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帝乾周身,偉力沖天,祖威澎湃。

    從他體內飛出一道透明的虛影,而他的身體卻在消散。

    在身體徹底消散的一剎那,他的虛影重新凝實,化爲真身。

    帝乾正式晉升不死不滅,登臨至尊。

    帝乾身後的帝極虛影對着帝乾微微一笑,望向方運,身形緩緩消散。

    方運看着帝極的虛影,彷彿回到了當年與帝極最初見面的那一刻。

    直到這時,方運才確定,帝極看不到百萬年後的一切,但是,帝極想象到了一切。

    “可是,如果你想錯了呢?”鎮獄邪龍道。

    “皇天之後,一定有更強大的存在,不會錯。”方運道。

    “我是說如果,如果萬一皇天就是最強大的存在,和你的想象不一樣,你怎麼辦?”鎮獄邪龍問。

    “斬掉皇天。”方運淡然道。

    衆祖衆聖皆是身體一震。

    方運的回答重點不是斬掉皇天,而是完成想象。

    那已經不是想象,甚至不是理想。

    方運要創造新的現實。

    鎮獄邪龍喃喃自語道:“我好像明白了什麼,我只要無限接近‘終極’,我就可以無懼皇天。”

    “你沒明白。”方運道。

    “爲什麼?”鎮獄邪龍疑惑不解。

    “你口中的那個‘終極’,是你的另一個‘皇天’。”

    “啊?我有點能明白你的意思了,就是終極之後還有終極。可是,什麼時候是結束啊?”

    方運反問:“爲什麼一定要結束?爲什麼一定要爲自己樹立一座皇天呢?爲什麼只追尋終極,而不去追尋更終極?”

    “我能聽明白,但是我不懂。可是……”鎮獄邪龍突然靈機一動,又道,“大哥,你別以爲我沒讀過書。我可是巔峯聖祖,破封而出後,我祖念一掃,便閱遍人族衆聖經典。孔聖說過,未能事人,焉能事鬼?孔子還說,未知生焉知死?子不語怪力亂神!”

    方運淡然一笑,看向鎮獄邪龍。

    “孔子可是你的皇天?”

    鎮獄邪龍呆在原地,許久不語。

    “諸君可知孔聖爲何自斬?”方運背對衆聖。

    人族衆聖皆垂首,表示知曉。

    “孔子不曾爲皇天,爲何,你待孔子如皇天!”方運一聲大喝。

    鎮獄邪龍猛地驚醒,全身聖力滾滾,如冷汗直流。

    祖龍亦是全身一震,如夢方醒。

    “謝夫子。”

    就見祖龍與鎮獄邪龍齊齊向方運低頭致謝,隨後,兩尊龐大的龍軀悄然合一。

    新的祖龍望着方運,露出燦爛的笑容。

    “大哥。”

    方運微笑點頭。

    衆聖衆祖望着前方的皇天,一切明明沒有什麼變化,但好像完全不一樣了。

    方運望着前方,道:“解決皇天,很簡單。”

    衆人恭聽。

    方運向前邁出一步。

    只邁出了一步,然後停在原地。

    衆聖衆祖茫然,唯有帝乾與祖龍隱隱有所悟。

    帝洛忍不住道:“什麼都沒有發生啊。”

    “是啊,既然什麼壞處都沒有發生,我們爲什麼不往前再走一步呢?”方運說着,再度向前邁出一步。

    衆祖衆聖恍然大悟。

    他們望着方運的背影,眼前一陣恍惚,方運的身形,在這一剎那,突然和皇天一模一樣,如天如地,至高至大。

    他們全部愣住,陷入更深的思索之中。

    在方運邁出第二步的時候,萬界古船動了。

    萬界古船,追隨着方運的腳步,啓程。

    巨大的萬界古船,宛如星河奔涌,衝向前方。

    衆祖看到詫異的一幕,皇天明明離自己不遠,像一堵世界之壁橫亙在前方,但是,無論萬界古船何等快,快到不斷穿梭金光世界,但與皇天的距離始終遙遙相距,永遠無法接近。

    他們若有所思看了一眼此地的金光聖道。

    這裏,是皇天自己的宇宙,是皇天自己的萬界,在這個世界,一切反抗皇天的人,都位於聖道最下方。

    或許,自己永遠無法接近皇天。

    “不見皇天,如何出手?”帝藍道。

    “我來吧。”方運道。

    祖龍、帝乾與帝洛神色微動,沉默不語。

    “天不存仁!”

    方運伸指點向皇天,人族六千餘萬衆聖也伸指點向前方。

    但是,和之前不同的是,這一刻,沒有諸天響應。

    只有孤零零的人族衆聖與方運。

    幾乎在方運與衆聖的聲音響起的一剎那,衆祖耳邊突然傳來一種奇特的意念,那意念縹緲無形,至高無上,甚至不屑於訴說,但是,因爲聖道的關係,在衆祖的耳中轉化成四個字。

    “不敬,當誅!”

    至高至強的偉力自高空出現,諸天震顫,萬界驚恐。

    這一剎那,衆祖的身體在腐朽,壽命在衰老,祖念在消減,一切都要消失。

    一面山嶽般巨大的金色令牌自天而降,完全由秩序聖道組成,其上有一個“誅”字,落向方運。

    在看到這誅字令牌,衆祖陷入前所未有的絕望。

    他們感知到,這根本不是皇天自身的力量,根本不是皇天要殺方運,而是皇天周身的聖道自發的力量,這是一種與萬形萬相、至高至大一樣的大神威。

    生殺予奪。

    皇天之下,必死無疑。

    這是一種無法抗拒的力量,也是一種無法抵擋的力量。

    衆祖不想讓方運聖隕,將最強的防禦寶物打出。

    但是,無論防禦至寶多強,合力甚至超越太元之門,但生殺予奪形成的誅字令牌,毫無阻礙地穿過所有防禦寶物,瞬間沒入方運的身體。

    在誅字令牌碰觸方運的一剎那,衆祖驚恐地發現,這生殺予奪中竟然蘊含恐怖的時空之力,並在一瞬間分出億萬之體,進入無限虛空之中,滅殺無限方運。

    他們看到,方運倒退一步,雙目閉上。

    聖元大陸,景國,江州,大源府,濟縣。

    天空一碧如洗,陽光明媚,鳥兒歡快地鳴叫,地面散落着被夜雨打落的樹葉和花瓣,春意盎然。

    小巷之中,青石板上,方運突然睜開眼睛,擡頭望天。

    聖元大陸的天空之上,一件碩大無朋的透明殘破鎧甲直立天宇,包裹整顆聖元星。

    與此同時,一根由無盡星空凝聚而成的巨大手指,洞穿萬界,擊潰太陽,似天穹之指,點向聖元大陸。

    指尖下落,直抵殘破鎧甲。

    轟……

    天地混沌,萬界崩滅。

    咔嚓……殘破鎧甲之上又填一紋新痕。

    聖元不動,大地如故。

    方運望着天空,面帶燦爛笑容。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