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突然一陣手機鈴聲響起,把陳凡驚醒過來,他拿出手機一看。

    來電顯示兩個字︰

    “老媽!”

    “喂,小凡嗎?你應該快到楚州了吧。你唐姨應該在車站外等你了,我拖她在楚州找了房子,幫我照顧你。你好好的在楚州讀書啊。”

    “你也別怪媽媽心狠,你也知道自己的成績,如果不努力連好大學都上不了。所以媽媽才找關系把你送到市里最好的常青藤中學。”

    “你在楚州多听唐姨的話,她是媽媽在楚州早年的合作伙伴,人很好的。”

    听著耳邊數百年未听過的嚴厲女聲,陳凡心中仿佛有一股暖流經過,眼角不知不覺中濕潤了。

    “媽,我知道的。你放心吧,我會在楚州好好讀書的。”

    陳凡低聲道。

    自從他大學畢業那年母親去世後,他就在再也沒有听過她的聲音了。

    在陳凡前世的記憶中,母親是個很遙遠的名詞。他們見面的時間並不多。

    王曉雲是個好強的人,在王家受到嘲諷和白眼後,她就想作出成績給王家看看。所以在陳凡很小的時候就帶著陳凡的姐姐安雅,母女兩人跑去了中海,白手起家創建了錦繡集團。到了陳凡上大學時,錦繡集團已經成功上市,成為中海市地產界的巨頭,王曉雲更是身價數十億,號稱中海地產界的女皇!

    可惜後來母親出了車禍,錦繡集團也被沈家的萬榮集團吞並,陳凡只能一個人落魄回到楚州。

    媽媽幾乎每年才回來一兩次,所以陳凡對她的印象並不深。

    但當她出車禍後,陳凡才發現自己內心是多依賴她。她是整個家庭的支柱和信念。陳凡還記得父親接到消息後,一夜時間頭發就花白大半,仿佛精氣神都被抽走了。

    “對了,你唐姨家有個小女孩,叫姜初然,成績非常好。你唐姨說了,想撮合你們兩認識下。媽媽也不反對,但成績是第一位,你可別關顧著談戀愛把學習忘了。”

    王曉雲一字一句的叮囑道。

    陳凡這時也不得不笑出聲來,哪有這樣的媽媽,孩子還上著高三呢,就想著讓他們談戀愛了。

    他無奈道︰“媽,我肯定考個好學校。你在中海也要多注意身體和安全,凡事別太累到。姐姐不是已經快畢業了嘛,你讓她多幫忙,自己也輕松點。”

    “好啦、好啦,什麼時候都開始管起你媽了。我知道了,公司還有事,我先掛了。錢已經打在你卡里面,省著點用啊。”

    王曉雲打了個哈哈,飛快的說完後就掛了電話。

    陳凡笑了笑搖頭。

    他母親雖然是女強人,但一直做事很毛糙。如果不是姐姐安雅在旁邊看著,還不知道出多少紕漏呢。

    想起安雅,他心中不由一痛。

    如果說除了小瓊之外,陳凡最大的遺憾是什麼。那就是父母和安雅了。

    “我前世終究是負了安姐姐,這一世不知道怎麼報答她。”

    陳凡默然,感情的事情,又怎是外人能說得清的。

    他正想著,金龍大巴已經到車站了,司機師傅吆喝讓大家快下車。

    到了車站後,望著熟悉的楚州市汽車站還有川流不息的人群,陳凡一陣恍然,他這個時候才相信自己終于重生回來,再回17歲時的少年。

    “凡塵俗世,終究要再走一遭的。這一世,我又有何懼。”

    他淡淡一笑,跟著人流向站外走去。

    ......

    此時楚州汽車站外,周圍的乘客不時用驚艷的目光看著某處。

    一輛炫目拉風的進口紅色奧迪a6停在那里。

    這車07年左右高配版能賣六七十萬,在當時楚州算是豪車。這也不算什麼,楚州雖然不是發達城市,在江南省也能排中上,保時捷法拉利等跑車都不少見。

    關鍵是車前站著的一大一小兩個美女。

    大的看著三十多歲,面容姣好,穿著一身裁剪得體的黑色套裙,里面是白襯衫,肉色襪加高跟鞋,畫著精致的妝容,一副成熟精英白領的打扮。

    小的還是豆蔻年華,十六七歲出頭,身材高挑,長的和大美女有七分相似,但容貌更出眾些,只是看著有些清冷高傲。

    自然是唐姨和她的女兒姜初然。

    此時的姜初然正皺著眉頭,掃視著汽車站出站口。

    “媽,他什麼時候到啊,你要不打個電話催一下吧。”姜初然不耐煩的道。

    “你這孩子,才十分鐘就等不及了。”唐姨無奈的蹙了蹙眉。

    這是她早年在楚州最好姐妹家的小孩,要送來楚州讀高三,又是從小到大第一次一個人出來讀書,王曉雲托付給她,她自然要盡心盡力。

    “陳凡是個很老實的孩子,等會出來你多注意下說話。以後你們兩是同學,要多多相處。他剛從泗水縣來楚州,人生地不熟,你得多照顧一下他。”唐姨叮囑道。

    “好啦,我知道了,媽,你別再說了。”姜初然嘆氣道,心中一陣煩躁。

    就因為她媽媽姐妹家的小孩要來楚州上學,就把她大中午的拖到楚州汽車站外,站在這曬了十分鐘的太陽。而且她今天下午還和閨蜜越好去星巴克喝咖啡呢,看這架勢也要泡湯了。

    關鍵她媽媽好像有撮合兩人的架勢啊。小女孩在這方面很敏感,唐姨才提過兩句,她心中就察覺到。頓時抵觸情緒大增。連帶著對那個還未見面的同學也不抱好感。

    這時,只听一聲︰

    “唐姨,您久等了。”

    一個男孩帶著溫和的笑容很有禮貌的在和她母親打招呼。

    這就是陳凡?

    姜初然不動神色的掃視了一番。

    個頭不高,一米七左右,她穿著帆布鞋都和他差不多了。

    相貌也不怎麼樣,路人級別,最多算清秀,談不上帥氣。

    關鍵以她不怎麼精通名牌的眼光都能看出這人一身爛大街的牌子,衣服加褲子全身不超過一千。如果是她那個言必lv,行必普拉達的白富美閨蜜在這,肯定直接嘲諷了。

    姜初然眼中不由閃過一絲不屑。

    ‘這個陳凡看著並不像很有能耐的,相比起李易晨他們差遠了。’姜初然心中暗暗搖頭。

    李易晨是她的同學,校學生會主席,楚州副市長的兒子,是學校里面的風雲人物。無論是長相還是家世能耐都是一等一的,同樣也是姜初然的追求者,姜初然對他的感覺也非常好,兩人在外界看來差不多算是一對了。

    唐姨笑眯眯的看著陳凡,對眼前這清秀少年她很滿意,主動介紹道︰

    “小凡,這是我女兒姜初然。”

    “她下學期開學也上高三,和你一個學校,比你小三個月,你叫她然然就好了,以後你可要好好照顧她哦。”

    陳凡點頭笑道︰“放心吧,唐姨,以後然然就是我的妹妹,我會保護她的。”

    他轉過身來,看著這個自己前世曾經喜歡過,被傷過,又淡忘的女孩。

    姜初然!

    唐姨的女兒,他高三同學,也算是陳凡前世第一個喜歡上的女孩。

    當時07年國內雖然還沒迎來房地產爆發期,他母親也不是未來的中海地產界女皇,此時的陳凡只是一個十七年都生活在泗水縣沒怎麼出來過的普通少年。

    ‘當時我從落後的小縣城跑到繁華的楚州,人生地不熟,驟然見到姜初然這樣的楚州上層家庭富貴之女,又長的那樣漂亮,加上唐姨的熱心撮合,自然心生遐想。’

    陳凡有些好笑,那是少年當時的情愫。

    “可惜以姜初然的眼光之高,又怎會看上當時的我。”

    他搖了搖頭。

    “記得當時她喜歡的是學校的風雲人物,楚州副市長的兒子李易晨。後來兩人還一起考去中海大學,雙宿雙飛,我那時頹廢了很長時間。現在想來,確實可笑。”

    他已經不再是五百年前那個他了。又怎會繼續糾結這段未完成的暗戀呢?

    陳凡主動伸出手︰“你好,然然同學,我叫陳凡,來自泗水縣,以後我們就是同學了,以後你有什麼事情,盡管找我。”

    盡管她曾經傷過自己,但她是唐姨的女兒,無論如何自己也保護好她,不讓唐姨傷心。

    女孩見過很多被自己容貌驚艷到的人,如陳凡這般目光清澈的男孩很少,雖然長得不算帥,但好歹氣質干淨,看著舒服。

    ‘可惜家世和能力有點差,只能做個普通朋友。’

    少女心中暗嘆,卻大方的伸出白嫩的小手︰

    “好啊,到時候你可別忘記自己說的話哦。”

    姜初然嘴上這麼說,其實心中一笑而過,完全不當回事。

    她父親是政府高官、母親開公司資產千萬、人長的又漂亮,許多追求者家里面都有權有勢。又有什麼事會勞煩到陳凡的?

    唐姨笑著道︰“快上車吧,先把你行禮放在新家,然後再去我們家吃中午飯,把你叔叔介紹給你認識。”

    “好的。”陳凡笑著點頭。

    上車之後,他們先開去了陳凡租房所在地。

    “湖畔小區。”

    這里是楚州中檔居住小區,綠化很不錯,關鍵靠近燕歸湖,風景很美,離他讀書所在的‘常青藤中學’也不遠,十分鐘的步行路程。房間是三室一廳,精裝修。空調、熱水、浴缸、電視、沙發、冰箱應有盡有。可見唐姨為了找房也花了一番心思。

    “謝謝唐姨,讓您費心了。”陳凡真心誠意的道謝。

    唐姨前世是少數幾個真心對他好的人。

    她是母親王曉雲的合作伙伴,經營著一家建築設計公司,資產數百萬,也算是事業有成的女強人。

    上一世他高中時學習成績不好,被他母親送到了楚州市最好的私立高中‘常青藤中學’讀書,是唐姨一直照顧他。又是幫忙找租房,又天天讓他去家中吃飯,還想撮合女兒給他認識。

    無論是他巔峰時,還是後來窮困落魄,唐姨都待他如故。

    “看你這孩子說的,你媽把你托付給我,你在楚州就一個人,阿姨只有然然一個女兒,一直想要個兒子呢,以後你就把阿姨家當成自家。”唐姨溫柔的笑著說道。

    “嗯。”陳凡用力的點點頭。

    他這一世回來,同樣也想報答一下前世唐姨的恩情。

    唐姨感受到他話中的真誠,不由心中印象更好。相比起見過幾面,但給她‘城府很深,不是良配’印象的李易晨,唐姨更喜歡陳凡這樣家庭背景不錯,父親當個小官、母親經商,也能算上門當戶對,關鍵人又很老實,看著就讓人放心的孩子。

    出了湖畔小區,車向唐姨家開去。

    姜初然和陳凡都坐在後座,兩人不咸不淡的談了幾句,但互相的興趣和交際圈子都不一樣,沒什麼好談的。陳凡干脆就歉意的一笑,主動向窗戶邊靠了靠,閉上雙眼,一副很累的樣子。

    姜初然等了等,見他不說話,就淡然扭頭看向窗外。

    這個少年雖然給她初見面印象不錯,但她在學校也是受人追捧的天之驕女,再加上眼光甚高,家教很嚴,陳凡還沒到讓她主動搭話的程度。

    而且她見多了想靠獨立特行吸引女孩的把戲,現在小孩都懂什麼叫反其道而行之。可惜姜大小姐不吃這一套,她只欣賞真正有能耐的人。

    可惜陳凡沒她想的那麼多,他正在思考這一世的修行問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