他敢隻身入妖界,一人壓眾聖嗎!」

    「不敢!」

    「他沒有經歷文王時期的篳路藍縷,也沒有經歷孔聖時期的一步一驚心,更沒有經歷第一次兩界山的絕望,他不過在龍城靠著外力立下大功,他憑什麼剝奪我們世家的特權!憑什麼!」

    眾多人咬著牙,握著拳,胸口劇烈起伏。

    孔維山輕蔑地看了一眼倒峰山的方向,然後不屑一笑,道:「不知世家為何高貴,便永遠是洗不幹凈的泥腿子!」

    「說得好!」

    眾人紛紛稱讚,幾乎說出了自己的心聲。

    孔維山深吸一口氣,道:「女子之事,歷代眾聖皆有討論,但連一個普通讀書人都知道,女子並不適合讀書,如果女子真的能與男子比,歷代眾聖都是瞎子嗎!是,有幾個女子才氣驚人,但這麼多年了,是出了個女文王,還是女孔聖?我問你們,有沒有?」

    「沒有!」眾人跟著吼叫。

    「那麼,那些女子憑什麼與我們男子比!憑什麼本就應該屬於男子的文曲星光與才氣,分給她們!那位說的好聽,他給女子,那他為什麼不給男子!難道兩界山上男子的屍體,三蠻領地男子的屍體,各大古地的男子屍體,都不能讓他看一眼?他根本不是為了女子,他是在收買人心,他是在禍亂人族,他是利用眾聖的恩澤來堆積他通往亞聖的階梯!」

    「為了人族,我們不曾向妖蠻屈服,今日,我們更不能向他低頭!」

    在場的每個人的眼中,都有一團火焰在燃燒。

    他們已經無懼什麼半聖,心中只有一個念頭,打倒那個敵人!

    無論他是什麼身份!

    孔維山緩緩呼吸,平復心緒,道:「今天召集大家來的目的很簡單!我承認,我有一點點私情,你們或許會覺得我為了父親如此做,不,我父親根本不在乎流放的幾年,我也不在乎!我在乎的是,他和法家人為了一己私慾,竟然衝擊孔門!他指責孔家的錯誤,我不反對,我們孔家肯定有錯,我們錯了,我們承認。他批聖,我也不反對,那是他的自由!但是,他竟然暗中令人衝擊孔家,我忍無可忍!他今日敢令人衝擊孔家,明日就敢衝擊孔聖故居,後日就敢衝擊眾聖之墓!待我們魂歸九天,面對先祖先聖的質問,問我們為什麼連他們的墳墓都守不住,我們如何作答!」

    一些宗家人目光閃爍,其餘世家子弟全都義憤填膺。

    實際上,在孔家被讀書人衝擊的時候,各世家內心都有些幸災樂禍,但隨著方運奪世家之權的意圖越來越明顯,他們再回頭看,不免有些兔死狐悲。

    孔維山冷冷一笑,道:「我知道你們心存僥倖,但我就問你們一句,連孔家都可能被讀書人衝擊,哪個半聖世家敢保證以後不會遇到這樣的事!人族的世家,我們先祖的功勛與榮譽,憑什麼讓那些泥腿子踐踏!你們甘心嗎!」

    「不甘心!」

    許多人恨得咬牙切齒,但更多的是焦慮和恐慌。

    萬一自己世家跟方運有矛盾,方運再次發動讀書人衝擊世家,誰人能擋?誰人敢擋?除了方運,哪個世家會做出這種事?哪個世家會有當今方運這等號召力?

    連孔聖世家都做不到!

    「為了避免那一天的到來,我們明天,也就是童生試開考的時候,前往倒峰山下,為眾聖世家請願,為天下讀書人請願,為眾聖的在天之靈請願!我們或許很渺小,但當我們聯手,會成為讓半聖畏懼的洪流!我們,是世家子弟,是讀書人!這天下,是讀書人的天下!」

    「對,是讀書人的天下!」

    眾多人起身,奮力喊叫。

    年紀稍大的讀書人都各有所思,從來不跟著喊口號。

    孔維山驕傲地道:「我知道觸怒半聖的後果,我也知道對抗聖院的下場,但是,為了人族,我無所畏懼!明日,我便第一個走上街頭,走出孔城,走到倒峰山下!男女同考的聖諭不收回,我孔維山就永不後退!哪怕死在倒峰山下,哪怕我的身體腐朽,但我的魂魄也依舊會在每一次風暴來臨時怒號!你們,能不能一同前往?」

    「能!」

    這一次,連那些年紀較大的讀書人都跟著答應。

    「明日,我們便讓高高在上蔑視天下甚至眾聖的那位,看看什麼是人心,什麼是民意,什麼是讀書人!」

    在孔府十七號回蕩著慷慨激昂的聲音的時候,一個人影進入孔府。

    不一會兒,論榜之上出現一篇不是以「批方聖」為標題的新文章。

    「方聖夜訪孔家家主,人族大變將至!」

    原本熱熱鬧鬧的論榜,突然變得格外安靜,沒人再討論那些《批方運》的文章,都在這篇文章下靜靜等待消息。

    科舉前夜,方運拜訪孔家,這是要做什麼?

    難道真的像傳言所言,新聖上任三把火,先燒三海龍聖,再燒慶國皇宮,最後火燒孔家人?

    「方聖到底是故意而為,還是真的自大驕傲了?」

    這一夜,聖元大陸的讀書人家家戶戶亮著燈,不敢入眠。

    尤其是孔城,全城燈火通明,都在等待消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