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聖元大陸各地喜氣洋洋。

    不是因為出現大量的聖前童生、秀才、舉人和進士,也不是因為聽說妖界沒了,而是因為,傳言方運封祖。

    倒峰山。

    濃密的崑崙元氣宛如瀑布從倒峰山傾瀉,到達半山腰后,消失不見,實則被聖院的力量均勻挪移到聖元大陸各處。

    眾聖殿前。

    半聖化身與紫袍大儒站在門外,靜靜地望著大殿之中。

    大殿之中,孔聖雕像最大,佔據最高的位置,也叫聖人台。

    方運雕像本應該在第二排的亞聖之首,但現在,方運雕像出現在聖人台上。

    最先看到這一幕的聖院讀書人直接嚇暈過去,層層上報后,人族最重要的讀書人,幾乎齊聚一堂。

    所以,這次人族少見的大型眾議,選在眾聖殿門前。

    眾聖也毫無辦法,這實在是人族開天闢地頭一遭。

    經過長時間的討論,眾聖終於確定,方運的的確確封祖。

    之前所見的異象,就是方運的封祖異象。

    自此以後,方運就是人族真正的聖人。

    自從宗聖隕落,人族就沒了對方運的雜音,但是,大多數人還是難以相信方運竟然在如此短的時間封祖。

    不止那些普通讀書人,不止大儒,甚至連半聖們都有些慌亂,他們也沒遇到這種事!

    所以,眾聖本體在東聖閣開聖議,分身和大儒們在眾聖殿前舉行另一場眾議。

    「方聖晉陞亞聖才幾年,怎麼如此快就晉陞聖人?我看需要從長計議。」說話的,赫然是姜河川,他不是怕方運封祖,而是怕方運沒有封祖,等回來的時候,鬧出大烏龍。

    幾乎所有景國人的反應和姜河川都一樣。

    以前是景國人用盡手段吹捧方運,但現在,景國人全都像是跟方運撇清關係一樣,不斷勸說眾聖眾儒要慎重,反倒讓眾聖更加為難。

    有一個人例外。

    「我說你們一天天就是咸吃蘿蔔淡操心,眾聖殿有孔聖意志在,如果方聖沒有封祖成聖人,孔聖雕像肯定一腳把他踢走,還用得著咱們擔心?再說了,方聖要是不封祖,憑什麼吞掉整個妖界?」

    李文鷹苦笑道:「今日之事,方聖不親自說明,我們也無法聯繫到其他眾聖。心裡,總是沒底。」

    所有讀書人看向李文鷹的目光都充滿理解,能讓叱吒天下的李文鷹猶豫不決,也只有方運能做到。

    張破岳不耐煩道:「工殿的人愣著幹什麼?趕緊去為方聖準備大雕像,我記得方聖賜下不少神材吧?就用神材雕,一定要比孔聖氣派,不能墮了我們景國的威名!」

    眾人直翻白眼,什麼叫比孔聖氣派,這也叫人話?

    「你老實點吧。」姜河川充滿無奈。

    「從現在開始,方聖就是實打實的中興之主,這下沒人反對了吧?」張破岳道。

    眾人又是一陣翻白眼,現在誰還敢反對方運,宗家到現在都沒人說半句話,好話、壞話、怪話一概不說,生怕被人誤會。

    「沒人反對就好!我說工殿,你們吃方聖的喝方聖的拿方聖的,現在怎麼不說話了?愣著做什麼,趕緊去造方聖的聖人像,就算今天用不上,過幾年也能用上,他肯定能成聖人。」張破岳吆五喝六,生生把聖院眾聖殿前弄成菜市場,幸虧眾人知道他這性子,要是不知道,非把他打出去。

    一位工殿閣老沒好氣地道:「聖人像需要半聖親自雕刻,我們哪敢越俎代庖。」

    「也對……」張破岳看向王驚龍的化身道,「驚龍先生,還是您動手吧,得鎮獄邪龍賜下重寶,不能悶聲發大財啊。」

    王驚龍眼帘低垂,右腳一抖,差點跑過去一腳踢飛張破岳。

    眾多大儒抬頭望天,這張破岳嘴太欠了。

    之前王驚龍被鎮獄邪龍一下彈飛,是王驚龍生平奇恥大辱,誰都不敢提,張破岳倒好,總覺得王驚龍撿了大便宜,雖然王驚龍也的確得來大寶貝,可問題是面子都沒了。

    王驚龍深吸一口氣,道:「本聖已經聯繫東海老龍聖,不出意外,那邊很快就會答覆……嗯,來了。」

    突然,聖院上空出現一個海眼,隨後一顆虛樓珠從中下落。

    在眾人的注視中,王驚龍接過虛樓珠。

    王驚龍化身向虛樓珠中注入一絲聖念,愣了一下,然後化身炸開。

    一尊半聖化身炸開幾乎相當於一首聖道戰詩,所有人只覺死亡降臨,務必慌亂,但剎那后神光天降,聖院的力量困住王驚龍化身,餘波沒有影響其他人。

    數息后,新的王驚龍出現。

    這個新的王驚龍乍一看也是很普通的小老頭,乾瘦還有點黑,但是,境界越高的人神色越緊張,那些文宗全身都在顫抖。

    反倒境界低的人看著王驚龍沒什麼感覺。

    「聖體降臨……」

    許多大儒已經隱隱看出來,姜河川立刻給張破岳使了一個眼色,而張破岳正要開口,隨後閉上嘴,無奈嘆了口氣。

    王驚龍重新接過虛樓珠,臉上浮現一絲無奈,道:「此物之中,記載龍族大聖親眼所見。雖然已經被重重削弱,但終究有聖祖身影,哪怕只是虛假中的虛假,也充滿無上大威能。所以,老夫只能借調聖院力量才能公佈於眾,讓諸位不至於受傷。不過,老夫也是第一次如此做,諸位……」

    王驚龍掃視眾人,繼續道:「做好一定的心理準備。」

    一眾大儒用力點頭。

    王驚龍右手稍一用力,虛樓珠華光大作,向高空投影出千丈立體影像。

    那是在王族山外,方運一人殺戮崑崙眾聖的場面,那時候方運還只是亞聖。

    一眾大儒認真看著,心道也沒什麼,亞聖而已。

    王驚龍嘴角微微浮現一個弧度。

    突然,畫面漆黑,眾人還沒等反應過來,一座座巨大的黑影出現在畫面上,光線扭曲,世界異變。

    更恐怖的是,在那些巨大黑影的高空,出現多個族群異象。

    明明只是記憶中的影子,而且是被虛化了很多次的影子,但依舊散發著主宰萬界、執掌天地的大威能。

    那彷彿是一座座天!

    天穹之下,皆為螻蟻。

    畫面中祖威對峙,在大儒們的眼中,簡直就是諸天對撞,萬界崩亂!

    所有大儒都感覺自己置身於眾祖戰場。

    大儒們身體一沉,全都不堪地被強大的威壓死死壓在地上,全身彷彿失去了控制。

    「我的腿……動不了了……」張破岳低聲抱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