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回到聖院,開啟聖元大陸歷史上最大規模的童生試。

    人族各地,大量的蒙童湧入各地文院。

    由於科舉的規則一直在放寬,不僅許多老人,現在大量的女子也出現在隊伍之中。

    所有文院,直通孔聖文界。

    各地經過隆重的祭祀之後,考生們陸續進入孔聖文界。

    在孔聖文界之中,出現一片全新的陸地,陸地被分割成上萬個部分,每部分都是一處考場,裡面是整齊劃一的考房。

    除了女子的加入,科舉的一切都沒有改變,時辰一到,考官便宣布開始。

    數以億計的讀書人開始答題。

    和男子們不同的是,大多數女子都顯得格外激動。

    有相當一部分女子只是為了圓一個夢,知道自己沒有進行長時間的學習,考中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在科舉大陸之上,三道強大的聖念屹立於上空,將一切盡收眼底。

    眾聖殿中,方運本體立於眾聖殿,米奉典與封述的半聖化身坐於兩側。

    方運的眼中,顯現出整座科舉大陸。

    數億考生的一舉一動都被他盡收眼底。

    不多時,方運扭頭看了一眼倒峰山下,然後便回頭,繼續面朝眾聖殿大門的方向,雙目之中看到的,依舊是科舉大陸。

    倒峰山下,通往聖院的大門之外,密密麻麻的青色石板鋪就整齊的大廣場。

    平時人煙稀少的大廣場,竟然有幾十萬人緩緩向正門走去。而在大廣場的邊緣以及各處,也有許多讀書人在觀望。

    這些人身上,絕大多數都穿著文位服。

    在龐大隊伍的最前方,有一條長達百丈的紅色巨型橫幅,由數百名讀書人伸出雙手高舉。

    如此大的巨型橫幅上,只有八個黑色大字,哪怕站在倒峰山上也能看到。

    千秋神髓,篡毀於斯。

    看守聖院大門的讀書人看到這八個字,神色變幻。

    這是人族歷史上對半聖最嚴重的指責。

    這八個大字,認定方運今日把人族的文化聖道精髓全部毀滅。

    人族歷史上,從來沒有人敢如此批判一尊半聖。

    甚至連批判大儒都不會用這麼激烈的文字。

    這八個字一出,便是不死不休的結局。

    這將是人族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聖道之爭。

    不是法家與儒家之爭,不是政道與雜家之爭,甚至不是孔家和方運之爭,而是男人與女人之爭,是大量世家與方運代表的少數世家之爭。

    目前為止,除了所有法家和部分工家、醫家、農家和兵家,絕大多數世家都支持孔家。

    這幾十萬人中,有大量的世家子弟。

    就在此時此刻,還有大量的讀書人源源不斷趕往孔城,趕往這裡。

    倒峰山下的讀書人守衛們無奈嘆息,讀書人反對半聖沒什麼,但當大部分世家子弟也站出來反對,那方聖危矣。

    歷史上妄圖革新眾聖世家的半聖甚至亞聖都有,但最終結果,都以失敗告終。

    遠處的一些大儒神念灌注雙目,向幾十萬讀書人的上空望去。

    他們的上空,空氣扭曲,才氣與文曲星光震蕩,那是無數強大氣運與聖道偉力糾纏的結果。

    這些人的力量本身不算什麼,但如果加上無數讀書人以及各大世家,足以輕易碾壓任何一尊半聖。

    聖道之爭,爭的從來不是對錯。

    只爭力量!

    這幾十萬讀書人身後的力量,堪比亞聖!

    突然,數以千計的讀書人從另一側快速奔跑,在那支大隊之前,抵達倒峰山腳下的大門,並轉身面朝幾十萬人的隊伍,高高昂起頭顱。

    這些人大都是景國讀書人。

    除此之外,還有方運的好友們。

    顏域空、宗午德、孔德論、孔德天、華玉青、賈經安、李繁銘、陳靖、張知星、姬守愚、韓守律……

    還有景國方黨的官員,蔡禾、於興舒、賽志學、方守業、陳溪筆、董文叢、馮子墨……

    除此之外,還有人族各地的讀書人。

    和那幾十萬人相比,這幾千人那麼渺小。

    但是,這幾千人的氣勢,在對面幾十萬人之上!

    他們每一個人,都毫不掩飾自己的蔑視。

    那幾十萬人,竟然不敢正視區區幾千人。

    那幾千人的每個人眼中,都閃爍著正義的光芒。

    他們並不偉大,文位最高也只是大學士,他們上空也沒有多少氣運或聖道偉力,但是,當他們站到一起,卻猶如倒峰山下的太陽,光輝萬丈。

    孔維山行走在大隊的最前方,舌綻春雷道:「螢火之光,豈爭皓月之輝!你們現在退下,日後還可把酒言歡,暢談天下事!」

    「燕雀啾啾,何談鴻鵠之志?你們不退,他日亦可糞土大學士。」顏域空微微一笑。

    孔維山一邊走一邊道:「我等敬重諸位,也更敬重方聖。只不過,正如方聖所言,天下興亡,匹夫有責!此刻正值人族存亡,為了人族萬載基業,我等便不惜此身,血諫眾聖!若有阻攔,別怪我等不顧惜讀書人的情面。諸君,你們說是不是?」

    「是!」

    孔維山身後,數不清的讀書人怒吼,更有數以萬計的舌綻春雷。

    萬雷齊鳴,天地大震。

    除卻顏域空等文膽超過一境之人,大多數人身形搖晃,難以穩住。

    孔維山等人士氣高漲。

    「你們退了吧,待我們走到面前的時候,一切都遲了!被我們踩在腳下,傷筋動骨無所謂,萬一落得個文宮震蕩,文膽開裂,那就得不償失!那位為了女人捨得聖力,未必為了救你們也捨得聖力!」

    「烏合之眾。」顏域空立於眾人之前,宛若刺入天空的巨型長劍,鋒芒亂閃,讓對面幾十萬人心生畏懼。

    孔維山目光一轉,看向孔德論與孔德山,冷笑道:「論榜之上,罵孔家人的時候,你們不言不語!罵孔家家主的時候,你們不置可否!批孔聖的時候,你們依舊沉默!現在,我們只是想勸諫眾聖,廢除無道聖諭,你們就坐不住了?你們,到底是孔家人,還是方家人?」

    孔德論昂首道:「我們先是人,才是讀書人,之後才是孔家人!正如你方才所言,天下興亡,匹夫有責。人族,在方聖手中蒸蒸日上,斷不能讓人族的未來斷送在你們這群目光短淺的鼠雀手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