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選夕州?荀子世家在夕州立足多年,讓亞聖世家陷入戰亂,這簡直在逼荀家叛國造反!

    更何況,一旦敗了,這荀子世家就算是景國人!

    有亞聖世家坐鎮,一國的地位絕對不同。

    從長遠的角度來看,夕州比豐州重要!亞聖世家不是大肥肉,而是大寶藏,是能增強一國氣運的存在。

    眾人難以抉擇。

    「實在不行,試試永州?」

    兵家人再次翻白眼。

    永州與啟國相鄰,離慶國京城極遠,離啟國很近。實際人人都知道,永州已經被啟國滲透得跟篩子一樣,若是在永州開戰,京城鞭長莫及。

    更何況,永州與象州相隔洞庭湖,又同在長江南側,一旦開戰,慶國水軍順流而出,能直接利用水軍把永州分成幾個大塊,然後迅速蠶食。

    在永州開戰,就等於把永州拱手相讓。

    「夕州與豐州,必選其一。」大元帥宗軒無奈地道。

    無人敢說話。

    這時候誰先開口,必然會被一座世家記恨到死。

    「豐州沿江,也不適合奪州之戰。只有夕州是內陸州,沒有大江河,景國毫無優勢。」一個宗家人艱難地說出結果。

    大殿之中,嘆氣聲連成一片。

    其實誰都知道,夕州是最好的選擇。

    但是,荀子世家怎麼辦?

    那可是亞聖世家,全人族一共也只有六個。

    「我們是否可以勸說荀家撤離夕州,賜予他們更大的地方作為世家之城?」

    許多人搖頭,這種事想都不用想,夕州可是荀家的發跡之地,搬離那裡,就是斷了世家的根,除非荀家人不想綿延百代。

    甚至於,和慶國相比,荀家對加入景國的興趣更大。

    大殿中的群臣好像都失去興緻,氣氛非常尷尬。

    許久之後,宗甘雨道:「老夫親自去荀家,向荀家認錯,並與景國商議,荀家所在荀縣,不會被成為此戰的戰場。」

    「若是此戰敗了呢?」

    宗甘雨厲聲道:「慶國必勝!」

    「慶國必勝!」宗午晏跟著大喊。

    「慶國必勝!」許多人也跟著大喊。

    「能不能先表決再說奪州之戰的事?」一個席家年輕人低聲道。

    現場的氣氛格外尷尬。

    過了好一會兒,群臣表決,最終,以近七成的支持率通過奪州之戰。

    宗甘雨冷冷掃視所有人,道:「天黑之前,所有人都不得離開。待奪州之戰正式開啟,你們才可離開。此戰之中,你們若敢透露半點消息,聖裁自會等著你們!」

    「此事……宗聖同意嗎?」席大先生問。

    宗甘雨冷漠地道:「此乃慶國政事,無須家父同意!諸位,在此處稍等。」

    三月二十二,各地皆晴,唯夕州陰天。

    下午未時,慶國正式向聖院和景國遞交奪州戰書!

    人族轟動。

    在奪州戰書遞交的同時,天地間彷彿有強大的力量籠罩景國與慶國。

    從現在起,直到奪州之戰結束,方聖與宗聖的一切行為都將被記錄在案,一旦發現直接或間接干涉奪州之戰,則必被判負。

    寧安城中,新任工部尚書張田與一干工家讀書人站在一座如庫房般巨大的工家圖書館中,忙忙碌碌。

    從大年初三開始,他們就已經在這座工家圖書館中忙碌,整理、記錄和挑選,把所有的書籍本門別類。

    這些人,甚至不屑於參加獎勵豐厚的辯論文會!

    奪州之戰的消息傳來后,所有人都停下手中的事。

    過了好一會兒,張田突然露出一抹古怪的笑意,問:「慶國要與我們進行奪州之戰?」

    所有人工家讀書人臉上都浮現相似的古怪笑意。

    「我們該選什麼?」工部侍郎問。

    張田卻依舊帶著古怪的笑意,問:「用選嗎?」

    工家讀書人們終於忍不住,放聲大笑。

    景國京城。

    張破岳望著堂下的兵家人,猛地一拍桌案,大怒道:「這群臭不要臉的慶國人,趁老子和文鷹晉陞大儒,景國青黃不接發動偷襲!你們說說,老子怎麼辦?」

    「您既然得了騷話王的稱號,就別參與奪州之戰了,好好修鍊。就算沒有您,咱們景國也不可能輸。」一個五品將軍小聲嘀咕。

    眾多將軍暗暗發笑。

    在之前的辯論會上,張破岳充分發揮了天性,各種騷話頻出,不要說大儒之中沒人騷得過他,全文位讀書人都自愧不如。

    所以,張破岳被人送外號騷話大儒,封號騷話王,在辯論文會最後,成功入選三千人之列,也是最佳三百大儒之一,並且還有回復被選為金句。

    偏偏他還是選擇反方,以致於有人懷疑方聖看到他會不會一巴掌拍死,陸媚兒看到他會不會自盡。

    張破岳一聽屬下提起騷話王,立刻手拂絡腮鬍,眉開眼笑道:「好漢不提當年勇,其實當時我做得還不夠好,待下次辯論文會,定然能更上一層樓!說正事!太后馬上就會召開大朝會,咱們先討論一番,好有個底。」

    一個翰林將軍一攤手,道:「不用討論了。我前幾天剛從寧安回來,你們也知道我輔修工家,去逛了逛那座方聖不知道從哪兒搗鼓出來的工家圖書館。基本上這麼說吧,我們在象州全線撤退,讓他們三百五十五天,最後十天發起攻擊,勝利還是屬於我們。」

    張破岳點頭道:「工家圖書館的事我也有所耳聞,但還在保密期,我不便接觸。那些工家技術,真有那麼強?」

    「真有那麼強!不對,是一定比您想象甚至比我想象中更強,因為我聽說,那只是極少的一部分技術,真正的……用方聖的話說,叫黑工技,還在他文界里藏著呢。」

    張破岳點點頭,道:「那我就放心了。不過,我手癢怎麼辦?你們給我出出主意!」

    「您可以坐鎮象州指揮大戰啊,只要不出手,隨便您怎麼玩。」

    張破岳搖搖頭道:「你不懂我對慶國人的深情,不見血,我寧可不參戰!」

    眾人頓時想起,張破岳在江州當差多年,跟慶國水軍結仇極深,不少兄弟死在慶國人手裡。

    當年景國積弱,張破岳無論如何用何等手段,也只能自保而已。

    後來慶國發起偷襲,周破岳早早做好準備,親臨丁縣,使用龍火戰具焚燒萬軍,這才能泄心頭之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