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三千半聖倒下的時候,三千方運也全部消失。

    時間彷彿凝固。

    逃跑的眾聖也不逃了,獃獃地看著陌生的王族山。

    方運的一劍,彷彿創造了新的世界。

    在萬界的歷史上,哪怕是聖祖,也沒有誰同時掌握萬界照見與自開一界這兩種恐怖的聖祖威能。

    一步殺一聖,萬里不留行。

    方運殺盡眾聖,卻無一人能留下他。

    「還可以……」

    方運說完,再度消失。

    二十六尊大聖彷彿炸毛的雞群一樣,瘋狂四散。

    他們的目光中,充滿了絕望。

    一些大聖甚至一邊逃跑一邊胡亂轟擊四面八方,甚至誤傷自己都在所不惜。

    大聖虎淪用盡手段,突破虛空,終於成功逃脫到萬里之外,心中鬆了口氣,然後急速向遠方逃去,並回頭向後方看去。

    他看到,大聖們的還在逃跑,但還是沒看到方運的身影。

    「你在看哪裡?」

    方運溫和的聲音響起。

    這一刻,虎淪想起自己還是妖帥的時候做過的那個噩夢,那是經歷了一場生死之戰後的噩夢,他夢到自己被千刀萬剮,夢到自己的戰友與親人死亡,甚至夢到妖界淪陷,夢到自己的皮膚一寸寸離開身體。

    這一刻,噩夢再度降臨。

    「你……」

    虎淪的餘光看到,寒光一閃,隨後眉心一涼。

    這一刻,虎淪的內心突然充滿平靜,因為他知道自己還有機會,自己不是瘟疫大聖那種蠢貨,自己是從黃昏堡壘中回歸,自己還有保命的手段,只需要極短的剎那,自己就可以激發……

    虎淪的目光一暗,自半空掉落,隨後屍首被方運收走。

    看到這一幕的眾聖,遍體生寒,虎淪已經夠強大了,而且反應和其餘眾聖明顯不同,虎淪其實已經極大影響了方運對時間的控制,在死亡之前,已經發現方運。

    但是,虎淪還是死了。

    「你……你為什麼不殺我!」狼坤的聲音響徹天際。

    眾聖循聲望去,就見原本外貌雄健的狼族大聖竟然眼窩深陷,臉上滿是痛苦之色。

    「當然是為了答謝你把妖蠻眾聖引到王族山。」方運面帶微笑,輕輕撫摸不染滴血的真龍聖劍。

    「你在利用我。」狼坤的聲音在顫抖。

    「是你先背叛我。」方運的語氣無比平穩,沒有絲毫的憤怒,只是充滿了冷淡。

    「我……」狼坤無言以對。

    方運抬頭,聖劍長吟。

    「住手!王族山下,豈容你濫殺無辜!你既然殺了崑崙族群,就永遠留在這裡吧!諸位崑崙王族,難道你們眼睜睜看著同族被一個外界人殺死嗎?你們難道希望看到一個外界人在王族山上欺辱眾聖嗎?你們難道對這場殺戮不聞不問嗎?我們應該讓每一個卑微的生靈知道,這裡是王族山,這裡,是崑崙王族的領地!」

    蛙司的聲音傳遍王族山。

    一些崑崙王族的目光發生明顯的變化。

    崑崙王族的大聖們一直沒有出手,包括為數不多的幾尊大聖巔峰。

    蛙司再度微笑道:「我不太清楚這個方運有何等天賦,但是,只需要一尊祖威雕像,就可以解決!」

    蛙司說著,身後綠光衝天,一頭百丈高的灰毒巨蛙雕像浮現在他的頭頂。

    灰毒之祖的雕像。

    澎湃的祖威瞬間籠罩百萬里,所有半聖身體一晃,毫無反抗之力,雙膝一軟,跪在地上。

    所有大聖也被無形的力量壓著頭顱,微微俯首。

    唯有方運昂首挺胸,一步邁出,消失不見。

    妖蠻還有三尊大聖。

    蛙司臉上浮現一抹血一樣的鮮紅,方運竟然不向蛙祖低頭,而且在這個時候,竟然還敢出手殺人,這簡直是在褻瀆蛙神一族!

    象逐的餘光看到方運消失,嚇得魂飛魄散,但是,在祖威之下,他的所有力量都被削弱。

    即便如此,他依舊做出了最正確的選擇,去激發得自黃昏堡壘的一次性寶物,哪怕死,也不能讓方運得逞。

    他很快,也很堅定。

    方運更快。

    在象逐激發寶物之前,方運已經如同萬界最強大的劍客,毫無花哨地刺出一劍。

    劍身入虛空。

    「只差一瞬……」象逐的心中輕嘆一聲,身體緩緩傾斜,轟然一聲,倒在地上。

    在的象逐倒下的同時,兩道祖威氣息出現在戰場。

    方運扭頭看去,就見兩頭妖族大聖各被一團充滿祖威氣息的光團包裹,瞬間消失在原地,不知道挪移到何處。

    「剛剛晉陞亞聖,實力弱了點。」方運低頭看了看手中緩緩縮小的真龍聖劍,對自己做出了客觀的評價。

    聽到這個聲音的眾聖則個個報以冷眼。

    這如果叫弱的話,那萬界大聖只配叫廢物。

    蛙司收起祖威雕像,厲聲道:「方運,你未經王族認可,闖入王族山,並大肆殺戮,馬上跟本聖去崑崙宮前,等待眾祖裁決!」

    「哦?」方運臉上浮現莫名的笑容,他看向蛙司,但眼中倒映的卻是帝族的那座第十一王庭。

    蛙司見方運不敢反擊,冷笑道:「算是聰明。跟本聖走吧,你敢反抗,便等於與整個崑崙王族為敵!」

    「誰說方運未經王族認可?方運乃是我巨神族的貴賓,得巨神三祖認可,在王族山遇襲,按照規矩,哪怕是王族先動手,他也可直接斬殺而無罪!」

    一尊身高百丈全身青色鱗甲的巨人緩緩走出,他的雙手尖端的銀色指甲甚至比太陽還亮。

    這百丈的巨人和方運一樣大,在動輒上萬丈的大聖之中無比渺小,彷彿是普通人面前的蚱蜢一樣。

    但是,眾聖都露出凝重之色。

    巨神族,崑崙第二王族。

    「神勻,你這是什麼意思?」蛙司面色極為難看。

    灰毒巨蛙雖然也是崑崙王族,但臭名遠揚,在崑崙並無實權,但巨神族不一樣,僅次於第一王族,無須巨神族力保,只需要神勻一句話,崑崙族群就會放棄針對方運。

    除非其他王族聯手反對,或者第一王族開口。

    但是,獵殺方運的收穫,並不能打動第一王族。

    妖界能給的獎勵,第一王族都不缺。

    方運則帶著若有若無的微笑,看向神勻。

    神勻臉上似有異色,輕咳兩聲,道:「蛙司,這是我巨神族之事,容不得你多嘴多舌。總之,針對方運,便是針對我巨神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