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四章 虛空煉體訣

    (貓撲中文)

    這頓飯吃的很沒滋味,姜家家教很好,奉行‘食不言寢不語’的規矩。

    陳凡樂的清閑,一邊吃,一邊默默回味。

    “多久沒有吃到家鄉菜了,還是唐姨親手做的”。他心中感慨。

    前世唐姨晚年婚姻并不幸福,姜海山后來身居高位,應酬多,很少回家。

    當時他也窮困潦倒,就經常去唐姨家蹭吃蹭喝。對他而言,唐姨弄的菜比其他人的要好吃多了。

    “唐姨果然蕙質蘭心。人很好,長的美,廚藝也高超,可惜嫁給了姜海山這樣追逐權力的人。”陳凡暗自搖頭嘆息。

    抽個空子,唐姨轉頭對陳凡道:“小凡啊,你初到楚州,就讓然然帶你去市中心逛逛,順便買些洗漱用品,畢竟是租的房子,沒有家里面那樣器具齊備。”

    “好啊,那就麻煩然然了。”陳凡自無不可。

    姜初然無奈點頭,但心中打定主意,出門就將這小子給打發走。

    吃完后,陳凡笑著向唐姨道別。

    出了門之后,姜初然就面露微笑道:

    出了門之后,姜初然臉上微笑就淡了下來。

    她看都不看陳凡,冷然道:“我還有事,你自己去逛吧。”

    說完頓了頓,又不放心的道:“從這里打車到市中心的路你總知道吧?”

    本以為陳凡會厚著臉皮的貼上來,說自己不認識路,讓她幫忙帶下。沒想到他默默點頭道:“我知道的。

    姜初然站在那看著少年孤單遠去的背影,心中閃過一絲不忍,有種將他叫回來的沖動。

    但又想到他和自己之前的差距,不由忍住,心中告誡自己:

    “姜初然,他和你之間差距太大了,你們兩沒有可能的,還是趕緊斷了他念想吧。”

    進了家后,唐姨奇怪道:“小凡呢?你怎么沒陪他去一起逛街啊?”

    姜初然淡淡道:“他說自己一個人就行了。”

    姜海山在旁邊冷哼一聲:“就這小子也想追我女兒,真不知天高地厚。”

    做到他這個位置,想再往上走,基本就要惦記政府大管家,或者外放當區縣的一把手。這個時候市委里面要是有人幫他一把,出點力,那就能省無數時間和功夫。

    官場就是這樣,朝中有人好做官。

    市里面李副市長家的公子似乎對他女兒姜初然很有好感,又是同學。

    李副市長見了他也提過幾次,他就留心了。不過女兒還小,他也不好太主動。

    這次陳凡登門,他還想這小子家庭背景或能耐不比李副市長之子差,也未必不能給他個機會。沒想到一見大失所望,和李易晨之間差距太大了。

    他說完轉頭抱怨道:“以后別隨便什么人都往女兒面前帶。女兒還小,上學是最主要。”

    唐姨頓時臉色變了,秀眉怒豎:“姜海山,你怎么說話呢?我女兒我還不能管了?”

    看到父親和母親有吵起來的架勢,姜初然嘆口氣,轉頭回房。

    心中對引發這一切的陳凡更加不喜。

    陳凡倒是沒想那么多,姜家父女在他眼中無足輕重。

    他出了‘龍景花園’別墅群后,沒有打車回家,正沿著燕歸湖畔慢慢踱步。一邊走,一邊感應著天地間的靈氣變化。

    各個地方的靈氣并非一成不變。

    靈氣就像水,哪里低就流到哪里。所以有些地方靈氣匯聚,如同海底深淵,這就是洞天福地,靈地所在。有些地方靈氣淺薄,似小溪河流,不利于修煉。

    他沿著燕歸湖畔走了幾公里,終于站定。

    “這里應該就是方圓十幾公里靈氣最密集的地方了,想要找更好,估計只能進入云霧山深處。”他四處打量,這是一個僻靜的柳樹林,雖然炎炎夏日,但此地卻涼風陣陣。

    陳凡找到一顆比較老的柳樹,盤腿坐下,直面煙波微微的燕歸湖。

    燕歸湖是楚州最大的湖泊,而且靠近市區,許多小區和商業街、酒店都是圍繞燕歸湖建立的。所以楚州雖然地處江南省北方,卻有幾分南方的韻味。

    盤坐在柳樹下,直面開闊無垠的湖泊,受著徐徐清風,雖是炎炎夏日,卻也通體舒爽。

    修仙者雖然分為煉氣、先天、金丹、元嬰、化神、返虛、合道、渡劫八個大境界,煉氣只是最初之境,但哪怕是煉氣期也分做三個小境界,

    分別是‘筑基境、通玄境、神海境。’

    筑基期是修仙者的入門,修成之后舉手投足都有千斤之力,快若奔馬,已經超脫人體極限,向非人轉化。并且體內凝聚真元,可以繪制符箓,施展一些小法術。

    通玄境則和神海境合稱‘神通之境’,到了這兩個境界,就具備神通法力,能呼風喚雨,撒豆成兵,在凡人眼中如神話般。

    至于煉氣之后的先天境界,御氣乘風九萬里,壽元達到五百歲以上,這不是仙人,什么是仙人?

    “先天太遠,還是先從筑基開始修煉吧。”

    “到底用什么法門筑基呢?”陳凡思考道。

    “我前世之所以隕落在天劫中,除了心魔之外,根基不穩也是另一個問題所在。”陳凡開始總結教訓。

    “歸根到底還是當時一心修煉,只求突破,沒有把各個境界的根基打的牢牢的。這次雖然修為全失卻是好事,給了我從頭再來的機會。只有把根基打的牢,才能建起萬丈大廈。”想到這,陳凡不由嘆息一聲。

    不僅怪自己前世大錯特錯,也在嘆息自己的運氣之好、造化之妙,竟然能重活一次。

    筑基期雖只是修仙者的第一個境界,看似不重要。

    但為了鑄成無上道基,陳凡這一世決定一步一個腳印,把每個境界都修到最圓滿。

    “我這五百年收集的各種秘法、神功,浩如煙海,不說直指大道的仙法,單單筑基期的修煉法門就有一萬三千七百二十六種。前世我修煉的是真武仙宗低輩弟子通習的‘真武筑基篇’,但這世我想修成完美,肯定不能用這種淺顯的法門。”

    對于這一世的修行之路,他心中早有計劃:

    “就用大道宗的‘虛空煉體訣’吧。”

    大道宗也是宇宙修仙界的大派,他們這一脈雖然沒出過什么絕代高人,但宗派中煉氣筑基法門聞名于世。

    據說這派的‘虛空煉體訣’若修煉到極點,法力足比其他的煉氣期修仙者深厚數倍,并且根基牢固,絲毫不影響之后的轉修。

    “而且這一脈的功法講究海納百川,包容并蓄。我在地球這種靈氣快要枯竭的地方修行,肯定得依靠各種藥材、寶物甚至煞氣、陰氣等等其他手段來輔佐修煉。用大道宗的筑基法門是最合適不過了。”陳凡想道。

    所謂煞氣、陰氣、死氣等等,其實和靈氣一樣,都是宇宙中的某種能量,只不過靈氣廣大,密布整顆生命星辰,更為適合被修仙者吸取修煉。而其他能量則需要專門的法門才能提取。

    正常修仙者,如果沒有特殊法門,至少得到金丹期,才能無礙的吸納宇宙中的各種能量。

    但大道宗的‘虛空煉體訣’卻能在筑基的時候就提前具備金丹期的某些能耐。

    所謂‘虛空’二字,指的是就是宇宙廣大,空間無限,能量萬千,但都熔煉一身。無論是天上的星辰之力,還是地脈魔氣,虛空煉體訣都來者不拒。

    是以大道宗號稱‘法門千萬,歸我一脈。’

    “可惜大道宗雖然有雄心壯志。但想將萬般大道熔為一爐,豈不比飛升還難?所以只能在修仙界各大宗派中排名中上游。”

    陳凡搖頭輕嘆,大道宗想的雖好,但修行到了最后,講究的是惟精惟一。真武仙宗就是專精一門,才能真仙輩出,橫壓諸天。

    他心中定下來,開始回憶‘虛空煉體訣’的口訣。

    “可惜大道宗雖然有雄心壯志。但想將萬般大道熔為一爐,豈不比飛升還難?所以只能在修仙界各大宗派中排名中上游。”

    陳凡搖頭輕嘆,大道宗想的雖好,但修行到了最后,講究的是惟精惟一。真武仙宗就是專精一門,才能真仙輩出,橫壓諸天。

    他心中定下來,開始回憶‘虛空煉體訣’的口訣。

    大道宗這種筑基功法,不僅僅是煉氣之術,同樣重視淬煉肉身,可謂內外兼修。

    隨著他逐漸進入修煉,他的身體仿佛變成了一個黑洞,周圍的各種靈氣、能量紛紛向他身體涌進。方圓十米內竟然詭異的沒有了風,甚至連柳樹枝條都停擺了。

    時光流逝,月兔落下,金烏東升,這時已經是黎明時分。

    他竟然盤腿坐在樹下練了整整一夜。

    還好這里地處偏僻,雖然屬于沿湖公園,但沒多少人來,所以也沒打擾到他。

    隨著太陽升起,陳凡突然張開嘴,一道如白練般的氣流猛的沖出,一直延伸數米,在虛空中打出‘嘶啦’的破空聲,仿佛射穿了空氣般。

    這道白練在空中延續了幾分鐘,才逐漸消散掉,巍為怪異。

    貓撲中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