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對陳凡來說,當前最重要的就是重新修煉。

    修仙者共分為八大境界︰

    煉氣、先天、金丹、元嬰、化神、返虛、合道、渡劫。

    他的老師蒼青仙人活了八十四萬年,也不過是合道之境。合道期又被稱作‘真仙’,壽達百萬歲。在宇宙中都是居于星空萬族頂點的人物,一擊粉碎星辰,生吞太陽,虛空開闢世界都是等閑。

    而他前世五百年就修成渡劫期,超過他老師,號稱‘北玄仙尊’。

    合道真仙中能渡劫的百中無一,故而渡劫期又被稱作‘仙尊’。

    ‘萬仙之尊’!

    但渡劫期對于現在的陳凡來說太遙遠了。

    “我前世曾回過地球,當時地球靈氣完全枯竭,已經不適合修仙者居住。不要說和真武仙宗的修煉聖地、老師開闢的‘蒼冥界’相比,就算人族任意一顆生命星辰都比地球更加強盛繁華。”

    陳凡一邊運轉法訣感應天地間的靈氣,一邊暗中思索。

    上次回歸地球,已經是一百多年後,他修成化神,費勁千辛萬苦,橫渡億萬虛空才回到故鄉。

    而地球早滄海桑田,物是人非,連國家都不存在了。各國組建成地球聯邦,殖民火星,踏出太陽系,邁入星際時代。

    那時的陳凡在地球生活了二十年,也沒有感應到有什麼修仙者存在。

    “這天地間的靈氣比百年之後稍好一些,但也接近枯竭的狀態。”他暗暗搖頭︰“哪怕有修煉者,最多也就勉強修到先天。”

    “我恐怕是地球上唯一的修仙者了。”

    這意味著什麼,陳凡很清楚。他只要稍微修煉,估計就能在地球上橫著走。

    在陳凡看來,要擁有保護家人,無懼現代武器,導彈飛機大炮的能耐,先天修為就差不多了。

    不成先天,連修煉的大門都不入,根本不配稱作‘修仙者’。

    他既然是渡劫期大修士重生,哪怕在地球這樣末法世界中,想要重修回先天,也不過幾年的事情。

    “這開車一路行來,靈氣密度有高有低,得尋個靈氣匯聚的地方修煉,才能事半功倍。”

    “如果再能找到一些天才靈寶,我最多三年就有把握突破先天。”

    想到這,陳凡突然自嘲的笑了笑︰“是我想多了,以地球這靈氣環境,別說天材地寶,稍微年長一點的藥材估計都被采絕干淨。”

    他正思考著,車已經接近唐姨家了。

    ......

    陳凡租住的湖畔小區位于眾興區的邊緣,靠近雲山區,出門直面微波浩渺的燕歸湖,算是楚州中檔的樓盤。而唐姨家則住在雲山區的小別墅群,兩者離得不遠,幾分鐘的車程。

    沿著環湖公路,到了雲霧山腳下,陳凡睜開眼,掃到了別墅區的名稱︰

    “龍景花園。”

    在陳凡前世記憶中,龍景花園算是楚州的高端居住區,一套小別墅要一兩百萬,這不是未來動輒市中心上萬一平米的楚州,此時房價還沒高漲,像湖畔小區那樣的房子,三四十萬就能買到手。

    似乎從車內後視鏡注意到他的目光,唐姨主動介紹道︰

    “我們楚州最出名的除了燕歸湖外,就數雲霧山了。

    “這龍景花園還不算楚州最好的,在雲霧山的山腳,價格才7000一平米。真正的高檔豪宅都在雲霧山的半山腰。據說早晨起來,開門就是雲霧繚繞,雲山雲海,所以才起名叫‘雲霧山’。”

    說著說著,唐姨眼中流出一絲羨慕之色。

    “那里一棟動輒幾千萬,最便宜的也在一千萬以上。我們楚州的首富開發的,住的都是真正的富豪和南方來的大老板,把你唐姨我半生辛苦創建的公司賣了都未必買得起。”唐姨搖頭嘆息。

    “楚州首富,沈家嗎?”陳凡眼中一閃,卻笑著道︰

    “唐姨家這房子在我看來已經是非常好了。我們家在泗水縣只有一套100平米的住宅,還是當時政府分配的,照樣住著。”

    陳凡頓了頓,又道︰“唐姨要是真的喜歡,到時候我賺錢了,送幾套給唐姨,讓唐姨天天都能起床就看到雲海。”

    對于修仙者來說,一套別墅又算的了什麼。

    他只要修成先天,這普天之下的豪宅都任他選取,他都未必看上眼!

    到時候咱弄一套仙家洞府,建在雲端之上,早晨近距離看日出,晚上看月落星河,什麼豪宅比得了?

    唐姨聞言,半開玩笑,半欣慰的道︰

    “好啊,你唐姨等著了哦。再把你媽也叫回來,別去煩心什麼房地產公司了,母女兩跑去中海那大都市,人生地不熟,怪可憐的。我一棟,她一棟,正好養老。還能一起結伴逛逛街,沒事做做spa,不用像現在這樣每天忙著為公司發愁。”

    姜初然在旁邊听著,不由的秀眉一蹙。

    雲霧山莊的半山腰豪宅,一棟要幾千萬,哪怕她認識的家庭最富的同學,也不敢夸這樣大的海口。恐怕只有楚州首富才有這樣的氣魄。

    “看來又是個喜歡說大話吹牛炫耀自己的。”

    她心中略有些失望,本以為這個會特殊些,沒想到和那些普通男生沒兩樣。

    這時,車已經停在了一棟雙層帶著花園的西洋式小別墅前。

    目的地到了。

    唐姨家里裝修頗為淡雅,精致的高仿大青花瓷瓶,金絲檀木打造的名貴桌椅,處處擺放的典雅蘭花。牆壁上擺的書法橫幅,寫著︰“惠風和暢”。

    這四字出自書聖的《蘭亭集序》,多用來贈給女性友人。

    落款雖不是什麼名家,但筆鋒已有蔚然大成之風。

    進了大廳之後,就看見沙發上坐著一個帶著眼鏡,斯文儒雅中年男子,正聚精會神看電視上轉播的‘楚州新聞’。

    他就是姜初然的父親‘姜海山’!

    現任楚州市政府辦副主任,雖然排名靠後,但靠近楚州權力中心,天子近臣,不容小覷。

    見陳凡進來行禮,姜海山坐在沙發上微微額首。

    “小凡,你快坐下,然然你去給爸爸和客人泡茶。你們等等啊,我進去把兩個菜熱一下,很快就好。”唐姨一邊招呼陳凡,一邊指示女兒,自己則進了廚房。

    姜初然應了聲,取出一套名貴的宜興紫砂壺茶具。

    讓陳凡沒想到的是,姜初然泡茶的手法行雲流水,姿態端莊大方,顯然是經過名師調教的。前世他倒是沒有注意到這個細節。

    姜海山聚精會神的看著電視,等新聞完後才轉過頭來道︰

    “你父親陳縣長還好吧,上次在市政府會上見面,已經是半年前。”

    “父親身體很不錯,還說起過姜叔叔呢。”陳凡微微躬身。

    此時他父親正位居泗水縣副縣長之職,論級別和姜海山差不多。但一個在楚州權力中心,一個在偏遠的泗水縣,無論前景還是受重視度都是截然不同的。

    姜海山點點頭︰

    “陳縣長年輕有為啊,他之前提的《縣域經濟可持續發展與環保政策選擇運用淺析》被市長大加贊嘆,說他有國際眼光,未來經濟發展是繞不開環保這條路的。”

    陳凡淡淡微笑。

    他對這些經濟發展其實十竅通九竅——‘一竅不通’,否則前世也不會接掌公司短短時間就讓錦繡集團分崩離散。

    見他似乎不懂這方面,姜海山不著痕跡的微微皺了皺眉,然後轉個話題道︰

    “听你唐阿姨說說,你母親在中海市的地產公司發展很快啊。很多專家都在預測,明年到後年國家的樓市會大幅度增長,你母親選了個好行業,有大前途的。”

    陳凡謙虛道︰“我媽那是小打小鬧,唐阿姨開的建築設計公司未來前景才是真的廣闊。”

    姜海山搖了搖頭︰“你這就太高看你唐阿姨了,她那公司才十幾號人,一年賺個幾十萬。怎麼和你母親的大公司相比。”

    陳凡笑了笑道︰“真沒謙虛,我媽那公司不大,也就賺個辛苦錢。”

    “哦?”姜海山眉頭皺緊。

    陳凡說的和他听到的有些不太相同啊。但這小孩看著很老實,也不像撒謊的樣子。

    估計是他之前听的傳聞夸大其詞了。

    也是,母女兩人人生地不熟的跑去中海那樣的大都市,怎麼可能幾年就白手起家創建一個諾達的地產公司呢?世人以訛傳訛罷了。

    他這樣想著,臉上的笑容不由淡了幾分。

    “那你平時學習怎麼樣?”

    陳凡不知道自己謙虛幾句竟然被姜海山當真了,他回道︰“我也就能在我們縣排前五百。“

    ”听唐姨說然然能在學校排前五十,以後要多向然然請教請教。”

    楚州下轄三縣五區,八個區縣中,泗水縣經濟教育倒數第一。在泗水縣排五百名,別說名牌大學,二本都未必上得了。

    听到他學習只能排縣前五百,姜海山眉頭皺的更厲害,笑容徹底沒了,正色道︰

    “你媽既然送你來楚州學習的,那你就得把學習放在主業,不要多想著玩。家庭只能幫你一時,不能幫你一世。未來能否有成就還得靠自己,學歷是敲門磚,無論什麼行業學歷都很重要。”

    陳凡絲毫不理姜海山的臉色,不亢不卑回答︰“姜叔叔說的是。”

    他這一世回來,對學習並不怎麼放在心上。

    他是堂堂修仙者,如果真認真的話,考個全國狀元都不是難事。

    姜海山繼續和他談了幾句,見他對很多領域獵涉不深,不由心中暗暗搖頭,對這個自己夫人姐妹家的小孩算是徹底失望了。

    想起他曾經見過的李副市長家的小孩,學習又好、人長得也高大帥氣、說話做事都很老練,而且對很多經濟政治上的事情都有自己的見解,未必深刻,但頗有新意。這個陳凡相比之下就差遠了。

    “看來得和夫人提一下,這小孩根本配不上然然啊。”姜海山心中道。

    唐姨想撮合兩人的意思曾經和他說過,他不置可否,想見了面再說。如今一見,大失所望。

    “而且以然然的眼界之高,也不會看上他的。”

    姜海山對自己的女兒有信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