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六章 摘葉傷人

    (貓撲中文)

    “我怎么可能看不懂。”陳凡心中嗤笑。

    真武仙宗又號稱修仙界第一斗戰宗派!

    從最基礎的煉體之術到劍仙殺伐手段,無所不包,無所不精。作為真武仙宗的第一高手,什么搏殺之術他沒見過?打拳女子的拳法在他眼中就如同三歲孩童一樣稚嫩。

    就連真武仙宗最底層的入門弟子修煉的‘真武三十六式散手’都要比這女子的拳法精深無數倍。

    那是真武仙宗的奴仆和不入流弟子才會修煉的肉身搏殺法門,真正的修仙者早拋棄如此原始的戰斗之術。

    不過陳凡并不想和她爭執什么,也不想透露自己修仙者的身份,于是干脆利落的道歉:

    “我確實看不懂,之前搖頭是因為其他事情,很抱歉。”

    “看不懂就別亂搖.....”那女子還要繼續說,旁邊的唐裝老者突然喊道:“子卿,回來,人家都致歉了。”

    “好的,爺爺。”

    叫子卿的女子回頭答了一聲,然后美眸狠狠瞪了陳凡一眼,才轉身走回老者身邊。

    陳凡搖了搖頭,這真是禍從天降。

    他又看了看唐裝老者,發現對方竟然也是個擁有內力的,而且比馬尾辮女子要雄渾的多。

    純以量上來說,唐裝老者大約處于筑基中期,比現在的陳凡修為還高。而‘子卿’則是剛剛入門,連筑基初期還未到。

    當然,修仙者和武者不能這樣單純比較。

    大家量可能差距不大,但質卻天差地別。就像一塊豆腐和一把鋼刀的分別,豆腐再多再大,也會被一刀劈成兩半。

    像唐裝老者這樣的,陳凡一只手都能打十個。

    搞清楚之后,他的好奇心就差不多殆盡了,也不看子卿繼續打拳。而是在不遠處找了個顆柳樹盤腿坐下,開始自己修煉。

    他很快就進入了修煉狀態,隨著‘虛空煉體訣’的運轉,周圍又出現了一片真空期。

    陳凡這樣奇怪的作態自然引起了唐裝老者和子卿的注意,大家都是早晨來鍛煉的,哪有過來坐在柳樹下睡覺的?

    “咦?”

    看了一會兒,唐裝老者突然發出一聲驚疑。

    “怎么了,爺爺?”子卿奇怪的問道。

    “你仔細看他,有什么不一樣之處。”唐裝老者臉上漸漸出現凝重之色。

    “不一樣之處?”子卿皺著眉頭,繼續打量,沒什么不同啊?

    “注意他的呼吸。”唐裝老者提醒道。

    被這一說,子卿才發現,這個剛才打擾自己練功的可惡小孩竟然每一呼一吸之間,胸脯都會高高鼓起,然后又緩緩凹下去,整個人就如同一只鼓風機一樣。甚至有兩道淡淡的白氣從鼻孔中噴出,隨著呼吸伸縮不定,如兩條頑皮的小蛇,不仔細看,真沒法發覺。

    “這個是?”子卿秀眉微蹙。

    “這是一種非常高深的內家修煉法門,據說只有某些古老教派的武道高人能做到。這種呼吸,必須有極其強大的肺腑之力,吸一口氣,能在水中閉很長時間。”唐裝老者一字一句道。“沒想到我有生之年居然能見到這種高人,而且還這般年輕,真不可思議。”

    “哼。”馬尾辮女子不服氣了,冷哼一聲道:“不就是呼吸比較用力嘛,有什么了不起,爺爺你太高看他了。”

    “你啊,你。太不知天高地厚了。”唐裝老者慈愛的搖搖頭。“這種高人,沒有幾十年的修煉都做不到的。我也只在傳聞中聽說過,見都沒見過。面對你這樣的,連手都不需要動,單憑吐氣就可殺人。”

    “有這么厲害?”子卿眼中閃過一絲懷疑。

    突然,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等等,他既然是個高人。那剛才對我搖頭,不是看不懂,而是看不上我的拳法嘍?”

    “好啊,爺爺,你把他吹得天花亂墜,等會讓我去試試他。”子卿恍然大悟,只覺心中一股無名怒火熊熊燃起。

    “哎!”看著身邊躍躍欲試的孫女,唐裝老者只能無奈嘆氣。

    不過他也不準備阻止什么。眼前這年輕人固然可能是高人,但他戎馬一生,刀山火海都過來了,又是在經營已久的土地上,也不畏懼,何況只是正常的切磋而已。

    他們也沒等多久,大約半小時之后,就見坐在柳樹下的少年張開嘴吐出一口白氣,這道白氣如同匹練般射出數米,在空中留下一道痕跡,比昨天更長了一小段。

    “果然是高人。”唐裝老者眼中一凝。

    “沒事,齊哥在呢,再高還能高過槍嘛。現代社會,哪有什么不怕槍的武林高手。”

    子卿藝高人膽大,雖然也驚訝,但毫不畏懼。

    與她爺爺不同,她從小生下來就被眾人追捧,再加上家世優越,從來沒接觸到真正的武道高手,自然有股初生牛犢不怕虎的氣魄。

    靠在越野車上的精悍年輕人也注意到這邊的事情,早走了過來。他面容冷峻,一手放在腰后,似乎隨時可以掏出什么東西來。

    陳凡收功站了起來,心中有點不滿意。

    這修煉寶地固然比其他地方修煉進度快一些,但比起昨天直接吸收藥物中的靈氣就差一大截了。

    他轉過頭,愕然發現馬尾辮女子和唐裝老者都沒有離開,反而站在旁邊看著他。

    見他醒來,唐裝老者笑著上前抱拳道:“不知道小兄弟原來也是武林同道。在下魏傅,敢問小兄弟是來自哪里?師承何方?”

    “魏傅?”

    好像在哪聽過這個名字?

    陳凡也沒在意,他前世五百年見過的人海了去,怎么可能全部記得清楚。

    見這爺孫倆的姿態,估計是剛才注意到他修煉時的異象誤會什么了。

    陳凡淡淡搖頭道:“我不是什么習武之人,硬要說的話,我勉強算作修道者。”

    修仙者是不能說的,說了他們也聽不懂。

    地球上和修仙者最像的就是古代道教傳說中的那些方士、道士、天師一流,不就是修道者嘛。

    “修道者?道門的嗎?”唐裝老者疑惑,道門也有武者?

    “爺爺,別和他廢話了。讓我先來試試他到底怎么樣。”子卿冷冰冰的看著陳凡道:“我剛才問你搖頭干什么,你說看不懂。騙我的吧?可以,有本事來試試手啊。”

    “這是要比武決斗的節奏?”

    陳凡感覺很新鮮,多少年了,沒有人敢這樣正面挑戰真武仙宗的‘北玄仙尊’了,何況是一個嬌俏俊美的女孩。

    “我是應該滿足你呢?還是滿足你呢!”

    不過欺負一個小姑娘,總感覺有失他堂堂北玄仙尊的面子啊。

    面對這個英姿颯爽的馬尾女,陳凡兩手一攤道:“我只是個修道之人,會點煉氣功夫罷了。舞槍弄棒、打打殺殺的真一竅不通,你誤會了。”

    “哼,剛才看我打拳還一臉不屑的樣子,現在又給我裝傻充嫩,當我是三歲小孩嗎?”白色練功衫女子冷哼一聲,絲毫不信。

    “小友,搭把手切磋一下沒什么的。我這孫女雖然習武不精,內勁尚未小成,但家傳的拳術也有幾分火候。你正好可以指點指點她。”唐裝老者也在一旁勸道。

    他嘴上雖然這么說,心中還是有幾分驚疑的。

    在報出名號后,這少年竟然絲毫未聽過的樣子,讓他雖然有些失望,但也長舒了一口氣。畢竟他遇見過無次認出他身份后就畢恭畢敬的人了。

    “哎。”

    陳凡搖了搖頭,見已經擺開架勢,板著俏臉的子卿,知道不露一手是不行了。

    他從身旁的柳條上摘了一片樹葉,凝聚真元,屈指一彈。

    “嗖呼!”

    一道黑影瞬間射出,快若閃電,劃過了女子的臉頰旁,最后打在了十幾米外的柳樹上面。

    “咚!”的一聲,好像子彈射入木頭的聲音,碗口粗的柳樹猛的一抖,似被人劇烈撞擊,葉如雨落。

    “小心!”

    唐裝老者黑影射出的一剎那間就臉色大變,脫口而出,但他還未說完,就發現已經晚了。

    “這是?”子卿驚呆了,她右邊的長發竟然齊根而斷,水晶耳墜也掉落下來。

    她摸了摸臉頰,發現有一絲絲血跡。轉過頭,看到背后的柳樹上面釘著一片柳葉,這片柳葉如同鐵片一樣,入木三分。

    “飛花摘葉,皆可傷人?”

    唐裝老者心都提到喉嚨口,見孫女沒事,才長舒一口氣。

    他苦笑一聲道:“沒想到我有生之年竟然能看到如此武功,真是神乎其技。不要說我孫女,便是我上前,也當不得小友一擊。”

    說完鄭重的抱拳一躬身:“原來是宗師當面,是我和孫女倆孟浪了。”

    唐裝老者心中簡直是翻江倒海一樣震撼,之前他自以為盡量高估陳凡了,沒想到這少年竟然是一位不出世的武道宗師。

    陳凡這一手意味著什么,在場四人可能只有他清楚。能做到陳凡這樣的,已經是武道界泰山北斗的宗師一流人物,放眼華夏,都屈指可數。

    子卿顧不得臉上的傷了,她跑到了柳樹旁,摘下那片插入樹身的柳葉,不可思議的看著陳凡:

    “你就用這片軟軟的樹葉就切斷了我頭發和耳墜,并且還釘入這柳樹里,這怎么可能?”

    連一旁準備掏槍的精悍男子都愣在當場。

    他跟著領導多年,第一次見到這種武功,不由目瞪口呆。要是遇見陳凡這樣的敵人,豈不是隨手一片樹葉、紙牌都能殺人,并且快到你槍都掏不出來?

    太可怕了!

    他心中冷汗直冒。

    貓撲中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