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眾聖偷偷看了一眼宗莫居。

    就見宗莫居的聖威消失的一乾二淨,堂堂半聖化身竟然無法坐直身體,彎腰弓背,像是飽受摧殘的老人,從身體到精神全部麻木。

    王驚龍生出惻隱之心,道:「既然兩聖勝負已分,由兩聖自行解決,我等不參與。今日正好眾聖齊聚,便商議一下對妖界大計以及崑崙古界之……方聖,您在太古時期是不是去過崑崙古界?」

    王驚龍說到一半突然意識到事情的關鍵,立刻改口。

    「那時候叫萬界昆崙山。」方運道。

    眾聖沉默。

    他們已經感覺到,自己和方運已經完全不是一個層次的人。

    雖然都是半聖。

    王驚龍無奈道:「您確定要去崑崙古界?」

    「必須要去。那裡,我可以儘快晉陞亞聖。大敵當前,時不我待。」方運沒有完全說出去那裡的主要目的。

    「那我們是否適合去?」陳慶之問。

    方運道:「從個人的角度,我建議你們去,那裡乃是真正的寶地,也是真正的修鍊之地。不過,若你們都去了,妖界一旦發現人族空虛,恐怕會不惜一切代價出擊。」

    孔長遜道:「方聖說的沒錯。人族已經不是當年的人族,妖界也已經不是當年的妖界。有些事,當年妖界不會去做,但現在卻未必。」

    「方聖可否留在人族,待妖蠻眾聖進入崑崙古界,把妖蠻一網打盡?」

    方運搖頭道:「且不說妖界有妖界眾祖設下的重重保護,當年孔聖都自知無法滅絕妖界,只能退而求其次簽下不戰條約,只說進入崑崙古界的妖蠻,一旦讓他們有所收穫,後患無窮。」

    方運又看了一眼垂頭喪氣的宗莫居分身,對眾聖道:「猿骨聖已經明說,妖蠻在崑崙古界留有聖祖,所圖甚大,我若不去阻撓,一旦此次崑崙古界關閉,就是妖界橫掃人族之始。無論是為我自己還是人族,此次都必須去崑崙古界!」

    「崑崙古界那麼危險,而且據說有些寶物受到限制,你縱然有祖寶也無用,萬一……」

    方運道:「我受限制,他們也同樣受限。若是同樣進入崑崙古界,我得到的好處,遠遠超過他們!」

    方運說完,心中卻在想著帝極他們。

    「既然方聖如此堅決,那我們便不再相勸。」

    方運微笑道:「有負岳駐守兩界山,有敖禹坐鎮東海,有諸位在,妖蠻不敢造次。如果妖界真的趁虛而入,你們拿我手令去東海,讓他們從龍城調兵,可保人族無憂。」

    「如此甚好。」

    王驚龍手一揮,迷霧消散。

    大儒仔細一看,一眼便看到宗莫居。

    眾人難以想象,這才不到半刻鐘的時間,宗莫居的精氣神好像被妖術抽走,面黃肌瘦,脊樑彷彿被壓塌,根本不像是頂天立地的半聖分身,更像是一個被在監牢里關押了幾十年的老囚犯。

    這個分身,好像廢了一樣。

    大儒們駭然,相互看了看,向其餘半聖露出探尋之色。

    王驚龍輕嘆一聲,道:「眾聖決議,此次兩聖論道,方聖完勝。」

    大儒們心中一震,雖然早就猜到結果,但「完勝」從王驚龍的口中說出,卻有著不同尋常的意味。

    這說明,哪怕是論戰功,方運也徹底勝過宗聖。

    看著前方的眾聖,所有大儒都意識到,方運開啟了人族的新篇章。

    王驚龍周身光芒一閃,消失在原地。

    隨後,眾聖身形消失,只留蒲團。

    大儒們相互看了看,沉默數息,成群結隊離開。

    慶國大儒們垂頭喪氣,如同一群折斷了脖子的天鵝,明明那麼驕傲,卻抬不起頭。

    景國的大儒們竭力掩飾內心的狂喜,但還是稍稍泄漏出他們趾高氣揚的勝者之姿。

    論榜之上,陸續有消息泄漏。

    「聖念論道宗聖只堅持不到一息?方聖卻能堅持一百息?恐怖如斯!」

    「宗聖連選聖念、聖體和文界三戰,連戰連負,到底發生了什麼?」

    「方聖的戰功,據說是遠遠超過宗聖,他哪兒來那麼多戰功?」

    論榜之上,圍繞兩聖之爭吵翻了天。

    按照以前的規矩,聖院會竭力控制這種文章,甚至會直接封殺,禁止任何人討論半聖。

    但現在,沒有一篇文章或回復被刪。

    讀書人們也發現了這個問題,有人開始討論。

    接著,一位武國大儒公開發布一篇文章,內容是關於陳慶之在半聖文會上的講道,針對某幾個點進行深度分析。

    這種文章,放在以前會用經義、策論或經典的方式寫就,但這次卻非常不一樣,完全用最淳樸的白話文書寫。在文章的末尾,那武國大儒還說,每天會挑選十個優秀的提問進行答疑,持續三天。

    大儒公開指點?

    兵家讀書人欣喜若狂,立刻重新認真閱讀文章,然後努力思索,最後提出自己的疑問。

    接下來,陸續有人族大儒在論榜上發表文章,一篇又一篇,最後人族所有大儒都至少發布了一篇文章,有的大儒甚至發布兩三篇。

    隨後,論榜出現了一次新的改版,出現了大儒分論榜。

    大儒分論榜的特點就是,只有大儒可以發文章,非大儒只能瀏覽和回復文章。

    對於所有讀書人來說,別說大儒的文章,就算大學士的文章都晦澀難懂,許多地方甚至比眾聖經典還難理解。

    這一次不同,大儒們自己用白話文書寫,一些重點還詳細解釋,最後甚至還進行答疑。

    這對許多讀書人來說,這是人族歷史上最偉大也最無私的教學模式。

    於是,讀書人們根本不去管什麼半聖文會,全部鑽進大儒的文章中,仔細觀看,反覆朗讀,甚至連看三四遍,廢寢忘食。

    這一天,讀書人的學習態度空前高漲。

    免費且高水平的文章擺在面前,大儒們手把手教,不學不看連傻子都不如!

    換做以前,人族只有萬分之一的讀書人有資格得到這種指點。

    過了兩天,眾人才知道,原來這是方運的提議,大儒論榜教學也是方運下達的聖諭。

    一些非豪門世家子弟得知后感激涕零,尤其是之前對方運有偏見的讀書人,更是大罵自己豬狗不如。

    連一些雜家的讀書人也紛紛認錯。

    方運這是為所有讀書人鋪就了一條更寬敞平坦的聖道!

    至此,論榜再無一人質疑方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