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瞥了一眼鎮獄邪龍,盤坐虛空,閉目不語。

    衆祖心領神會,全都開始修煉,溫養神念。

    鎮獄邪龍一翻白眼,也跟着修煉。

    萬界古船簡直就是一個無窮無盡的大寶藏,衆祖完全停不下來。

    目前實力最高的祖龍,也完全沉浸在其中。

    方運身後六千萬衆聖,依舊宛若諸天牆壁,同樣在吸收萬界古船的力量。

    不止過了多久,方運與祖龍突然同時睜開眼,望向前方。

    隨後,衆祖陸續睜開眼。

    他們的身體在顫抖,他們的心神在驚懼。

    不止現在,他們過去的每一段記憶都被恐懼囚禁,他們的未來,也完全被大恐怖包圍。

    萬界諸天,無盡時空,都被一種莫名的力量禁錮。

    譁……

    混沌邊界徹底崩滅,無數的空間被粉碎,消散不見。

    取而代之的,是濃郁的金光。

    那些金光之濃烈,讓衆祖彷彿置身於固態的黃金之中。

    天地聖道清晰可見,沒有萬界聖道,也沒有外界聖道。

    唯有金光聖道,一層一層向上細細排列,密密麻麻。

    自下而上,一一壘疊,秩序永固,亙古不移。

    這種整整齊齊的聖道,充滿了無盡的美感,當心神完全沉浸在其中,會生出無窮的愉悅。

    但是,只要開始追問,開始反思,開始獨立於這種秩序聖道尋找更深一層的理念,便會心生大恐怖。

    只有這種時候,衆祖才發現,自己如果被金光聖道沾染,將會徹底自我,會變成從下到上排列的聖道軌跡的一部分,如同機關中的零件,生生世世鎖死,永恆不變。

    除卻金光聖道執掌者,衆生如棋。

    只有在巨型機關運動的一剎那,零件纔有意義,但也只是機關的意義。

    只有在執棋者移動的一剎那,棋子纔有意義,但也只是執棋者的意義。

    包括方運與祖龍在內的所有人,仿若窒息。

    甚至於,他們彷彿聽到一個充滿誘惑的聲音,這堵無窮無盡的聖道軌跡之牆的上層,已經爲他們留下了位置,他們可以踏遍衆生,俯視萬靈。

    “零件和更大的零件,棋子與更大的棋子,有什麼區別?”

    方運的聲音傳遍萬界古船,衆祖猛地驚醒,詫異地望向前方。

    空間如黃金凝固,在遙遠的天地盡頭,有一尊偉岸的身影。

    人族看是人,龍族看是龍,帝族看是帝族。

    萬形萬相。

    但是,那偉岸身影與皇天分身完全不同。

    衆祖緩緩擡頭,不見其面容。

    衆祖緩緩低頭,不見其膝下。

    衆祖左右轉頭,不見其身寬。

    衆祖閉上眼,以祖念觀天地。

    無限視界,無線擴張,神出萬界,念及多元。

    衆祖的視野,已經超出了時間與空間的限制,超出了萬界的限制。

    但是,他們依舊看不到那偉岸身影的邊緣。

    無論衆祖的所見天地有多大,那偉岸身影永遠更大。

    那偉岸身影,彷彿便是天地本身。

    在這一刻,衆祖的心中竟然生出一絲的悲涼,他們意識到,自己視覺甚至一切感知,彷彿都被這偉岸的巨影徹底鎖死。

    至高至大。

    無上神威。

    鎮獄邪龍低聲哀嚎道:“我們連他的樣子都看不清,怎麼打?”

    衆祖沉默不語。

    這時候,方運卻莞爾一笑,道:“無妨。”

    鎮獄邪龍驚道:“你的眼睛能看到他的全貌?”

    “看不到。”方運道。

    “你的祖念能看到他的全貌?”

    “看不到?”

    “那你吹什麼牛?”鎮獄邪龍毫不客氣反擊。

    祖龍的尾巴輕輕一動。

    方運卻絲毫不怪,望着前方,微笑道:“我就是在吹牛,我不需要用眼睛或祖念看到他有多大,我只需要想一想,一定有什麼比它更大,一定有什麼比它更高,一定有什麼存在比它更本源。就如同,我們的力量之後是聖道,聖道之後是萬界起源,萬界起源是無限之點,那麼無限之點之後,是什麼?我不需要看到,我只需要想一想,只是想一想,我就能有收穫。比如,看到這無邊皇天,我想了想,便知道一件很重要的事。”

    “什麼重要的事?”鎮獄邪龍問。

    “天無至高,人無至大,神無至上。”

    方運說完,天地震動,金光竟然暗淡了少許。

    “只要想就行?”鎮獄邪龍看着方運,驚疑不定。

    “只要想就行。既然皇天不是至高的,那麼,他生存在什麼樣的環境?生存在什麼樣的世界?他力量的來源是何處?我們能不能截斷他力量的來源?我們能不能掌握他力量的來源?既然皇天不是至高的,有沒有比他更強大的存在,那會是什麼樣?我們能不能掌握那種更強大的力量?我們,能不能成爲更強大的存在?如果有,會是什麼?一切,從想開始。至少,我們要追問皇天之後的終極,如果我們有更多的時間,可以追問終極之後的更終極。”

    “有什麼用?”鎮獄邪龍問。

    “只有我們的思想穿透囚籠,抵達新的終極,我們的目光才能隨之拓展。你覺得這皇天的至高至大如何?”

    “很強,無限之大,無限之高,無限力量。”

    “你覺得萬形萬相如何?”

    “同樣是無敵的大神威,如果是皇天本體諸相齊出,十座太元之門都抵擋不住。”鎮獄邪龍回答。

    “你想一想,僅僅只是想一想,想象有個超越的存在,超越皇天的存在,那麼,在那個超越性存在的眼中,你與皇天相比,最大的區別是什麼?”

    鎮獄邪龍愣了一下,他能聽到方運的每一個字,甚至也能理解方運的每一句話,也感覺自己能聽懂方運話裏的意思,但總覺得有什麼東西擋住自己。

    “我不知道。”鎮獄邪龍老老實實說。

    “你不敢說,但是,你連想都不敢想嗎?”方運突然厲聲質問。

    鎮獄邪龍愣了一下,恍然大悟,終於明白是什麼擋住了自己。

    他擡起頭,望着皇天,緩緩道:“他和我唯一的區別,是比我強大。”

    “那麼,按照這個邏輯,是不是可以說,除了強大,你與他並無其它不同?”

    鎮獄邪龍愣了一下,只覺天地新開,萬界劇變。

    衆祖愣在原地,突然發現,眼前有新的世界綻放。

    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