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半聖們這才能完全確定方運使用太古星河支流去了哪裡,是去了極為遙遠的古代。

    這時候,眾聖才徹底明白,為什麼方運去了一趟崑崙,就能得到重寶。

    因為方運前往古代,在人族處處留寶。

    王驚龍手指一動,強大的聖力隔絕眾聖與大儒。

    在所有大儒眼中,眾聖被薄薄的迷霧籠罩。

    這一刻,大儒們無奈苦笑。

    太殘忍了!

    迷霧之中,眾聖沉默不語。

    半晌,王驚龍望向孔長遜,道:「長遜,既然此戰功已經揭曉,你們孔家的秘辛,也可以說說了吧。你們孔家嘴倒嚴實,我說為什麼方聖登門逼宮,你竟然乾淨利落離開孔城,原來有此等因由。」

    孔長遜正色道:「方聖登門,並非以恩壓孔家,而是以理服人。學生是被方聖說服,知道方聖是為孔家好。那日之後,學生回家推演,竟然得到一個難以置信的結果,如果孔家今日不急流勇退,多年之後,或許就會有不肖子孫犯下大錯,導致整個孔家都會被打倒,辱及孔家列祖列宗。」

    「我們只想知道方聖與周孔兩位之事。」王驚龍道。

    孔長遜無奈一笑,道:「其實聯繫發生的種種,諸位也應該能猜到。不錯,方聖藉助太古星河支流,進行時空穿梭,回到遙遠的古代,獲得許多重寶,藏於昆崙山。時光流轉,歲月易變,這些寶物陸續出土。文王便是得方聖的龜書封聖,家祖也一樣,本來大限將至,卻遇當年方聖救下的麒麟。麒麟自知難遇方聖,便自稱代恩人收徒,教導家祖。」

    孔長遜沒有說太多,畢竟這個消息太驚人,這也是他從孔聖意志那裡求證得來,否則死也不會相信。

    眾聖各個呆若木雞。

    只有方運依舊在慢慢飲茶。

    許久之後,雲聖苦笑道:「莫居啊,你輸得不冤。」

    眾聖看向宗莫居的化身,沒有嘲笑,都充滿同情。

    就照這兩種隱藏的戰功,別說他宗莫居,孔聖都沒法比!

    畢竟是方運締造了周文王與孔聖,兩次間接挽救人族,後來又在兩界山第三次直接挽救人族。

    宗莫居輕聲一嘆,沒有說什麼。

    王驚龍道:「方聖,您到底去了哪個時代?您與古妖交好,又與龍族密切,莫非是去了龍族與古妖之間的時代?」

    眾聖好奇地看著方運,完全沒了平時的姿態。

    方運猶豫數息,道:「此事,我也不知當不當講,畢竟牽扯太大。總之,不滅大敵,盡量少說太古之事。」

    眾聖心中一驚,龍族處於遠古時期,而太古時期跟帝族有關,這才明白,方運所到達的時代遠遠超過想象。

    孔長遜突然道:「方聖,其實學生和家祖都有一事不明,所以……您的軍功簿上,還有一道隱藏戰功。那戰功,只是家祖的猜測,無法確定,需要您最後補充。」

    眾聖急忙去看,果然,在前兩道隱藏戰功顯現后,又多出一道隱藏戰功。

    眾聖都驚呆了,這是連孔家甚至孔聖都無法確定的戰功!

    還有比幫助文王和孔聖封聖更神秘更大的戰功嗎?難道是方運回到過去,繁衍出了人族?

    在場的人人都應該叫方運為老祖宗?

    眾聖相互看了看,心裡無比彆扭。

    王驚龍小心翼翼問:「方聖,您當年去了太古,沒有過於……咳咳,過於放縱吧?」

    方運哭笑不得道:「你這老不修,一把年紀了還胡思亂想,我如果是你們先祖,非得活活被你氣死。」

    眾聖長長鬆了口氣。

    宗莫居鬆氣的聲音最大。

    「那這隱藏戰功,到底與什麼有關?您應該能看吧?」王驚龍道。

    方運看了一眼光幕,仔細一看,點點頭,道:「孔聖不愧是遠邁千載之首聖,他的猜測不錯。這文曲星,的確與我有關。」

    「什麼!」

    眾聖大驚,這可比方運是全人族的祖宗還讓他們吃驚。

    「您能稍稍細說嗎?」王驚龍面露無奈之色,自己在方運面前越來越沒底氣了,完全不敢以平等的身份交流。

    在眾聖期盼的目光中,方運一指文曲星,道:「那本就是我的。」

    如同滅世神雷在眾聖頭顱中炸開。

    眾聖暈暈乎乎,差點就跟喝醉了酒似的東倒西歪。

    方運是沒當成人族身體上的先祖,但卻當上了精神上的先祖。

    整個文曲星都是方運的,那人族這些年完全就是沐浴在方運的恩澤下,以後誰還敢反對方運,爭聖道?還要不要臉了?

    幾尊半聖不動聲色偷瞄宗莫居。

    宗莫居已經化為石雕,不止身體僵硬,腦子都麻了。

    半聖們搖頭苦笑,這都是什麼事啊,真不知道應該感謝宗莫居還是該怪他,若沒宗莫居,沒人在意隱藏戰功,方運也絕不會自己說出這種事。

    宗莫居輸得真不冤。

    封述嘆息道:「回想方聖歷次文位晉陞,皆與文曲星異動的時間相近甚至相同,此事也就容易解釋了。」

    「是啊,文曲星開裂,碎塊各界飛散,有一塊竟然直直落在方聖的總督府,這太明顯了。」

    「方聖文界中的文曲星投影,大概也是證據。」

    「回想方聖聖牌入眾聖殿,眾聖側身不敢受禮,直入半聖之首的位置,大概也是這個原因。」

    「他如此快封聖,就是最大的證據。」

    「怪不得連妖界之子古虛都敗給方聖,方聖可是人界之父……」

    半聖們你一句我一句,除了無奈還是無奈,這太考驗想象力了。

    孔長遜突然道:「怪不得方聖能使用觀天鏡,連雷家都……方聖,您不會就是雷師嗎?」

    眾聖皆驚,今天吃的驚比一輩子很多。

    方運無奈地點了一下頭。

    王驚龍問:「我們可以不相信嗎?」

    眾聖哭笑不得,現在真是不知道該怎麼說,完全無法理解整件事。

    腦子嗡嗡響。

    半聖也不是萬能的。

    不多時,王驚龍突然露出深思之色,問:「那今日往後,我們如何對待方聖?總不能叫方老祖吧?」

    眾聖差點翻白眼,王驚龍這玩笑太過了。

    方運無奈道:「我現在都覺得頭疼,這些事,你們知道就好,不準外傳。以前如何對我,以後便如何對我,平時就當不知道這件事。」

    眾聖相互看了看,無奈地點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