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時候,眾聖們已經沒心思觀看方運如何反擊聖祖化身。

    因為,一小半的眾聖都被雷霆巨球籠罩。

    雖說雷霆巨球的大部分力量都沿著空間裂痕湧向灰毒之祖的化身,但即便殘餘的力量,也不是普通大聖能抵擋的。

    更別說半聖。

    就見十萬里內所有半聖,無論是哪個族群,無論是外界人還是崑崙王族,瞬間化為灰燼,只有極少數半聖保命能力強大,只是聖體被毀,逃過一劫。

    而一些大聖則瘋狂使用各種力量保護自己,最終以重創的代價留住一條命。

    不多時,雷霆散去。

    大地已經化為漆黑的大坑,淡淡的熱氣向上飄蕩,大坑周圍地面龜裂,滿目瘡痍。

    方運置身於大坑上空。

    遠處的眾聖看著方運,心中充滿震撼,隱約猜到,方運不是不畏懼聖祖,而是在立威。

    拿靈族與灰毒之祖來為人族立威!

    從今天開始,若是不算聖祖,人族已經進入至強之列。

    但是,拿兩大崑崙王族與聖祖化身立威,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眾聖開始加速後退,所有人都意識到,這裡,將會成為真真正正的戰場。

    族群之間的戰場。

    「你,讓我的化身受傷了!」

    一個憤怒的聲音響徹天地,並形成一道道灰色雷霆,在天空扭動,如萬蛇狂舞。

    在第十王庭的上空,大量的細碎血肉重新凝聚成灰毒之祖的化身。

    此刻灰毒之祖的化身,氣息不足原本的一半。

    他那雙突出又巨大的眼睛上泛著血絲,死死盯著方運,如同盯著食物一般。

    方運微笑道:「我這裡還有不少大聖神雷。」

    「待本尊現身,便是你死亡之時!」灰毒之祖的化身竭力保持平靜,但全身癩蛤蟆一般的膿包輕輕顫抖,毒水滋滋直冒,全身被巨蛇狀毒霧纏繞。

    「這樣啊,那王族之戰再度開啟。」

    方運說完,王族山群山轟鳴,這一次,灰毒巨蛙一族與靈族,同樣成為方運王族之戰的敵人。

    遠處的眾聖哭笑不得,瘋子見多了,作死的也見多了,但拿王族之戰當對抗聖祖的護身符這種事,是真沒見過。

    從現在開始,灰毒之祖的化身的確可以出手,但本體不行。

    眾聖已經由一開始的震驚,進入麻木狀態,同時思索,這個方運到底是什麼來歷,絕對不可能是單純的人族。

    「你……」灰毒之祖的化身氣得身體顫抖,全身毒液噴濺,令人作嘔。

    「老祖,您一定想辦法殺死他,他太猖狂了!」蛙司帶著哭腔哀求,之前在金族寶地的時候,他用了一次保命手段,這一次大聖神雷大爆發,他最後的寶物全部耗盡,現在身上最值錢的東西是大聖神材,連一件完整的大聖寶物都沒有。

    「放心,他活不過多久!一旦崑崙宮開啟,自會有聖祖擒拿他!我已傳訊全族,即刻前往這裡,圍殺此子!」灰毒之祖不愧是積年的老怪物,哪怕受此大辱,也沒有氣急敗壞,更不準備浪費化身成全方運的凶名。

    蛙司忙道:「老祖,千萬別調動其他大軍,屍亂正在各地肆虐,若是把族中精銳調到此地,後果不堪設想。」

    灰毒之祖化身一愣,道:「你說的不錯,我這就讓他們駐守蛙祖各地,靜等崑崙宮議事結束。」

    眾聖默默地看著這一切,崑崙族群眾聖心中突然生出悲哀,崑崙王族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無能了,拿一個外界大聖束手無策,堂堂聖祖化身都不敢上前戰鬥。

    雖說灰毒巨蛙是最弱的崑崙王族,但也不至於到這種程度。

    說起慘,還是靈族,巔峰大聖被殺死,可靈族王庭至今不敢派遣眾聖報復。

    釣海翁加牧星客的雙重傳承,徹底壓下靈族的氣焰。

    靈族不想再承受四祖齊隕的慘象,若是真因為這件事引出釣海翁和牧星客本尊,那靈族必然滅族。

    眾聖快速用神念交流,方運則在腦海中思索下一步計劃。

    突然,神勻面色一變,面帶苦笑傳音道:「我巨神一族王庭已經下達命令,與方運絕交。」

    眾聖看向神勻,都表示理解,雖說靈族與灰毒巨蛙都跟巨神族不合,但方運現在招惹的不只是兩族,已經引發了其他王族的憤怒。

    不要說巨神族,哪怕是第一王族,此刻也要考慮清楚。

    突然,一頭全身漆黑如虛空的豹形大聖道:「我夜族亦不歡迎方運!」

    夜族乃是第四王庭。

    「我山族不歡迎方運!」

    遠處一座從未引起人注意的巨山突然外放聖念傳音,隨後,十幾座巨山身形搖晃。

    第三王庭,山族!

    「那我風族支持其餘各王族!」

    第九王族開口。

    王族山下,一片寂靜。

    十一王族,有整整六族與方運對立,這意味著,方運在崑崙古界寸步難行。

    方運風輕雲淡,面不改色。

    蛙司扭頭看向帝族三聖,面色不善問:「你們呢?」

    帝宇一聳肩,道:「我們只是大聖,帝族王庭一直無法開啟,我們說了不算。」

    「那你們是什麼態度?」蛙司再度逼問。

    「管我屁事?」帝宇白了蛙司一眼,抬頭望天。

    帝鴻與帝勝也跟著一起抬頭數星星。

    蛙司無比惱怒,但不敢造次,帝族當年強勢侵入崑崙,除了第一王族沒出手,其餘九族聯手才勉強抗衡,這讓帝族在崑崙王族的地位隱隱與第一王族持平,蛙司根本不敢惹惱帝族。

    「你們,這是準備對本聖宣戰?」

    方運的語氣中充滿異樣。

    當年好像帝霆也做過這種事,難道自己竟然淪落到跟帝霆那個蠻子一樣?

    「當然!」蛙司堅定地道。

    方運點點頭,道:「也罷,萬古崑崙需要第十二王族。」

    王族眾聖一愣,氣得破口大罵。

    「你不要太猖狂!」

    「區區人族,連聖祖也沒有,竟然想成為王族!」

    「你這是在侮辱帝族嗎?」

    但是,很快,眾聖的喝罵聲突然消失。

    萬古崑崙,這可不是普通的稱呼。

    哪怕對崑崙王族來說,這個名字也幾乎消失在記憶深處。

    這個如此年輕的人族大聖,為何一口叫出萬古崑崙?

    能稱呼萬古崑崙的,無一不是那些快死的老傢伙們。

    哪怕是一些聖祖,也把此地叫崑崙古界,沒有稱萬古崑崙的習慣。

    一些普通的崑崙族群半聖轉身就走。

    這事鬧的有點大,再看下去,怕是連命都保不住,還是躲得遠遠得旁觀為妙。

    狼坤獃獃地看著方運,喃喃自語。

    「我真傻,我就不應該與方運為敵,他敢引發屍亂,敢與所有崑崙王族為敵,敢重創聖祖化身,殺妖蠻眾聖算什麼?我一定要傳訊給妖蠻眾聖,一定遠離方運。我真傻,我早就應該想到這點……」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