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十章 皇家娛樂KTV

    (貓撲中文)

    原來是這家場子的老板,大家都叫她紅姐。

    紅姐看他們消費高,特地來敬杯酒。

    楊超等人見到老板娘都來敬酒,頓覺備有面子,紛紛酒到杯干。

    美婦敬了圈后,杯子里面的紅酒也沒下半。但她走之前讓經理送了一瓶拉菲1990,市場上沒5000塊拿不下來。

    楚州畢竟不是金陵中海那樣繁華的大都市,楊超等人這次消費連酒水在內過了十萬,已經算場子里面的大客戶了。

    那個叫俊少的富二代紅光滿面的道:

    “這次仰仗超哥啊,紅姐據說背景很深的,是咱們楚州大佬豪哥的女人。平時我陪朋友玩,都是經理出面招呼,哪有這待遇。”

    “周天豪嗎?我聽說過他,據說他黑白兩道通吃,曾經市里有個局長不給他面子,結果就被搞下去了。他背景超硬的,在省里都有關系。”旁邊一個姿色不錯的女孩也接口道。

    他們只是群家庭背景不錯的富二代,哪能比得上周天豪這樣手眼通天的人物。平時也最向往這種大佬,提起他所有人都興奮起來。

    “哼,他再牛,他女人還不得乖乖的給我們家超超敬酒。”張雨萌在旁邊冷哼一聲道。

    楊超自得的笑了笑,眼睛示威似的看向陳凡。

    他對之前自己被這鄉下來的小子當眾人面落臉還耿耿于懷。于是舉起酒杯道:

    “怎么樣,陳兄弟對這皇家娛樂ktv還滿意不?看您這孤單的,要不再給您叫倆陪酒的?”

    “人家是泗水縣來的,怎么會看上咱們楚州這點場面呢。”俊少在旁邊嗤笑道。

    陳凡一皺眉,‘啪’的把酒杯往茶幾上一放,似笑非笑的道:

    “楊超,你是在找麻煩嗎?”

    “哪能啊,你陳老大多拽啊,往那一坐吃吃喝喝,我哪敢惹你。”楊超諷刺道。

    “好了,別說了。”姜初然瞪了陳凡一眼,才轉頭對楊超道:“今天是萌萌的生日,你還要鬧?”

    “行,行,給姜校花面子。”楊超夸張的舉起雙手道。

    陳凡面色不變,但心中已經很是不悅。

    過了會兒,俊少那個漂亮女伴說去下洗手間。

    她今天為了陪男朋友來參加這個生日聚會,特地打扮的很成熟。

    一身夜店裝,黑色性感低胸吊帶短裙,胸口大開,裙擺很短,只到屁股那,露出又細又白的大腿。她雖然才十六七歲,但發育良好,加上精致的妝容,穿著高跟鞋,不仔細看不出是個高中生,成熟中帶著一絲稚嫩,走路也是一搖一擺的。

    沒想到剛出廁所,正對鏡子補妝時,被人在后頭重重的拍了下挺翹的小屁股,她頓時尖叫起來。

    俊少恰好來找她,聽到尖叫聲,立馬沖了過來。

    就見到她被一肥頭大耳的中年人拉著頭發,狠狠的扇著嘴巴。邊扇嘴里還罵罵咧咧:“你個臭,出來賣的,還給我裝純?還敢扇老子?”

    俊少叫丁俊飛,家里面開服裝廠的,也有小幾千萬,關鍵會來事,場子上面認識的人多。

    他平時跟著楊超在眾興區那邊混,基本上也沒什么人敢惹到他們頭上。見到這個場景,哪還能忍得了?沖過去就是一腳,踹的那個中年人滿地打滾。

    “我去你媽的,敢欺負我女朋友,你這肥豬去死吧。”俊少又狠狠的加上幾腳,讓那人一陣慘叫。

    那肥頭大耳的中年人在他踹完后爬起身來,指著他叫道:“小子,你等著,有種報上名來,看老子不弄死你著。”

    “行啊,我等著。你爹我叫丁俊飛,皇后廳的,有本事你就來弄死我。”

    丁俊飛為女朋友報仇后,心中大快,拉著自己女友回到皇后廳。

    朋友問他怎么了,他心中得意,表面卻風輕云淡的裝逼道:“沒事,剛才遇見頭肥豬,聽口音是晉西省那邊的。敢調戲小欣,被我踹了幾腳,落荒而逃了。”

    小欣就是他那女朋友,最近剛耍上,殲情正熱呢,哪容得了其他人碰。

    “可以啊,你小子牛逼啊。”旁邊的朋友錘了他一拳,丁俊飛更是尾巴都要翹到天上了。

    “還是小心一點為好,這里畢竟不是咱們的地盤,要是惹到什么人就不好辦了。”一個家里面是副區長的小孩擔心道。

    他們這班人基本上都是眾興區那邊的,人脈都在眾興區。平時遇見什么事打個電話就能擺平,但新城區這邊離市區較遠,又是新開發的地區,真惹出事來,他們家里人也鞭長莫及。

    “算了,我們反正也喝完了,快走吧。”姜初然起身道。

    她最怕惹這種麻煩,又是女孩子,無論事后怎么報復回去,當面終究會吃虧的。

    “沒事的,大不了找超超他爸,他爸開了家五星級大酒店,哪的人不認識。”張雨萌在旁邊抱住她,驕傲的道。

    楊超在旁邊矜持一笑,顯然很為他爸的人脈手段得意。

    他舉著酒杯道:“然然你也別怕,我們這么多人在這里,有什么好怕的?接著玩。”

    聽他這話,其他人也紛紛舉杯,姜初然見大家都不想離開,于是站在那猶猶豫豫的樣子。

    本來就是一群唯恐天下不亂的的富二代,如今大美女當面,又喝了酒,鬧上天他們都不怕。

    陳凡眉頭微微一皺,他終于想起前世聽說過這件事。

    當時丁俊飛惹到了一個楚州不得了的人物,被教訓的很慘,沒想到就是在這里。這時正好可以把姜初然帶走,免得她卷入到之后的事情中去。

    他乘勢站起來道:

    “然然,天已經這么晚了,阿姨還在家里面等著我們,要不就回去吧。”

    聽了他這話,張雨萌頓時臉就變了:

    “你什么意思?要帶然然走?后面的生日party也不參加了?”

    “對啊,你誰啊你?憑什么替然然做主?”旁邊一個女孩嗆聲道。

    楊超也扭了扭頭,不滿道:

    “哥們,你這樣就沒意思了。怎么,嫌在我們這玩的不開心?”

    “行啊,你要是不開心,可以先走。但姜校花要不要走,得問她自己。”

    楊超這話一出,頓時把姜初然逼到墻角。擺明讓她在陳凡和眾朋友中作出抉擇。大家聞言,目光都集中在姜初然身上,陳凡也望向姜初然。

    姜初然心中暗恨,但卻不得不做選擇。畢竟一邊只是一個陌生人,但另一個是從小玩到大的閨蜜和朋友。

    她皺了皺眉,最終展顏一笑道:“既然大家還想玩,我自然陪大家繼續玩了。

    說完轉過臉去,不愿看著陳凡:“你自己回去吧,幫我和我媽說一聲。”

    顯然陳凡這個陌生人在她心中重量終究比不上閨蜜和圈子里的朋友。

    張雨萌一拍她的肩膀,把她拉到自己旁邊,狠親一口:“這才是我的好姐妹。”

    她一臉鄙視的看向陳凡道:“然然都發話了,陳小子,你還不快滾?”

    說完整個包廂哄然大笑,大家都看向那個獨自站在那里,被所有人孤立的少年。似乎在嘲笑他的不自量力。

    ‘連和你一起來的同伴都拋棄了你,你還有什么臉待在這?’

    許蓉妃在旁邊急的拽了拽姜初然,但顯然她不準備改變自己主意。

    姜初然雖然心中也有一絲不忍,但知道這個時候再開口反悔,就是把張雨萌和楊超往死里得罪。

    既然如此,當斷不斷反受其亂。

    陳凡呆立當場,不由搖了搖頭。

    罷了,既然她不愿走,自己何必操心呢。真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啊。

    他正準備離開時,突然感覺到什么,身形一頓,心中好笑道:

    “真是想什么來什么,這下看來想走都走不了。”

    “我倒要看看他們怎么度過這劫。”

    卻說那肥頭大耳的中年人帶著滿腔怒火走到了皇家娛樂最豪華的‘帝王廳’前。帝王廳門口還站著兩個穿黑色西服的大漢,看到他這副灰頭土臉的樣子,不由大驚道:

    “張老板,您這是怎么了?”

    這中年人憤而不答,一把就推開了帝王廳大門。

    帝王廳非常寬敞,里面裝修奢華至極,名貴的地毯,可移動液晶電視墻,意大利進口真皮沙發。

    兩旁沙發上面還擠滿了鶯鶯燕燕。每個姿色都比前堂大廳的公主高一籌,都是皇家娛樂的王牌,有兩個在大學城那邊讀書,還是她們學校的校花、系花,被紅姐用各種金錢手段誘惑來的。

    在沙發中心,坐著一個穿著中山裝的男子。

    他背后站著一排穿著整齊黑色西裝的大漢,把他圍在中心,眾星捧月,一看就是大佬級人物。

    這個人大馬金刀的坐在那,兩邊各有一個千嬌百媚的美女陪著。一個三十左右的美婦,穿著黑色禮服,妖嬈嫵媚,正是剛才去楊超那敬酒的紅姐。一個較為年輕,穿著白色旗袍,下擺開到腰上,露出大片嫩白皮膚,臉上畫著淡妝,冷艷高傲,是整個包廂最漂亮的。

    他一邊吃著紅姐剝的葡萄,一只手放在白色旗袍女的大腿上,摩挲著她冰涼嫩滑的高檔絲襪。白色旗袍女心中厭惡,卻絲毫不敢把腿移開。她知道旁邊這個男人對不聽話人的手段有多可怕。

    見到肥頭大耳的男子推門怒入,他抬頭驚訝道:

    “張老板,你這是玩哪出啊?”

    貓撲中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