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呸!」

    「呸呸呸……」

    一連串的「呸」聲四起,眾多幽夜白魔帶著憤怒的情緒,吐出一塊塊石頭。

    那些石頭有大有小,全部都是黑色的鵝卵石,鵝卵石表面,點點星光時隱時現。

    在這些星光鵝卵石出現的一剎那,方運感受到萬界古船輕輕一顫。

    方運大喜,萬界古船太過強大,哪怕面對萬古黑金都沒有異動,現在竟然對這些星光鵝卵石有反應。

    「這種氣息,和渡世濁漿有相似,就叫渡世星石吧。」方運給這種萬界從來沒有人見過的寶物命名。

    遠處的種族看著眼熱,但只能望洋興嘆。

    等所有幽夜白魔吐完渡世星石,方運一伸手,將所有的渡世濁漿與渡世星石收走,利用特殊的手段進行存放。

    方運收起眾生之力,抬頭對前方高大的幽夜白魔道:「你們稍等一下,我有事要處理。」

    方運說著,扭頭望向遠處的崑崙眾祖。

    看到這一幕,崑崙眾祖心中直冒寒氣。

    這一刻,方運彷彿幽夜白魔之主,登臨萬界絕顛,一言可滅眾生。

    「你們,有沒有要說的?」

    崑崙眾祖心裡恨得牙痒痒,但一時間不知如何答覆。

    用腳指頭想也能知道,接下來如果不能給方運一個滿意的答覆,方運就敢帶領幽夜白魔踏平各族群的族地,甚至佔領王族山。

    他們根本不敢冒險,那些幽夜白魔損失那麼大,情緒正處於最惡劣的階段,他們哪怕明知道被方運當槍使,也會發泄一番。

    眾祖暗中交流。

    「如何是好?」

    「我們山族無計可施。他拿出群山之心,本祖便不好動手,除非他主動攻擊我。我們山族,只參與聖祖之下的征戰。」

    「祖屍荒山的老祖宗警告我們靈族,不要與方運為敵。我們靈族聖祖可以防禦,不會主動進攻。」

    「我們老祖宗也提醒過我。呱……」

    一些主戰的聖祖直翻白眼,之前一個個不把祖屍荒山的話當真,逼迫方運交出崑崙至寶,現在遇到幽夜白魔,馬上拿出老祖宗的話當擋箭牌。

    「那崑崙至寶怎麼辦?」

    「他是帝族師,帝極死了,他就是帝族的族王,名義上,他有權佔用崑崙至寶。」

    「崑崙至寶,應該讓各王族輪流使用。呱!」

    「好,你去勸勸萬古第一極凶吧。」

    眾祖的交流陷入死胡同。

    幽夜白魔的壓迫力太強,甚至比當年帝族的威脅更大。

    帝族還可以談判,幽夜白魔根本就沒法講道理,而那個方運,明顯比幽夜白魔還不講道理!

    崑崙眾祖,已經默認方運是萬古第一極凶。

    沉默許久,枯山之主突然望向對面的方運,聲傳崑崙古界全境。

    浩蕩的聲音宛如長河掠過所有人的耳旁。

    「身為崑崙族群,有守御崑崙之責。崑崙至寶,以德居之。你若承諾在崑崙危急之時,出手相助,才算是真正的崑崙族群。否則,你便與所有崑崙族群對立!」

    眾多聖祖望向方運。

    方運的回答,決定了崑崙古界最終的走向。

    數息后,方運的聲音通傳全崑崙。

    「方某身為帝族族王,自然有守土之責,若崑崙有難,自當相助。從此之後,若再敢有人質疑本祖的身份,質疑崑崙至寶的歸屬,本祖將傾盡所能,滅其一族!」

    崑崙眾祖愁眉苦臉,他們本來想進行緩兵之計,哪知方運完全不受誤導,直接點出事情的本質。

    枯山之主道:「你引來外界附庸,擾亂崑崙,未免太過了。我們允許你與人族進入崑崙,至於其他族群,理當清退。」

    「崑崙有古老的鐵律,諸位不會都忘了吧?」方運淡然道。

    眾祖更加頭疼,崑崙當年是不禁止任何族群前往,但有一些規矩。

    比如,需要得到王族的引薦,方運身為帝族族王,有這個權力和資格。

    進入崑崙之後,選定族地,之後需要抵擋崑崙其他族群的進攻。在帝族出現后,規矩改成,聖祖不得參戰,避免崑崙再受重創。

    其餘細則無足輕重。

    接下來,只要方運麾下族群能擋住崑崙族群的攻擊,便可成為崑崙一員。

    這意味著,談來談去,還是變相同意了方運。

    但是,沒有聖祖願意開口。

    方運道:「那我就一個一個問。灰毒之祖,你同意嗎?」

    方運說完,看向灰毒巨蛙王庭。

    灰毒巨蛙全身僵硬。

    方運已經宣戰十族,現在是王族戰時期!

    一旦方運摧毀灰毒巨蛙王庭,那就灰毒巨蛙王庭就需要以普通族群的身份發起王族戰。

    之前眾祖可不敢摧毀帝族王庭,但不代表方運不敢摧毀他們的王庭。

    「我……覺得帝族之主按照規矩辦事,我不反對。」灰毒之祖說完,肚子氣鼓鼓的。

    「風祖呢?」方運轉頭望向風祖,又看了一眼風祖王庭。

    「本祖……不偏不倚,公事公辦,方祖雖然手段殘忍,影響惡劣,但是,沒有壞規矩。」風祖道。

    鎮罪邪龍與神勻一起點頭。

    方運完全不理會風祖話里夾槍帶棒,看向下一尊聖祖……

    沒有一個聖祖反對。

    最終,方運抬頭問:「蒼灰之祖,你考慮完了嗎?」

    崑崙眾祖直翻白眼,方運真是記仇。

    「本祖從不違背崑崙意志、眾祖意向,既然眾祖願意一切按照規矩來,本祖也不反對。」

    方運點點頭,望向自己麾下眾聖眾祖,道:「備戰!小黑帶一批聖祖和大聖隨我去妖界,另外……把狼坤帶上。」

    「好……」鎮獄邪龍答應完,突然怒意勃發,周圍的眾聖都被沖飛甚至昏迷,隨後,他收斂起息,悶悶不樂。

    堂堂鎮獄邪龍,威震萬界,怎麼能有這種名字!這是莫大的恥辱!

    「哥,請叫我大名。叫我方鎮獄或方邪龍都行。」鎮獄邪龍無奈道。

    「好的……」方運道。

    鎮獄邪龍咧開嘴,笑到一半,就聽到方運道:「方小黑。」

    「我……」鎮獄邪龍眼中凶光畢露,但看了一眼幽夜白魔,覺得自己也不算特別委屈。

    眾祖眾聖扭頭暗笑,生怕被鎮獄邪龍發現。

    狼坤依舊站在地上發獃。

    「我不相信……」

    狼坤本來以為自己堅定了念頭,意識到萬界沒有至高至強,認為自己領悟了聖道真諦,但是,一切又被方運無情地推翻。

    「到頭來,還是方運最強嗎?我真傻,真的,我也是傻的……」

    狼坤的意識已經陷入輕微的混亂。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