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曾經進過一次孔府。

    不是孔城最大的那個孔家人居住之地,也不是曲阜的孔府,而是當年孔聖封聖后的居住之地,現在屬於孔廟的一部分。

    孔府經常關閉,只有在特別重要的時候才開放。

    今天,方運一身青衣,夤夜來訪。

    孔府乃是一座九進的大宅院,正門匾額上是「聖府」兩字,傳說孔府建成后,由孟子親題。

    之後有二門,有屏門……方運一路走下去。

    直至後花園。

    孔府的後花園中,一座涼亭靜立,一位老人獨坐,一張桌,一壺茶。

    一夜月光。

    方運邁步上前,踏著台階登上涼亭,與那老人相視。

    老人頭髮披在後面,由發束在中段束起,白髮、黑髮、灰發、銀髮混雜在一起,不臟,卻有些破舊。

    老人臉上如同生了斑病的菜葉一樣,遍布褐色的老年斑。

    老人雙目無比渾濁,像是污水中的琥珀,但在看到方運的一剎那,渾濁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雙宛若孩童般黑白分明的眸子。

    「見過衍聖公。」方運作揖行禮,一如上一次見面。

    老人笑了笑,怪異的是,他面容衰老,但牙齒潔白如玉,唇舌如新。

    「坐下來聊。」衍聖公食指一彈,一隻杯沿有細微豁口的茶杯輕輕滑動,停在方運面前的石桌邊緣。

    在凡夫俗子眼中,這茶杯如此破舊,但在方運眼中,茶杯聖力如火,直上三尺。

    茶壺飛起,在茶杯中倒入清褐色茶水。

    茶水落杯,有雷霆轟鳴之聲。

    茶壺落下,茶杯之中茶水輕晃,竟然聲如海嘯。

    茶水之中,赫然有一條黑色茶龍在奮力掙扎。

    方運一撩長袍,坐在石凳之上。

    「謝衍聖公!」方運一看茶龍,無比歡喜,竟然也不品嘗,竟如牛嚼牡丹一樣,一口飲盡,茶水與茶龍直入喉嚨。

    就聽方運從喉嚨開始發出陣陣龍吟雷鳴聲,直落腹中,聲音向四肢百骸擴散,全身皮膚、肌肉、血管、骨骼和骨髓都在抖動。

    這是當年孔聖親自採摘培養的龍茶,最是適合人族,萬界獨一棵。

    整個過程方運一直屏住呼吸,過了好一會兒,方運才依依不捨地緩緩吐出一口氣。

    就見一條白色雲龍直上天空,瞬間化為萬里長雲,在天空不斷變化形態。

    「好茶!」

    方運只覺全身被洗濯一遍,無比舒適。

    「未必比得上方先生的神茶。」老人的語氣平緩,非常悅耳,像是泉水流過,沒有絲毫蒼老之感。

    「我的茶除了陳一些,別無優勢。」方運謙虛道。

    衍聖公微微一笑,道:「不知方聖今夜來訪,有何要事?」

    方運看向衍聖公,看向他那清亮透徹的眼眸,道:「最近學生一直在想一件事,這天下的讀書人,到底是在敬孔家,還是敬孔聖。」

    孔聖上空,一聲驚雷,轉瞬即逝。

    衍聖公緩緩拿起茶杯,輕啜一口,放回茶杯,而後習慣性地用右手食指輕彈杯側,才收回手。

    「方聖認為,家祖與萬界眾祖比,何處不同?」衍聖公未抬頭看方運,直視杯中茶龍。

    「學。」方運只言一字。

    衍聖公微微皺眉,這才抬起頭,望向方運。

    「何解?」

    方運嘴角微微上揚,道:「您可知萬界諸族,與人族有何不同?」

    衍聖公緩緩搖頭,道:「老夫學識遠不及方聖淵博,不敢露怯。」

    「賤。」

    衍聖公眉毛一挑。

    方運解釋道:「是自甘輕賤,是低人一頭,是奴顏婢膝。」

    「這……難道都是如此?」

    方運道:「當然不是。學有對錯,賤亦有對錯。」

    衍聖公再度搖頭,道:「老夫才疏學淺,難以理解。」

    方運道:「我遊歷萬界,曾經遇到過一個非常有趣的族群。這個族群本身並不強大,但性情偏激,特別善於內鬥。這個族群強大了……嗯,滿打滿算強大了幾十年,之後便因為內鬥分裂,開始了無數年的流亡生涯,而且不斷內鬥,不斷遭受其他族群打壓攻擊。在流亡生涯中,這個族群創造了一個虛無的聖祖,認為這個聖祖無所不能,是天地的開闢者,是唯一的至強者。」

    衍聖公目光微動,卻沒有開口。

    方運笑道:「先生一定會發現其中的問題,一個並不算強大的族群,不斷失敗,創造一個無所不能的聖祖,豈不是等於再用自身的經歷來否定聖祖?如果那個聖祖真無所不能,如果聖祖真憐憫他們,為什麼不幫助他們?於是,這個族群的人發明了一個神奇的東西,先天罪孽。他們製造了虛假的故事,認為他們的先人是完美的,是被聖祖寵愛的,因為犯了錯誤,才淪落為現在。他們族群的每個人,都背負著他們祖先的先天罪孽。他們之所以流亡,之所以內鬥,之所以受苦,都是因為這先天罪孽。換言之,他們所受的苦都是應得的。」

    衍聖公驚嘆道:「老夫不理解這個族群,但卻不得不承認,這個族群的手段高明。老夫斷定,這個族群其實並不強大,但憑藉這尊虛擬的聖祖,也就是精神上的共祖,變得格外堅韌,一旦給他們安定的土壤,他們便會因為這個共祖而紮根生存。不過,正如你所言,這個族群,終究還是太過於自甘輕賤,為人族不齒。」

    「不知先生是否想到另一種可能?」方運問。

    衍聖公略一思索,點頭道:「不錯。這種族群必然會走向兩個極端,要麼因為擁有先天罪孽而變得格外善良,要麼讓先天罪孽成為自己犯罪的借口,從而變得偽善,或者殘暴,失去人性。」

    方運讚歎道:「不愧是衍聖公,一眼看到真相,這個族群多次裂變,的確有人變得善良,有人變得偽善,有人變得殘暴。」

    「不過,如此輕賤自身,你為何又說有對錯?」衍聖公不解地問。

    方運微微一笑,道:「輕賤自我有之,那如果一個族群連聖祖也輕賤呢?」

    「大善!」衍聖公立刻明了,忍不住稱讚。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