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趙客縵胡纓,吳鉤霜雪明。

    銀鞍照白馬,颯沓如流星。

    一步殺一聖,萬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

    閑過信陵飲,脫劍膝前橫。

    將炙啖朱亥,持觴勸侯嬴。

    三杯吐然諾,五嶽倒為輕。

    眼花耳熱后,意氣素霓生。

    救趙揮金錘,邯鄲先震驚。

    千秋二壯士,煊赫大梁城。

    縱死俠骨香,不慚世上英。

    誰能書閣下,唯有眾聖經。

    大聖吟詩,剎那即成。

    但在這一剎那,哪怕不懂人族語言的族群,也全然聽懂這首與聖道共鳴的聖道戰詩,耳邊彷彿傳來方運的聲音。

    「暢想人族豪俠,以燕趙之地的俠客最為著名,頭戴簡易的武纓帶,腰佩亮如霜雪的刀劍,騎著銀鞍白馬,兩相生輝,宛如流星一樣在大地上疾馳。」

    「此時此刻,置身於眾聖之中,我方運當如燕趙豪俠一般,一步揮一劍,一劍一殺一聖,萬里如閑庭,隨處可去,無人可擋。殺完眾聖,便如同完成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樣,拂衣而去,無須在意所謂的功名。」

    「想當年,信陵君將刀劍放在身前,與猛士刺客朱亥和謀士侯嬴把酒言歡,三杯酒下肚,便慨然許諾,一語承諾重過五嶽之山。酒到酣處,義氣沖霄,宛如聶政刺韓,白虹貫日。為信陵君而救趙,侯嬴出謀劃策,朱亥跟隨信陵君,揮動巨錘,捶殺晉鄙,得到兵符,幫信陵君擊敗秦軍,化解邯鄲之圍。兩個人的名聲與功績,足以在大梁城傳揚千年。」

    「像朱亥與侯嬴這樣的壯士,縱然死去,俠骨猶有餘香,不愧百世英明。像這樣的壯士,唯有眾聖經典一般的史書,才能承載他們的事迹。我方運超越歷代俠客,視眾敵眾聖如無物,當以長劍,誅盡千聖!」

    大聖戰技齊現,星辰匯聚,凶獸雲集,偉力橫空,凶焰驚世。

    虛空開裂,恍如末日。

    眾聖看到,被如此多大聖戰技封鎖的方運,消失了!

    哪怕是虛空開裂,都無法阻擋這個人族。

    方運邁出一步。

    一頭虎聖的餘光突然看到身邊的狐聖身後冒出一個人,白衣如雲,黑髮如瀑,舉手投足間是無盡的瀟洒,眉目之前是無限的風流。

    那人彷彿是憑空出現,周身毫無殺意,雙目之中,滿山皆空。

    方運的雙眼之中,倒映天地,並無一人。

    那虎聖急忙大喊,但聖念還未出口,就見那狐聖已經意識到,急速外放力量,並準備逃跑。

    虎聖看到極為怪異的一幕,這一幕,讓他無法理解。

    方運手持變長的真龍聖劍,明明還沒有碰到那尊狐聖,但狐聖突然一閉眼,魂魄消散,氣息全無。

    之後,方運一劍才刺入狐聖的後腦之中。

    狐聖倒地身亡。

    在狐聖倒地的時候,虎聖突然覺得不對,為什麼狐聖倒地,自己的視角出現了變化,自己怎麼好像也跟著狐聖一起倒地?

    這時候,虎聖看到,方運似是微微扭頭,看向自己。

    方運的眼中,倒映出一頭虎聖的屍體。

    「那不就是我嗎?」虎聖在臨死前,終於明白,是方運先殺了自己,才殺死狐聖。

    「在那裡……」

    一尊大聖指向狐聖與虎聖屍體所在的地方。

    方運站在半空,白衣不染塵,霜劍不染血。

    「殺了他!」

    眾聖驚恐地拚命攻擊,無數聖道偉力宛如璀璨的流星雨,又好似滅世海嘯,湧向方運。

    方運再度消失在原地,避開所有攻擊。

    那些本來能破碎虛空封鎖一切挪移的力量,彷彿不存在。

    自成一界。

    眾聖臉上浮現無法遏制的恐懼,原來,聖祖威能遠比想象中強大。

    在方運消失的一瞬間,眾聖立刻移動,或者橫移,或者向前,絕不後退。

    一尊崑崙族群的半聖攻擊之後,急速前沖,但突然感覺後腦發涼,然後扭頭一看,發現無比怪異的事情。

    自己明明在奔跑,可為什麼自己的屍體躺在原地,腦後鮮血如泉涌?

    為什麼那個方運,沒有看那屍體,而是正直直看向正在逃跑的自己?

    這尊半聖眼前慢慢變黑,然後看到,方運一擺手,收走自己的屍體。

    「我為什麼能看到這些?」臨死前,這尊半聖也沒明白為什麼。

    這是第二步。

    眾聖慌了,再度攻擊方運,而方運再次消失於虛空之中。

    無形無跡,無聲無色。

    瘟疫大聖在看到方運消失后,立刻前沖,憑藉自己的力量,哪怕方運再強,也不可能一劍殺死自己。

    突然,方運出現在前方。

    瘟疫大聖一看方運慢慢舉劍,心中大喜,立刻準備橫移避開,並用那七十七聖牙攻擊,但是,瘟疫大聖愣住了。

    為什麼方運手中拎著七十七聖牙?

    為什麼自己的身體完全不受自己控制,眉心直指迎向劍尖?

    這是為什麼?

    瘟疫大聖腦海中突然發現之前那些半聖死亡的過程,彷彿毫無防備。

    「難道……我要把這個發現告訴眾聖……」

    噗……

    瘟疫大聖眼中的光芒慢慢消散,在消散前,他看到方運左手一擺,將他完整的聖骸收入文界。

    同時,耳邊傳來方運的聲音,那聲音好像度過了不知多少萬年漫長的歲月才抵達。

    「多謝你配合,帶了這麼多妖蠻找我。」

    第四步,第五步,第六步……

    一步一瞬,一瞬一劍,一劍一殺。

    一息之間,十聖隕落!

    在遠方的眾聖眼裡,方運在一息間幾乎接連不斷出現在十個地方,只出一劍,便乾淨利落地殺死一尊半聖或大聖,那些人好像在死亡前都沒有意識到遇到敵人。

    沒有防備,沒有防抗,沒有掙扎。

    他們的死亡,無比安詳。

    在這一息間,遠處的眾聖只覺世界失去了聲音,也失去了色彩,甚至連時間流動都變得緩慢。

    他們眼中,方運彷彿成為萬物的中心,時間的原點。

    萬界,圍繞著方運在運轉。

    眾聖,開始後退,快速後退,不斷後退。

    包括三尊帝族大聖,包括兩尊第一王族大聖,包括所有沒動手的大聖,也包括剛才動手的所有眾聖。

    他們開始逃了。

    「誰先逃,誰先死。」

    方運柔和的聲音在每個人耳畔回蕩,彷彿一位和善的老先生在囑咐自己的弟子要好好讀書,僅此而已。

    一尊又一尊聖位倒下。

    如黑夜割草。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