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比如一旦提出,兩國的半聖將不能使用任何手段直接或間接干涉戰爭,而且雙方不允許派遣大儒層次的讀書人直接動手,但大儒可以指揮戰鬥,可以間接參戰,比如讓工家大儒設計機關,比如讓農家大儒催熟糧食等等。

    不僅大儒和半聖不能出手,兩國也不能直接借用任何外部勢力,比如其他國家,比如水族,但是,允許得到基礎物資的幫助,但不包括神物、半聖寶物層次的幫助。

    奪州之戰,兩國各出一州,兩州必須接壤,一切戰鬥必須在這兩州之內發生,任何一方不得繞開非接壤的區域發起攻擊。

    奪州之戰只能維持一年,一年之後,如果一方沒有徹底擊敗另一方,那新的兩州國土面積按照各自佔領的範圍劃分。

    由於奪州之戰無法拒絕,首先提出奪州之戰的一方,無論勝敗,需要結束一年之後才能再度發起奪州之戰,但是,被動接受奪州之戰的一方,無論勝敗,都可以連續對對方發起新的奪州之戰。

    在奪州之戰進行的時候,聖院會派遣不屬於兩國的大儒以及半聖化身組成監察特使,進行評判和監察。

    這些監察特使有很大的權力。

    比如,在一場戰鬥中,一方兵力傷亡超過兩成后,監察特使便會進行投票表決,如果全部的監察特使都認為勝負已分,那麼失敗的一方必須留下所有的物資撤退,同時失敗方調離此次戰鬥一半的兵力。

    這一半的兵力,會被認定為暫時陣亡,不得再參與五年內的奪州之戰。

    奪州之戰的核心就是在保證相對公平的情況下,盡最大可減少人員損耗。

    畢竟,在第一次兩界山大戰後,人族經不起折騰,任何兩國爆發全面戰爭,都會讓整個人族陷入危機。

    聖院為了奪州之戰絞盡腦汁,前前後後一共制定了十年,才拿出一個各國都同意的方案。

    前些年各國不進行奪州之戰,是因為有兩界山大戰的陰影籠罩,第二次兩界山大戰已經結束近半年,兩界山外再無妖蠻,妖界已經無法成為阻止奪州之戰的理由。

    禮部尚書談威喜道:「現在是發起奪州之戰最好的時機!一旦奪回象州,我慶國士氣大振,國運高漲,景國國運必然會削弱。半聖與國運相連,此消彼長,那位受到影響,聖道根基難以鞏固,再過一年,我們便可發起第二次奪州之戰!」

    「不錯。在奪州之戰中,他們無法使用龍族的強力機關,那些機關威力太大,都在禁用之列!」

    「唉……可惜,上次我們的突襲沒料到他們有那等機關。」

    「我看奪州之戰可行!現在我慶國實力並不弱於景國,若是再拖下去,那就不好說了!景國與蠻族連年戰鬥,已經耗盡潛力。他們之所以能勝利,除了那人,主要靠水族!現在水族不能直接參戰,我慶國的勝算超過七成!」

    「不,是八成!」

    「只要那人不參戰,我慶國必然勝利!」

    「不錯!正如顏域空所言,之前景國一切的勝利,都是靠那人!那人不參戰,景國拿什麼取勝?」

    大殿之中,竟然一片喜意昂然,所有人都認為慶國必勝。

    「顏域空目前是大學士。」一個讀書人突然冷哼一聲。

    大殿之中嘈雜的聲音頓時消失。

    顏域空是大學士,意味著顏域空可以參與奪州之戰,而他又是慶國人,必須聽從慶國的徵召。

    讓顏域空殺景國人,是離間顏域空與方運的最佳方式。

    「不行,顏家不會答應,南聖他老人家也不會答應!」

    「不試試怎麼行?」

    哪知宗甘雨微微一笑,道:「顏域空終究與那人是好友,我們不可過於為難。但是,也他畢竟是慶國人,慶國大難臨頭,他不能袖手旁觀。所以,讓他坐鎮新京,參與謀划吧。」

    眾人一聽,暗道姜還是老的辣!

    讓顏域空直接上戰場,不僅得罪方運,還會南聖和顏家,若把顏域空留在新京不參戰,南聖和顏家不會太在意。但是,只要給顏域空安排一些與此戰相關的職位,只要稍稍散布消息,就可以讓景國人仇視顏域空,最終達到離間顏域空與方運的目的,讓顏域空死心塌地為慶國。

    「那麼,接下來,以何州奪何州?」慶國大元帥宗軒問。

    所有人愣了一下,開始沉思。

    「我慶國水軍一直穩勝景國,或可在水上開戰。」一個老翰林開口道。

    所有兵家人都用看白痴的眼光看著那老翰林。

    大元帥宗軒沒好氣道:「慶國水軍勝過景君,那是以前的事。自從水族禁海,持續多年,我慶國水軍早就荒廢,所有戰船也久未操練。反觀景國水軍,得龍族相助,戰船機關又不斷改良,已經遠勝我軍。此次奪州之戰,若主水戰,不用打了,特使可以直接評判勝負。」

    那老翰林老臉一紅,不再說話。

    「那靠海的海州不適合作為目標。」

    「不行不行,海州已經被工家與龍族聯手霸佔多年,我軍絕無可能取勝。萬一龍族暗中弄些小動作,我軍必然一敗塗地!換!」

    「江州要越江而戰,同樣不可取。那人就是長江之主,跨江之戰等於自尋死路。」

    「那我們的目標只有象州一州。」

    「與象州接壤的,有夕州與豐州,永州和象州之間隔著洞庭湖,也勉強接壤。既然不打水戰,那永州也不能參戰。只有夕州與豐州。」

    突然,所有人沉默不語。

    因為夕州和豐州的地理環境很尋常,戰略地位也沒特別之處,但是,這兩州各有一座無法忽視的大世家!

    豐州有宗聖世家!

    夕州有荀子世家!

    連吃過神葯的宗甘雨也有點發矇,當時他還真沒想到這麼深,他完全清醒的時間太少。他畢竟是雜家不是兵家,考慮奪州之戰的時候,壓根就沒考慮具體如何實施,因為這些應該是兵家人的事。

    所有人都不知道應該都說什麼。

    以豐州戰象州?這簡直找罵一樣,讓宗聖世家的地方陷入戰亂,絕對會成為人族歷史上最大的笑話。勝了無所謂,萬一敗了怎麼辦?

    到時候,宗聖算是慶國的還是景國的?而且戴聖世家也在豐州。

    如果選豐州,在場所有人都無顏見慶國百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