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而且許多大儒一邊聽,一邊迅速記筆記。

    有些大儒一開始並不記,但想起方運提到的錯題本,頓時面色一紅,老老實實一邊聽一邊記錄要點。

    因為半聖習慣微言大義,一篇文章往往不過數百字,十二位半聖講經,原本不到半個時辰就會結束。

    但是,這一次,每尊半聖的講經時間都在一個時辰以上。

    因為從王驚龍開始,眾聖不僅詳細講經,還進行了當場問答,直接與大儒們溝通。

    方運也暗暗稱讚,不愧是半聖,舉一反三的能力真強。

    大儒們都高興瘋了,連之前恨不得殺了方運的雜家大儒,此刻也覺得方運慈眉善目,堪稱人族救星。

    倒霉的是聖院的其他讀書人和倒峰山下的人,因為聖院封閉,他們不得進出。

    眾人原本以為這次半聖文很快完成,但持續如此長,從空城開始,所有人都發現問題。

    於是,論榜處處討論此次半聖文會。

    和半聖文會實際情況的不同,外界所有人都認為此次文會越長越危險,希望文會快點結束。

    過了一天一夜,最後再輪到宗聖論道。

    宗聖沉默許久,發出所有大儒都能聽到的長嘆,開始改用白話文講解。

    但是,沒有一個大儒心中嘲笑,反而更加敬重宗聖。

    一尊半聖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按照聖道對手的話去改變,這樣的半聖,無比強大,也無比智慧。

    同時,大儒們也再次意識到方運的強大,雲聖本來是幫助宗聖的,結果反被方運抓住機會,逼得兩聖變得被動,被方運牽著鼻子走。

    待宗聖講完后,眾聖不再說話,大儒們開始思索此次文會的內容。

    一開始,並無異樣,接著,一位又一位大儒提升境界,甚至還有文膽晉陞大境界。

    這就導致孔城人驚訝地看到,從中午開始,倒峰山上空才氣亂竄,文曲星光亂閃,文膽聲亂響,不知道的還以為人族大儒被一鍋端了。

    大學士們發現異象后,格外納悶,此次半聖文會不是兩聖比拼么,怎麼一幫大儒不斷提升境界,看半聖文鬥文戰的收穫這麼大?

    午後,所有大儒參悟完畢,睜開眼睛,看向眾聖。

    現場足足沉默了半個小時,方運才緩緩抬頭,望向宗聖。

    「今日文會,當化解你我聖道之爭,宗兄以為如何?」

    所有人神色一凜,屏住呼吸。

    衣角翻飛。

    「善!」宗莫居亦緩緩抬頭。

    兩人四目相對。

    高空生雷,電光閃耀十萬里。

    轟……

    整座聖元大陸都在顫抖。

    無數動物禽鳥被生生震斃。

    崑崙之雪消融,草原之綠枯黃,東海之濱潮退,群山萬壑齊沉。

    天地反覆。

    聖元大陸的人族驚駭地發現,明明是下午,太陽明明還在天空,文曲星明明還高懸於頂,可天地瞬間成為黑夜,伸手不見五指。

    有太陽的黑夜。

    所有人都絕呼吸不暢,身體僵硬,過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

    聖元大陸所有妖族水族或遁入深山,或潛入海底,瑟瑟發抖。

    「末學方運,請宗先生出題。」方運緩緩坐直身軀,直視宗聖,無所畏懼。

    宗聖靜靜地看著方運黑白分明的雙眸,目光掠過方運的黑髮,還有唇上細碎淺淺的鬍子,突然心生感慨。

    「年輕真好。」

    許久,宗聖道:「當以聖念論道為始。」

    所有大儒長長鬆了口氣,一些景國大儒甚至沒控制好,發出明顯的聲音,極為尷尬。

    聖念論道,在大儒看來是最輕鬆的一種聖道之爭,許多人族半聖都用過。

    但是,那些半聖卻不如此看。

    在他們眼中,聖道之爭就是聖道之爭,無論是何種方式,都極度危險。

    甚至於,對方運來說,聖念論道比聖道文戰更危險!

    因為,聖道文戰就是實打實的戰鬥,各憑本事。

    聖念論道,在眾聖交流的時候毫無問題,但若涉及聖道之爭,則隱藏著極大的兇險。

    「宗聖請。」方運道。

    宗莫居也不說話,只是輕輕一眨眼,眉心飛出一點乳白亮光,落在眾聖圍坐的圈子中間。

    一眾大儒向那乳白色的光團望去,不過米粒大小,散發柔和的白光,沒有絲毫的特異之處。

    大儒們甚至外放神念,但在所有人的感知中,那裡就是一個光團。

    許多大儒心中不解,這是他們第一次看到聖念論道,只得把一切的疑問壓在心底。

    就見方運的化身深吸一口氣,一點白光從眉心溢出,猶如離弦之箭,刺入宗莫居的白光之中。

    隨後,方運的化身便閉目不動。

    一眾大儒看得糊裡糊塗,都沒想到傳說中的聖念論道如此尋常。

    王驚龍猶豫數息,道:「既然遵從方聖要拋棄過度謹言慎行之舉,老夫便簡單說說聖念論道。」

    眾儒大喜。

    王驚龍道:「行勝於言,眾聖之道,皆不再追尋表象,而追求本質。何為本質,眾說紛紜,最後在多年前,荀子以《勸學篇》為基礎,定下聖念論道之規矩。宗聖以自身聖念,構架出聖念世界,世界中的一切,都按照他所知所學聖道運行。」

    眾大儒輕輕點頭。

    王驚龍繼續道:「方聖以神念進入其中,首要之事,就是理清身份,覺察宗聖的考驗。一般來說,所設置考驗題目十分容易發現,但行動起來極難。因為,在聖念世界中,不可順,亦不可逆。若方聖的一些言行都順宗聖聖道而行,那心神便會被聖念世界同化,一旦自身迷失,便會視為失敗。若是心神明明被聖念世界同化,方聖卻固執己見,據不認輸,輕則傷其聖念,重則文界受損。」

    大儒們面露驚色,沒想到傳說中最安全的聖念論道如此危險。

    「若是方聖完全逆勢而為,推翻雜家聖道,則會處處受限,甚至會受到聖念世界攻擊,結局要麼是方聖聖念被擊潰,要麼是宗聖的聖念世界崩潰。無論如何,都判方聖失敗。原因很簡單,我人族聖道的理念是斗而不破、爭而不毀,任何半聖的聖道,都有可取之處,若是徹底否定,則極可能引發大禍。」

    所有大儒輕輕點頭,這個道理他們都懂。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