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論榜上的議論紛紛,並沒有影響倒峰山下的群儒鞭刑。

    從清晨開始,一直到中午,所有大儒都沒有停下,每個人都抽斷了好幾根鞭子。

    孔維山隊伍中過半的人因為疲憊、疼痛、流血和羞恥而昏迷過去。

    十餘萬的讀書人昏死在大廣場邊緣。

    臨近中午,宗家讀書人終於忍不住了,一個年輕的進士猛地站起來,他扯掉破碎的白色進士服,露出滿身的鞭痕。

    猶如上百條蜈蚣鑽進他的皮膚下,撕開他的血肉。

    他怒吼道:「我乃宗聖世家子弟,除了宗家,沒人能懲罰我!宗家子弟,站起來,讓他們知道,我們宗家人永不屈服!」

    「混賬畜生!」孔英實本來氣都消了,手裡的鞭子放緩,正猶豫怎麼結束,一聽宗家進士的話,火冒三丈。

    孔英實一步衝上去,拎著鞭子,甚至將才氣注入其中,對著那宗家進士一頓亂抽,一邊抽一邊罵。

    「宗家子弟?抽的就是宗家子弟!」

    「別以為老子不知道,要不是你們宗家慶國在暗中挑撥離間,孔家與方聖何至於全面衝突!」

    「本想給宗家一個面子,你跑出來豬鼻子插蔥裝什麼妖象!」

    「宗家子弟?來,繼續說,繼續喊,看看我能不能懲罰你!」

    「宗家子弟?就是你們這幫不成器的宗家子弟和雷家人一直為難方聖,才把人族逼到這般田地!不是你們,方聖何至於那麼早要開立聖道,導致我們儒家聖道受損!不是你們,方聖何至於剛封聖就批聖,導致我孔家離開孔城!今天老夫專門抽宗家子弟!眾人聽令,專抽宗家子弟!」

    那年輕人本來就全身是傷,又遭到孔英實暴風驟雨般的鞭打,疼得倒在地上哇哇直叫,不一會兒就昏迷過去。

    一些宗家弟子聽了他的話本來想站起來,但看到這一幕,嚇得老老實實跪在地上。

    其他半聖世家不敢得罪宗聖,但孔家和六大亞聖世家的大儒們不怕,完全聽孔英實的,只挑宗家子弟猛抽。

    眾人分不清是不是宗家子弟,只能分辨慶國讀書人的文位服。

    所有慶國人倒霉了。

    最倒霉的是,有人本來已經昏迷不醒,生生被抽醒,被抽了一頓又糊裡糊塗昏迷過去。

    於是,滿場響徹慶國人鬼哭狼嚎的慘叫。

    眾人一看事情解決了,方聖不需要保護了,搖搖頭,紛紛轉身離開。

    有的回到原本的海眼,有的則乾脆進入孔城遊玩。

    這一天,全孔城一切酒樓、茶館、客棧全部爆滿,一些人不得不無奈地去花樓畫舫里住。

    龐大的人群陸續散去,顏域空等人依舊站在倒峰山下。

    方才他們頗為悲情,而現在,看著孔維山他們要麼昏迷不醒,要麼滿地慘叫,實在悲情不起來。

    於是,孔德天孔德論等孔家人決定做東,在晚上舉辦一場宴會,慶賀今天的勝利。

    然後,他們就地商量宴會細節,差點在原地開一場文會。

    直到過了正午,所有大儒都累了,才陸續離去。

    一直在等待的各世家讀書人沖向前,把自家人都抬回去。

    之後是各豪門名門,如同搶救傷員一樣風風火火。

    最後,還有四五萬人躺在地上,或昏迷不醒,或疼得無法走路。

    雖然圍觀的人越來越少,但還是有許多人在看著,而顏域空等人終於商量完,準備籌備晚上的宴會。

    臨走前,顏域空掃視那些人。

    這些人,各國皆有,年紀都比較輕,文位都比較低。

    「唉……」顏域空等人無奈嘆息。

    這些人,應該都是各地的寒門子弟,為了能攀附世家豪門,才心甘情願充當打手。

    這一刻,他們連野狗都不如。

    顏域空道:「罷了,德論,你們熟悉這裡,你們出人救治他們,錢從我這裡出。」

    孔德論道:「救治這幾萬人,所需費用超過百萬,對你來說也是不小的負擔。我找人救他們,至於錢,等他們醒了他們自己出,錢不夠的按手印。」

    「今天給他們一個教訓。」

    隨後,孔家人出面,把大廣場的所有傷員帶走治療。

    廣場上的血跡觸目驚心,好似鋪滿深紅的月季花瓣。

    最後,許多差役出面,清洗廣場上的血跡。

    待所有人確認孔家要離開孔城回歸曲阜后,都難以相信。

    沒有人會蠢到認為是孔維山等人導致孔家離開,無非是孔家找個借口而已,那麼,最大的可能就是,方運上門,逼得孔家撤出孔城。

    百儒鞭刑成為全人族一整天的話題,以致於許多人忘了還有童生試。

    秀才試三天,而童生試只有一天。

    黃昏時分,童生試完成。

    孔聖文界的考生們交了試卷,便從各分考場離開,回到各地文院,從各地文院向外走。

    和往常一樣,許多考生一邊走一邊哭,有的埋怨自己沒答對,有的說自己看錯了題最後沒時間改,還有的說自己太過緊張手忙腳亂。

    和之前不同的是,這次離開文院的人流中多了一些女子。

    女子們完全是兩極分化,一部分女子無比興奮,嘰嘰喳喳,哪怕不認識的也聚在一起,一邊走一邊聊得失,完全不在意是否能通過。

    另一部分女子則哭紅了眼,所有女子都沒有經歷過專門的考試訓練,童生試太難了。

    出了文院,考生們才得知方運被圍攻並且有人阻止童生試,所有女子無比憤怒,也不管明天放榜,嚷著要去孔城保護方運。

    得知事情已經結束后,女子們才放下心。

    夜幕降臨,聖元大陸恢復了平靜。

    接著,一條條關於科舉的消息出現在論榜之上,沖淡了之前的爭鬥氣氛。

    今天的童生試,有整整七十一位聖前童生!

    全部都是女子!

    這個數量超過了人族任何一次童生試。

    在此之前,人族很多年才能出現一位聖前童生,景國更是只出了方運一個,被人稱為破了景國的天荒。

    看到這個數字,數不清的男讀書人心裡不是滋味。

    他們之前預料,縱然有極個別女子才名驚人,但別的方面平平,不過是會作些詩詞而已。

    但是,一次科舉直接出了七十一位聖前童生,直接推翻了他們的猜想。

    女子之中,卧虎藏龍,而且數量極多!

    隨後,他們發現了一些特別熟悉的女子名字。

    這些聖前童生,絕大多數都是眾聖世家、皇親貴胄或豪門名門之家。

    比如景國的趙紅妝,以及半聖之妻,楊玉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