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末日瞳突然發生劇變,由原本昏黃的火焰球,化為一顆真正的巨眼。

    那顆巨眼,好像能在一瞬間頂天立地,隨時衝破帝神樹。

    可怕的不是巨眼的大小,而是巨眼之中至尊的神威與氣息。

    比末日更暗淡的黃昏,比破滅更悠遠的沉淪,比死亡的永久的長眠……

    那是凌駕於至尊之上的浩蕩偉岸。

    天地即將崩滅,萬界陷入輪迴。

    那是誅滅眾生的氣息。

    黃昏在此,眾生永寂。

    所有大聖在巨眼出現的一剎那,昏死過去。

    眾祖們第一個念頭就是逃亡,但是,他們的理智讓他們守在原地,使用各種寶物拚命抵抗。

    剎那之後,方運的雙眼之中,突然浮現兩個不同的青色世界。

    顏色一淺一深。

    兩個青色的世界,星辰如水,宇宙如海。

    轟……

    天地大對撞,萬界湮滅。

    真空炸開,重歸混沌。

    天地寂無,無光無形。

    一切空間與時間,全都混亂,一切感知都失去了作用。

    眾祖都只覺自己漂浮在虛無的時空亂流之中,徹底對身體失去了控制,如同海上的孤舟一樣,只能在虛無之中飄蕩。

    不知過了多久,眾祖感覺溫暖的光芒照在自己上,猛地睜開眼睛。

    就見前方,方運筆直站立,周身神輝環繞,手持帝神樹,如立萬界之巔。

    身體受創的鎮獄邪龍與噬龍藤祖守護在方運身旁。

    在方運的面前,懸浮著一顆碩大的亂芒頭顱以及五具完整的妖蠻聖祖屍體。

    亂芒那巨大的蛇頭一動不動,但是,它的雙眼中卻閃爍著異樣的光華,好像將死未死,擁有永生。

    「恭賀方祖晉陞巔峰,誅滅亂芒!」

    青祖立刻彎下巨大的樹冠。

    其餘聖祖紛紛醒悟,全部行大禮祝賀方運。

    他們的身體,微微顫抖。

    這一刻的方運,已經完全可以比肩亂芒,尊為萬界之主。

    至於那隻眼睛是什麼,天地大對撞之後發生了什麼,他們不敢問。

    方運足足在虛空中休息了三天三夜,才再度睜開眼睛,收起祖屍,道:「我們走。」

    眾祖看到難以置信的一幕。

    方運所過之處,腳下星辰鋪路,萬星成橋,化為一條璀璨的永恆星路。

    天地間的扭曲真空,竟然徐徐收縮,最終消失不見。

    星路周圍,一切天災亂流盡皆消散。

    定亂止暴。

    眾聖眾祖難以置信地看著恐怖的威能,仔細用聖念觀察憑空誕生的星辰,一顆緊挨著一顆,都是真正的星辰,都是一顆顆巨大的太陽,貨真價實。

    「沒想到,傳說中的至尊異象,竟然在這時候的方祖身上顯現。」青祖充滿了驚駭。

    「這眾星鋪路,有什麼玄妙?」鎮獄邪龍主動問起來,他真不清楚這件事。

    青祖道:「這是一界至尊,為眾生開路,只要誠心臣服方祖,並且有封聖之資,就可以領悟出一條通往聖祖的道路,當然,還需要不斷修鍊才能最終稱祖。無論怎樣,這都等於他為眾生開闢了一條新的道路,實乃萬界之師,亂芒難望其項背。哪怕我們封祖,也會領悟低於方祖一個境界的聖道。」

    「教化大道竟然如此厲害?」

    「方祖如果晉陞至尊,我等便可領悟巔峰之路?」

    眾聖眾祖熱切地望著眾星之路,他們全都理解青祖為何那般震驚。

    這條路,是修鍊之路,也是進化之路,是真正讓一界生靈脫胎換骨的存在。

    但是,沒有人立即踏上眾星之路。

    他們都明白,臣服方運,不是一時,而是生生世世,不然的話,聖道立刻崩解。

    有得,就有舍。

    「我們先跟上方祖。」

    眾聖眾祖戀戀不捨望著眾星之路,跟著方運虛空穿梭,抵達黃昏堡壘正面。

    黃昏堡壘是一顆直徑上億里的灰色球形星辰,直徑是普通太陽的近百倍。

    其上坑坑窪窪,留有無數恐怖的痕迹和爪痕。

    從外面向內看去,就是一個光禿禿的土殼。

    帝族三聖先是向方運鞠躬,隨後帝勝一步向前,朗聲道:「帝族師降臨,開正門迎接!」

    但是,裡面遲遲沒有應聲。

    帝勝忙道:「帝族師陛下,恐怕是黃昏堡壘內部的強者都被調到背面,他們現在無法確定您的身份。」

    「無妨。」

    方運說著,一動帝神樹。

    鈴聲悅耳,響徹天地。

    轟隆隆……

    在帝族三聖驚駭的目光中,黃昏堡壘平時只為祖龍開啟的萬里之高的正門徐徐向一側橫移,最終露出巨大的深洞。

    正門之後,是一條貫穿整座黃昏堡壘的隧道,說是隧道,實際高萬里,寬數萬里,可以看成是一條長方形的超級大陸。

    大門之後,眾多半聖、大聖與四尊聖祖一臉茫然,他們本來被之前的戰鬥嚇到,無法判定方運等人的身份,決定發消息給黃昏北面的祖龍,然後靜靜等待。

    結果傳訊的半聖剛剛離開,這大門就被打開了。

    「誰開的門!這是要背叛黃昏堡壘嗎!」一尊頭髮花白的帝族聖祖扯著嗓子大喊。

    帝宇一翻白眼,道:「帝墨爺爺,您省省吧,這是帝族師打開的大門,您沒看到他手上的帝神樹嗎?」

    「帝族師?胡說八道,我生下來的時候,他已經消失幾十萬年……」

    帝墨突然閉嘴,震撼地望著鎮獄邪龍與噬龍藤祖。

    帝族師的傳說消失很久,但鎮獄邪龍和噬龍藤祖與他同在一個時代。

    「您……真是雷師?」帝墨身邊的一尊龍帝用顫抖的聲音望著方運。

    鎮獄邪龍嘿嘿一笑道:「孫子,怎麼,不想認祖宗了?」

    在場眾聖眾祖,沒有一個驚駭,大都向鎮獄邪龍翻白眼。

    那尊龍帝敖閑,的的確確就是祖龍的孫子。

    敖閑完全不在乎鎮獄邪龍,只是盯著方運,龍鱗在輕輕顫抖。他可以清晰感受到方運身上對龍族的恐怖威壓,再加上鎮獄邪龍的話,他基本已經確認。

    當年就算祖龍自己都不好處置這個二傻子一樣的分身,萬界之中,除了傳說中的雷師,沒人能讓鎮獄邪龍這麼老老實實。

    方運微微一笑,點點頭,道:「沒想到他的後代已經開枝散葉。」

    鎮獄邪龍趾高氣揚道:「不馬上跪拜等什麼呢?當年聯合眾龍帝鎮壓我的氣焰呢?」

    敖閑完全不理會鎮獄邪龍,無奈道:「雷師莫怪,不得祖龍下令,我們不敢胡亂跪拜。」

    「無所謂。」

    方運完全不在意這些禮數,一步邁出,穿梭虛空,踏進大門,落在地面。

    裡面的眾聖眾祖嚇得一個機靈,這人怎麼進來的?怎麼完全無法感受到正常的力量波動?

    四尊聖祖或盯著方運,或盯著方運手中的帝神樹。

    當他們看到樹上掛著太元之門和完整的斬龍台後,面目獃滯。

    傳說中的帝族師好像沒這麼厲害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