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眾聖殿中,三聖沉默。

    許久之後,米奉典化身道:「方聖,不出意外,聖院會召開聖念會議,也可能召開化身甚至聖體會議。」

    方運輕輕點頭。

    封述驚嘆道:「老夫愚鈍,實在猜不到宗聖如何能做到。」

    米奉典搖搖頭,道:「我亦猜不到。原來,我們都小看了莫居先生。」

    兩尊半聖化身,竟然如此驚訝。

    方運愣了許久,周身聖力涌動,最終點點頭,面帶微笑,道:「善。」

    「方聖,您可知曉宗聖的手段?」米奉典好奇地詢問,絲毫沒有半聖分身的姿態。

    這件事實在是太震撼了,遠遠超過半聖能做到的極限。

    在兩聖眼裡,這件事的難度,甚至超過方運照見萬界。

    方運微微搖頭,道:「只能勉強猜到,還無法斷定。其實我原本就發覺猿族對人族的態度有異,只是沒想到,宗聖竟然布局如此多年。」

    兩聖看了看方運,突然沉默。

    這件事,太重要了。

    尤其是在兩人聖道之爭最激烈的時候。

    兩人可以清晰感應到,方運身上的氣息不穩,受政道影響極大。

    景國,金鑾殿。

    景君端坐於龍椅之上,愁眉不展。

    太后依舊頭戴面紗,坐於景君身旁。

    大長公主趙紅妝,赫然身穿舉人袍,立於百官末尾。

    大殿之上,百官俱在,但無一人開口。

    「諸位愛卿,你們出個主意吧,朕……還要繼續學習。」

    景君一臉的苦惱,本以為自己慢慢長大,能夠陸續處理政事,結果現在景國的形勢一天比一天複雜,奪州之戰他根本沒能力攙和,現在倒好,出了更大的事,如果自己強行插手,反而會弄巧成拙,不得不再次放手。

    眾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說不出話來。

    景國朝廷已經是方黨的天下,除此之外就是一些與方黨交好的勢力。

    明明都是自己人,但此刻沒人敢說話。

    此事太過重要,稍有不慎,就可能影響自己仕途。

    更何況,沒人知道宗聖是怎麼做到的,更沒人知道接下來應該怎麼做。

    這已經是眾聖的事情,跟自己無關!

    所以,眾官一言不發,默默地瀏覽論榜,希望找到救命稻草解決現在的困境。

    過了許久,還是無人說話,左相曹德安長嘆一聲,道:「還是老夫來做這個惡人吧。老夫已經傳書給方聖,請方聖指點。此事涉及景國內政,人族大勢,哪怕可能影響奪州之戰,也不得不問。」

    「方聖如何答覆?」

    「沒答覆。」曹德安道。

    「曹相,那我等現在當如何?」

    「我是左相,不是半聖,我怎麼知道?」

    曹德安的語氣無比自然,在場文武百官竟然紛紛點頭。

    「我只是想不明白,宗聖為何能降服三蠻和猿族猿域?看消息說,是猿族半聖猿骨聖親自說的。他憑什麼能讓猿族同意?我不明白。」

    「我們現在都不明白。是不是給了猿族莫大的好處?」

    「只要能讓猿族投靠人族,再大的好處都值得。」

    「是啊,猿域……比整座聖元大陸還大。」

    景國眾官沉默不語,實際上,他們已經默認,宗聖已經有了亞聖之功。

    所謂亞聖之功,就是相當於當年周文王從妖蠻手裡拯救人族的功勞。

    人族歷史上,也只有孔聖、周文王加方運真正完成亞聖之功。

    宗聖是第四個。

    「現在,宗聖怕是已經位列半聖巔峰,無限接近亞聖了吧?」曹德安嘆息道。

    景國群臣繼續沉默。

    萬一宗聖提前晉陞亞聖,以宗聖的手段,必然會直接吞噬政道,自成一家,甚至可能對方運發起半聖之戰。

    雖然歷史上人族從來沒有發生過真正的半聖內戰。

    但,不代表不可以。

    景國對豐州奪州,足以成為半聖之戰的理由。

    「你們說,宗聖是不是一直在等待景國對豐州發起奪州之戰?」周君虎問。

    「這……確有這個可能!」

    「奪州之戰,或許就是宗聖的布局之一。他要逼景國走出這一步,之後,他便可以借口我們景國欺人太甚,晉陞亞聖后便悍然出手。」

    「但我總感覺……差點什麼……」曹德安疑惑道。

    群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突然眼前一亮。

    宗聖現在還未封亞聖!

    所有人臉上露出驚訝之色。

    一位御史輕咳一聲,道:「奪州之戰之前,方聖應該囑託什麼吧?」

    所有人看向以曹德安為首的內閣成員。

    曹德安沉默許久,點了一下頭,道:「一切都是奪州之戰前發生的,所以不算方聖干涉奪州之戰。更何況,即便我們不說,諸位同僚也能猜到。實際上,這一年來的一切行動,都由方聖親自製定,內閣之所以敢不斷逼迫慶國,只是按部就班完成方聖的計劃。」

    「那方聖的計劃中,涉及宗聖嗎?」

    曹德安搖頭道:「方聖未說,但我不相信方聖沒有預料。如果現在回頭看,只能感嘆,方聖之才,天地驚怖。」

    所有人重重點頭。

    方才,所有人就已經意識到,如果景國沒有進一步逼迫慶國與宗聖,宗聖很可能會繼續按兵不動,繼續積累力量,然後憑藉一猿三蠻之功直接封亞聖!

    宗聖連被方運劍陣鎮封都不在乎,都可以忍,完完全全可以忍到直封亞聖!

    但是,方運雖然不清楚宗聖具體在做什麼,但必然隱約猜到宗聖的意圖,所以才提前給景國大量新式工家技術,制定了針對慶國的計劃!

    意外出現了,宗甘雨自以為聰明,想要利用奪州之戰拖住景國,減少景國氣運,從而減緩方運晉陞亞聖的步伐,為宗聖爭取更充分的時間。

    景國早就準備發起奪州之戰,所以將計就計,大獲成功。

    最後,大軍劍指豐州,成功逼得宗聖在晉陞亞聖前亮出底牌。

    提前收降一猿三蠻

    從表面上看,宗聖亮出底牌,隱隱有力壓方運之勢。但從更深層次去看,宗聖還未封亞聖就倉促出手,得不償失。

    所以說,到底是宗聖算計了方運,還是方運算計了宗聖,這件事,討論不出個結果。

    金鑾殿中原本十分壓抑,眾官想通這件事後,心情好了許多。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