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路上,方運抓到過幾個狼獠的化身,但都無法問出結果,只能根據種種蛛絲馬跡進行推演,比如狼獠化身行進路線,比如出現地點,比如留下的痕迹等等。

    方運不斷通過新的發現校正方向。

    最終,心中有一絲隱隱的警覺。

    方運停下,抬頭看向一片青峰起伏的群山之中。

    在那裡,方運感到熟悉的力量。

    那是狼獠化身的力量,而且不止一具。

    「到了!」

    方運一步邁出,刺入虛空。

    在這一剎那,原本還在沉睡的狼獠本體猛地驚醒,本能地外放聖祖力量與威能,但與此同時,密密麻麻的黑色鎖鏈從虛空中出現,宛如蜘蛛網一樣撲在他的身上,將他外放的大部分力量封禁入身體,只有祖息與少量力量外溢。

    即便有少量力量外溢,也形成驚天動地的劇變。

    方圓百萬里山脈炸裂,山峰崩飛,萬物滅絕。

    狼獠本周圍的化身,全部被他自身散逸的力量殺死。

    「這是……眾聖提及的方運?」

    狼獠躺在地上,巨大的狼眼轉動,望向突然降臨到高空的方運。

    在狼獠的眼睛中,方運不是一個純粹的聖體,而是置身於一片黑暗的宇宙雛形之中,周身聖念繚繞,祖威纏身,恐怖的虛空聖道彷彿成為他的外衣。

    接著,方運的衣衫陸續崩裂,因為在衣衫和皮膚之間,多出一層白玉鎧甲。

    「這是……」

    狼獠聖祖無比驚駭,他萬萬想不到,方運身上竟然出現帝族玉鎧。

    和帝族玉鎧不同的是,方運周身每一片的玉甲表面,都有人族文字不斷隱現,與玉鎧的力量相互融合,形成遠超帝族玉鎧的力量。

    在玉鎧的深處,文界之中,隱約可見人族眾聖經典宛如大雁飛舞,方運的詩詞名篇也在飛翔,化為密密麻麻的文字,凝聚成一種奇特的力量。

    每一個文字,都散發著淡淡的祖威。

    祖文。

    狼獠的身體重重一抽。

    祖文,只存在於傳說之中,無論是帝族、龍族、古妖還是妖蠻,都沒有凝聚過祖文。

    只有在一些奇特的遺迹中,有聖祖發現過一些強大的文字。

    字字如祖,句句威嚴。

    因此命名為祖文。

    眾祖耗盡了很多精力研究那些祖文,最終得出結論,這不是萬界內的文字,應該是其他世界流落到萬界的,只有一個族群的文明達到極高的程度,才能凝聚成祖文。

    狼獠的內心充滿驚駭和挫敗,他無法相信只有區區幾千年歷史的人族,竟然能凝聚成類似祖文的力量。

    但在驚駭之餘,他也充滿僥倖,因為這些祖文的力量並非源自文字本身,而是源自方運,連祖文雛形都算不上。

    只有文字本身形成祖威,才能稱之為祖文。

    但是,方運竟然能讓人族文字附加祖威,只要長時間足夠,必然能創造出祖文。

    這不是祖文的雛形,但指明了祖文的方向。

    「一定要他死!不過,我力量衰竭,需要一定時間恢復,我要拖延一段時間!」

    狼獠腦海中瞬間閃過無數念頭,隨後面帶微笑道:「本祖乃是狼獠,不知……」

    回應聖祖狼獠的不是方運的話。

    是漫天星輝。

    方運手持帝神樹,向狼獠重重揮出。

    天地昏暗,萬寶流光。

    彷彿整個宇宙的星辰都化為流星雨,砸向狼獠。

    在這一剎那,狼獠眼中閃過一抹悔意和深深的忌憚。

    他沒想到,方運竟然如此乾脆,也如此果決,一句話都不說,直接動手。這樣的人,絕對是妖界的大敵!

    不殺此人,妖界危矣!

    這一剎那,狼獠腦海中閃過在黃昏堡壘經歷的萬載時光。

    鬥志如烈日!

    「不要小看本祖!」狼獠雙眼血紅,狼牙突出,面目變得兇狠猙獰。

    狼獠張開大口,可怖的祖力在前方凝聚成一個血色光球,隨後向前方噴發。

    萬界如月,銀狼嘯之。

    萬寶流星過半的力量竟然被嘯月之光吸收,反攻回去,衝破帝神樹的攻擊,逆勢上升,如百萬瀑布逆流,發出擊破虛空的宏大聲音,淹沒方運。

    狼獠突然眯起眼睛。

    在他的聖念之中,自己的祖技嘯月之光的的確確擊中了方運,但是,九成九的力量被萬道壁、眾生池和萬寶聲消磨。

    按理說,哪怕只有一分的力量落在方運身上,也能重創方運。

    畢竟,人族聖體無比脆弱。

    直到狼獠看到方運周身的虛空一閃即逝。

    那麼強大的力量,被自成一界完全吸納,並圍繞自成一界不斷旋轉,很快便會消散。

    方運毫髮無傷。

    「眾生之敵,萬界大流放!」

    方運說著,頭上聖道法冠顯現,身前聖道法典翻騰,而聖道枷鎖直接降臨,困住狼獠。

    狼獠臉上閃過一抹嘲諷之色,方運的力量非常奇特,層次境界都很高,但力量太少了。

    無論方式的力量多強,在狼獠看來,都只是大聖巔峰,無非是強一點的大聖巔峰而已。

    歷史上發生過許多相同的事,那就是重傷的聖祖一動不動,大聖都無法將其殺死,甚至出現過大聖花了一萬年殺一尊重傷沉睡的聖祖,結果一萬年後沉睡的聖祖傷勢痊癒,一睜眼,打了個哈欠誅殺那尊大聖,然後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離開。

    大聖和聖祖的差距,相當於凡人與半聖的差距。

    一個凡人力量再大,也傷不到半聖一根毫毛。

    所以,狼獠根本不在乎方運的攻擊,繼續積蓄力量準備下一擊。

    雖然被古界核心的力量壓制,但他並不焦急,他相信方運最多只能讓自己受到輕傷。

    整座鎮罪殿出現!

    數以萬計的半聖罪龜囚車夾雜著幾尊大聖罪龜囚車宛如蜘蛛群湧出,他們彷彿身負虛空聖道,瞬間挪移到四面八方,然後從四面八方同時噴吐罪龜鎖鏈,宛如一群密密麻麻的蜘蛛網,瞬間包圍狼獠。

    不過,包圍的只是狼獠的五分之一具身體,只有尾巴、后臀、後腿以及部分背部。

    一切都太突然,狼獠也沒見過這種力量,只是從新進入的妖蠻大聖那裡聽說過,可從來沒見過聖祖層次的法家力量。

    畢竟,最強的法家讀書人也只是半聖,因此,他還是沒有放在心上。

    下一剎那,方運身後,浮現一尊又一尊法家半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