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座文界所耗之物,遠遠超過培養一尊聖祖所耗。

    方運試著將雷霆引向文界昆崙山。

    能輕易毀滅眾聖的雷霆如同一支滅世之矛,落在文界昆崙山上,在擊中昆崙山的一剎那,雷霆竟然瞬間化為雷水,如同溫和的細流一樣,落在昆崙山中。

    文界昆崙山的山峰之中,多了一條尺許長的雷霆水溝。

    方運心臟一跳,聖念好似與什麼東西多了一絲牽絆。

    方運目光一動,開始引導雷令,將雷霆引向文界昆崙山。

    所有的雷霆靠近文界昆崙山后,便化為雷水。

    雷水慢慢聚集,凝聚成小溪,彙集成小河,紛紛流動,或化為湖水,或形成大江。

    文界昆崙山中,雷水流淌。

    時間慢慢過去,直到第十天,方運突然睜開眼睛,聖念看向高空。

    就見一顆明亮的火球從天空而降,向雷海落去,卻被雷令引過來。

    火球越來越近,不過拳頭大小,看上去並無異樣,但若細細觀察,便會看到組成「火焰」的不是真正的火,而是億萬雷霆!

    這一顆火球蘊含的雷霆,比方運這十多天引入文界崑崙的雷霆總量還多,比整條瀑布十天的雷水總量還多。

    方運讓雷令把雷源引入文界,正要用大聖神雷吸收,文界崑崙突然散發出奇特的氣息,如同活了一般。

    隨後,就見文界崑崙外放出莫大的引力,彷彿上面的雕像在招手。

    雷源立刻脫離原本的方向,放棄進入大聖神雷,落如文界崑崙之中。

    文界崑崙之中的主峰側面,多了一處雷霆之湖。

    方運沉默數息,微微搖頭,繼續將雷霆引入文界崑崙。

    隨著文界崑崙蘊含的雷水增加,文界的氣息在不斷增強,一開始只能吸引拇指粗的雷霆,現在,注入文界的雷霆粗有百丈,形成了小型瀑布,不斷被文界崑崙吸收。

    慢慢地,方運發現神界的雷水竟然成為一種屬於自己的力量。

    方運一張口,真龍聖劍飛出,真龍聖劍原本由真龍孕育而成,又吸收了雷龍的力量,已經蘊含雷火之力,但跟聖劍本體的力量比起來,雷火之力微乎其微。

    現在,真龍聖劍表面依舊沒有變化,甚至於,原本的雷火之力徹底消失!

    真龍聖劍並非孤立的劍體,而是附著一把墨劍!

    在方運封聖之後,附著的墨劍已經遠遠趕不上真龍聖劍,哪怕有劍紋相助也不行。

    真龍聖劍是聖念之劍,是人族之劍,方運未修雷霆聖道,也沒時間修鍊,那麼就無法承載真正強大的聖道雷霆。

    墨劍不一樣,墨劍本非實體,而是當年方運憑藉書法聖道凝聚而成。

    現在的方運,書法聖道已經達到五境,龍飛鳳舞!

    這個境界的墨劍,本身殺傷力不行,但卻足以承載聖道神雷。

    真龍聖劍之下的墨劍徐徐變長,最後竟然與真龍聖劍變得一般大小,形狀也一模一樣,只有顏色和表面的紋路不一樣。

    真龍聖劍乃是聖念所化,無比純粹,所以劍身如雪,異常潔白,表面雖有龍紋,形成金光,但不染劍身。

    雷霆墨劍則完全不一樣,通體黝黑,彷彿無數墨汁凝聚而成,勝過最黑暗的混沌真空。在劍身之上,有密密麻麻的藍白色紋路,像是劍身的裂縫一樣。

    雷水在藍白色紋路之中流淌。

    這把雷霆墨劍的氣息,竟然不遜於真龍聖劍,只是孕育時間過短,力量遠遠不如。

    方運心念一動,就見墨劍如天外流星,落在那座雷源湖泊之中。

    雷源湖泊在接觸墨劍的一剎那,如同暴怒的凶聖一般,欲要吞噬來敵,但是,文界崑崙輕輕一震,雷源湖泊便恢復平靜。

    雷霆墨劍靜靜躺在湖底,吸收雷源的力量。

    雷源在以極慢的速度縮小。

    方運可以清晰感應到雷源的暴躁,但是,始終一動不動。

    待雷源湖泊縮小到一半之後,雷霆墨劍的劍鍔上多了一顆雷光寶珠。

    這時候,雷霆墨劍才停止吸收雷源湖泊,雷源湖泊的暴躁氣息徐徐消散。

    方運伸手一招,雷霆墨劍飛到高空,就見雷令引入文界的雷霆瀑布一分為二,一份被文界崑崙吸收,另一份被雷霆墨劍吸收。

    又過了二十天,一顆雷源也沒有。

    方運略加思索,便知道雷源這東西可遇不可求,不能這麼乾等。

    方運抬頭望天,上空雷水長河無邊無盡,必然存在不少雷源,但那是真正的禁地,哪怕聖祖一不小心,也可能被雷水長河吞噬。

    方運又低下頭,看向雷海。

    雷海名為海,但雷霆總量遠不如天空中的雷水長河,關鍵此地有雷石山鎮壓,歷代多尊聖祖在此地修鍊,這雷海遠不如天空的雷水長河危險。

    無論是文界崑崙、雷霆墨劍還是大聖神雷,都嗷嗷待哺。

    方運一咬牙,將更多的力量注入雷霆石舟與雷令之中,並且拿出凶雷崖的投影,三種雷霆寶物的力量一起釋放,然後緩緩下沉。

    外界的五尊大聖從一開始的驚訝,到現在已經見怪不怪,都在猜測那誦經幽魂什麼時候能出來。

    突然,五尊大聖齊齊瞪大眼睛。

    巨大的雷球在下沉,那個誦經幽魂要入雷海!

    五尊大聖相互看了看。

    「這個誦經幽魂……膽子有點大啊。」狼坤的語氣有些怪異,其餘大聖也不以為意。

    太陽大聖笑了笑,道:「不愧是巔峰異族,怕是古虛再生,也不過如此吧。」

    狼坤周身狼毛一顫,不動聲色偷瞄了太陽大聖一眼,陷入沉思。

    火德嘆息道:「都說雷火不分家,別說我現在,哪怕將來晉陞大聖巔峰,都不敢下雷海。同為異族,本聖頗為慚愧。」

    岩灰大聖輕輕點頭,這誦經幽魂果然有巔峰之相,假以時日,極可能封祖。

    時間慢慢過去,一年的時間一晃即逝。

    太初雷澤之外,瘟疫大聖與兩尊妖蠻大聖已經等了許久。

    「這太初雷澤過於險惡,我們沒有古圖,進去九死一生。」

    「無古圖,不入險地,除非晉陞巔峰大聖。」

    「如此看來,那誦經幽魂是方運的可能性很小。人族不善用雷霆,他進入其中毫無用處。反倒是誦經幽魂,掌握各種術法,許多聖術都與雷霆有關。」

    「不錯,那我們便前往古界核心,路上遇到他便用破幻之瞳一觀。他若真是誦經幽魂,便與他聯手,送他一場大造化,若是方運,就將其斬殺!」

    「方運過於強大,我們也陸續收攏遇到的半聖,大聖之前不可能獨自行動。」

    「走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