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宗甘雨繼續道:「老夫對宗家是有私心,對雜家是有私心,但從未犧牲慶國利益!宗家與慶國,唇亡齒寒。」

    眾人心中再度一震,這宗甘雨果然時日無多,說話竟然如此直接。宗甘雨其實在說,宗聖一旦聖道受阻,甚至被方運打壓,一旦聖隕,對慶國來說就是災難。

    慶國天才無數,但目前來說,沒有人誰能在短時間封聖。

    顏域空的天賦不再衣知世之下,在許多方面甚至有所超過,可顏域空終究不是方運,絕對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封聖。

    除卻顏域空,慶國無一人敢說有半聖之資。

    祖沖之生於慶國,但大限將至,撐不了太久。

    所以一旦宗聖隕落,慶國便青黃不接,必然會被吞併。

    一些人沉默不語,尤其是一些世家弟子,目光微垂,不再看向其他人。

    比如席聖世家。

    至於荀子世家,一個人都沒來。

    荀子世家的態度可見一斑。

    戴聖世家的家主戴朗道:「戴家,當力保慶國!」

    在場的許多人暗暗鬆了口氣,戴家乃是儒家的大家,戴聖乃是《禮記》的集大成者,地位尊崇。

    但是,眾人看向戴家人的目光中,流露出一絲惋惜。

    因為,誰都知道方運對禮之聖道的打擊力度空前,甚至連普通讀書人也能看出來,禮之聖道將來哪怕不會衰竭,在方運和法家的壓制下,也難以壯大。

    戴家如此,也是被逼無奈,為了避免自家聖道受損,只能咬著牙支持宗家。

    不支持宗家,絕對沒機會,若支持宗家,還有一線生機。

    聖道之爭,只有勝敗,絕無退避。

    宗甘雨輕輕點頭,道:「多謝戴兄。慶國危在旦夕,諸位難道還在猶豫嗎?」

    眾人沉默不語。

    隨後,陸續有人站出來支持,但總人數始終無法超過一半。

    許久之後,禮部新任尚書談威道:「在下有一事不明,想請教宗先生。」

    「直言無妨。」宗甘雨道。

    「宗聖大計,已到哪一步?」

    眾人大驚,但隨後若有所思。

    實際上,這才是一切的關鍵。

    如果傳說中宗聖真的在布局兩族,有驚天的大計劃,一旦計劃成形,對人族的功勞將不下於方運,那方運也奈何不得宗聖。

    可若是宗聖的計劃只是虛張聲勢,或者根本沒有成功的可能,那眾人根本沒有必要支持慶國。

    宗甘雨卻微微一笑,道:「老夫昨日,剛剛問過家父。」

    眾人更加吃驚,難以置信地看著宗甘雨。不是因為宗甘雨知道宗聖的大計劃,而是意識到,宗甘雨可能要向外界披露這個大計劃。

    「不知宗兄可否告知?」談威道。

    宗甘雨再次掃視眾人,緩緩道:「若不想知曉,可離開大殿,片刻之後可以回返。」

    大殿之中頓時出現細微的騷亂。

    一些人那種傳音,一些人暗中低語。

    很快,一些世家子弟和讀書人走出大殿,站在門外。

    總數竟然接近四分之一。

    宗家眾人冷冷地看著那些人的背影,咬牙切齒。

    隨後,大殿的大門關閉。

    那些人在外面等著,一開始並不說話,過了許久,一個史家讀書人走向席家家主,一拱手,道:「敢問席大先生可有指教?」

    大殿外所有讀書人急忙望向席家家主,不放過他的每一個動作、每一個眼神,恨不得把他皮肉扒開,想知道他到底如何想的。

    席聖,乃是史家半聖,壽命悠長,正是他的壽命太過悠長,才讓慶國有一國三聖。

    雖然宗聖聲名鵲起之後,席聖格外低調,辭去一切聖院職務,靜心修鍊,但所有人尤其是史家讀書人知道,事情不會這麼簡單。

    史家讀書人最想做的並不是研究過去,而是預見未來!

    所有人都認為席聖已經為席家準備了後手。

    這些人之所以出來,過半是因為席家的反應!

    席家絕對不會站錯隊!

    席聖當年,也從來沒錯過!

    就在前不久,論榜還有人討論席聖聖隕的時機,恰好是方運成為六首才子的時候,很多人懷疑席聖預見到了方運的成就,所以才不用費勁心思維持壽命。

    席聖聖隕之後,席家突然和宗聖特別疏遠,反而一直對方運示好,與景國的聯繫也格外密切。

    現在席家已經掌握慶國和景國近兩成的貿易,哪怕當年龍族禁海的時候,席家的船隻仍然可以暢通無阻。

    席大先生笑了笑,並不答話,只是挺直身軀,望向遠方。

    眾人看到席大先生的樣子,不知道為何,信心大增。

    這些出來的讀書人,年紀普遍偏大,他們都是聽著席聖的傳說長大,對席聖的崇拜遠在宗聖之上。

    其中有相當一部分人的家族被宗家打壓,不得不站在席家一邊。

    不多時,大殿的大門再次打開,外面的人陸續進入。

    他們仔細觀察殿內的那些人,頓覺不安。

    因為裡面的讀書人突然多了一種前所未有的自信,不像是勝利前的驕傲,像是勝利之後的喜悅。

    他們看向走出去的人的眼神,多了一絲輕蔑,甚至還有幸災樂禍。

    外面的人越往裡走,越發不安,他們先偷偷瞄向宗甘雨,沒有發現異樣,又瞄向席家人,發現席家人各個面帶微笑,如沐春風,便稍稍放心。

    不管宗聖的計劃到了哪一步,不管宗家多有信心,席家不怕,那自己也不用怕。

    大門轟然關閉。

    宗甘雨緩緩道:「既然是群臣議事,那就按照老規矩表決。老夫提出第一次表決提議,那就是,對景國展開一場奪州之戰,以收復象州為終結!」

    不僅是剛剛走出去的人,連一直在裡面的人也面露異樣之色,沒想到宗甘雨會這樣提議。

    眾人隨後意識到,第二次兩界山之戰已經徹底結束,方運也已經回歸,兩國都有半聖坐鎮,已經可以展開奪州之戰!

    奪州之戰,是人族在無奈之下折中的選擇。

    如果兩國有巨大的矛盾無法化解,眾聖和聖院又不想看到兩國全面戰爭,那麼,一國便可以發動奪州之戰。

    奪州之戰有許多嚴苛的條件。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