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大學士當眾流淚是一件很丟人的事。

    但現在,最慚愧的不是顏域空,不是那些跟著顏域空流淚的人。

    而是他們對面的那些人。

    他們不理解顏域空,也不理解方運,但是,他們之中有大量的人紅了眼眶,酸了鼻子。

    在這一刻,他們忘記了身份,忘記了立場,忘記了利益,忘記了一切。

    他們只記得,顏域空這份真摯的情感。

    幾乎所有人都被顏域空打動了。

    巨大的隊伍之中,出現了變化。

    猶如河流分出支流一樣,一部分讀書人突然調轉方向,離開隊伍。

    一開始只是幾個,接著是幾十個,最後足足上萬人離開了孔維山的隊伍。

    最讓孔維山憤怒的是,竟然還有一些讀書人走向顏域空的身後。

    「我是顏域空的朋友。」

    他們這麼說了,也這麼做了。

    一頭巨鯨,看到前方小小的貝殼,竟然畏懼了。

    隊伍終於開始慢下來。

    孔維山突然長長一嘆,舌綻春雷道:「顏兄,這些年,你我也並肩作戰,你身後的人,也有我的好友,我的戰友,甚至算得上生死之交。是,你在保護你的好友,你看他孤單,看他可憐,但是,你自始至終都沒有說一件事,他正確嗎?我是說假如,假如你的朋友在欺騙你,甚至是逆種,你難道也要站在他面前保護他嗎?當你看到我們幾十萬人走向倒峰山的時候,你還沒有覺悟到事情的關鍵嗎?事情的關鍵就是,你的那個好友,錯了!而且大錯特錯!他站在正確的對面!諸君,你們說是不是?」

    「是!」

    幾十萬人同時大喊,雖然氣勢遠不如之前,但也因此避免化為一盤散沙。

    顏域空擦乾眼淚,道:「錯誤?所有試圖證明方運錯誤的人,都失敗了!你告訴我,你比柳山優秀,還是比古虛優秀?你超越雜家,還是遠勝三海龍聖?我不是說你,我是說這麼多年所有反對方運的人,都被證明你們才是錯的!」

    孔維山哈哈一笑,道:「對,我個人是不如妖皇,也不如龍聖,但現在,我不是一個人!我身後,不僅僅是這幾十萬人,還有大量的眾聖世家!我們的力量,我們的人數,遠遠勝過你們!我們,才是決定這個世界的真正力量,不是你們!我們才是抵抗妖蠻的主力,不是你們!我們,才能代表人族的正確,不是你們!」

    就在此時,一個青衣男子從大廣場的一側走向顏域空,並看向孔維山,用極為洪亮的聲音道:「比人數?我滿足你!我倒要看看,這聖元星,是支持你的人多,還是支持方聖的人多!你們不是想要見識人族的主力,人族的力量,人族的正確嗎?睜大你的狗眼,看著吧!」

    孔維山等人循聲望去,許多人認出青衣男子。

    當年的青衣龍侯,現在的大龍王,敖青岳。

    孔維山強忍心中不安,笑道:「青衣龍侯,你們龍族何必參與我們人族內部事務?」

    敖青岳不理不睬,突然口中長吟,如龍如虎,異常高亢嘹亮,連綿不絕,直上青天。

    隨後,孔城之外四面八方都有水光閃爍,如同一條條水幕鋪開,包圍整座孔城。

    一頭又一頭龍族從水幕之中鑽出來,接著,孔城之外寬闊的護城河翻騰,河水轉動。

    一個又一個海眼出現在護城河中,密密麻麻,最後連在一起,遍布整條護城河。

    橫穿孔城的大運河之上,城中的水系之中,同樣布滿密密麻麻的海眼。

    與此同時,聖元大陸各地的水系中,凡是有人族繁衍的地方,都出現海眼。

    每個海眼的旁邊,都有水族在高聲喊叫。

    「方聖有難,何人支援?」

    「卑劣士子圍攻方聖,妄圖攪亂科舉,誰人相助?」

    「景國子民,方聖需要你們!」

    濟縣,悟道河邊,海眼密布。

    數十萬讀書人和他們的家人聽著水妖的呼喊,僅僅愣了一剎那,根本不去思索,甚至不去辨別這些水妖說沒說謊,僅僅聽到方聖需要他們,便直接邁入海眼之中。

    幾十萬人宛如就義一樣,英勇地進入海眼之中。

    讀書人的聲音傳遍濟縣。

    「走,幫助方聖爺爺!」

    「媽的,方運是我們看著長大的,想欺負他?問問老頭子的鋤頭!」

    「走,看看誰敢欺負方聖!」

    濟縣之中,無數的人離家出巷,宛如搬家的螞蟻一樣,攜家帶口,帶著最簡單的防身工具,抱著鐵鍬,扛著搞頭,拎著鋤頭,頂著鍋蓋,甚至有人攥著板磚,大步邁向悟道河,沖向海眼。

    北方,寧安縣。

    經過不斷擴充,寧安縣人數已超百萬。

    寧安城的街道上,人們拎著各種各樣的傢伙什,如同百川入海一樣,不斷從小路往大道匯聚,最後在主幹道上形成密集的隊伍,一路小跑向城外的海眼。

    這一刻,無論是剛剛讀書的幼童,還是鬚髮花白的老者,無論是不認字的婦人,還是正準備上學的小女孩,全都紅了眼。

    彷彿全城人都在追殺一群最無恥的暴徒!

    寧安城上空,寧安縣令的聲音傳遍全城。

    「狼蠻兵臨城下,我們寧安人沒有退縮!」

    「西海水族大軍壓境,我們寧安人沒有退縮!」

    「鯊聖聖臨城外,我們寧安人依舊沒有退縮!」

    「現在,一幫人族的小崽子敢為難孔聖,寧安人,你們答應嗎?」

    「不!」

    全城高呼同一個字。

    慢慢地,濟縣空了,寧安城空了,大源府空了,玉海城空了,景國京城,空了!

    谷國京城,大儒楊玄業的聲音在上空回蕩。

    「三蠻入侵,哪尊半聖出手?是方聖!蠻族像漫山遍野的火焰遍布穀國,誰在幫助我們?是方聖!為什麼兩界山外的妖蠻撤走了?是方聖!!現在,是我們報答方聖的時刻!是人的,跟我楊玄業去海眼!去孔城!」

    人族各地,海眼布滿各水系。

    無窮無盡的人族進入其中。

    孔城的護城河和大運河中,海眼不斷噴湧出人族,把他們推上河岸。

    「向倒峰山出發!保護方聖!」

    「向倒峰山出發!保護方聖!」

    他們沒見過孔城,也不認識孔城的道路,但倒峰山懸浮在高空之上,在這裡,比崑崙更巍峨,比日月更輝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