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十二章 陳凡出手

    (貓撲中文)

    果然,周天豪哈哈大笑。

    “說我犯法,是吧?”

    他猛的一收笑容,冷然道:“現在我改主意了,其他人可以走,你和她們倆留下來陪我喝杯酒才能走。”

    他指的除了張雨萌外,就是姜初然和許蓉妃。

    這兩個小女孩進了包廂他就留意到,一個淡雅清純,一個身材高挑,長的非常漂亮,比紅姐手下的那群頭牌還要艷麗三分,和白色旗袍女不相伯仲。關鍵是更年輕,他早想找個機會接觸下。現在只是借機發難罷了。

    “豪哥,她是我女朋友,不懂事,我向您賠罪。您就當給我爸個面子吧。”楊超趕忙陪著笑臉道。

    “給你爸面子?你去問他敢不敢要這個面子!”

    周天豪猛的把手中酒杯扔在地上,怒喝道:“讓你們滾就滾,廢話那么多干嘛。”

    “再不滾所有人都別想走!”

    他這一砸酒杯,把那群十七八歲的少年少女驚的一跳,大家什么時候見過這種架勢?

    其中一個妝容精致的白富美拉了拉男朋友的胳膊,小聲說:“要不,咱們先走吧。”

    顯然許多人開始動搖了。

    大家平時喝酒唱歌無所謂,但為了所謂朋友和美女去硬扛楚州大佬周天豪,就有點太高估他們的友情了。這個圈子看似稱兄道弟,其實還不如普通小孩講義氣呢。

    況且張雨萌等人都是有家庭背景的,周天豪也不敢真怎么她們,最多為難一下。

    “小妹妹,陪豪哥喝杯酒而已,我們這么多人在這,豪哥還能吃了你們不成。”紅姐優雅的倒了杯波爾多1961年的拉圖紅酒,這酒一箱曾經在港島拍賣出13萬英鎊的價格。

    她對阿彪微微一示意,阿彪點點頭表示明白,上前去準備拉三女過來。

    張雨萌此時臉色都白了,終于知道害怕,死命的往她男朋友背后躲。

    楊超在一旁陪著笑臉,拼命道歉,卻不敢阻攔。

    周天豪有多可怕,他經常聽他爸提起過。他爸雖然也開了家大酒店,在楚州還算小有面子。但周天豪背后靠山更硬,便是市里面的領導,真惹急了,說不賣臉就不賣臉。他爸在這里還能周旋一下,他只是小孩,人微言輕,怎么擋得住周天豪。

    姜初然在旁邊冷著臉,知道今天這事不能善了。

    不過她并不畏懼。

    姜海山在楚州也算有頭有臉,又是政府的人,周天豪不會拿她怎么樣,但受點羞辱看來是免不了。

    她正準備開口主動留下,讓張雨萌等人先走時。

    突然,一只手攔在了阿彪的前面。

    大家驚訝看去。

    就見陳凡站在姜初然和許蓉妃身前,一手插袋,一手攔人,還轉頭對周天豪說:

    “豪哥是吧,她們兩是我的朋友,給我個面子,放她們走吧。”

    “你干嘛,瘋了?”姜初然在背后戳了戳他,低聲怒斥道。

    本來很簡單事情,喝杯酒道個歉就能解決的,陳凡這一手插進來,說不定就麻煩了。

    “哦?你是什么東西?要我給你面子?”周天豪陰惻惻的道。

    他心中怒火升騰,先是一群小子在他場子里打了他的客人,現在又有個小屁孩跳出來說給他面子?看來我周天豪說話不頂用了?阿貓阿狗都欺負上來?

    “我是什么人?”陳凡歪了歪頭,思考一會答道:

    “我是你惹不起的人。”

    他這回答一出,滿場嘩然,所有人都用一種仿佛看‘瘋子’的眼神看著他。

    “我去你妹哦,你自己找死別拖累我們下水啊,大哥。”

    楊超欲哭無淚,早知道這家伙這么二,就不帶他來ktv了。

    他是真的被嚇到了,如果之前還只是一點小矛盾。那陳凡現在這句話,就是當面打周天豪的臉,這位楚州大梟能忍得了?

    旁邊的丁俊飛更是雙腿不由自主一陣顫抖,不敢想象接下來周天豪發飆起來會何等恐怖。

    “哈哈哈哈!”周天豪怒極反笑。“我惹不起?這楚州還有周天豪惹不起的人?”

    “小子,就沖你今天這句話,我讓你走不出皇家娛樂的大門。”他一邊笑,一邊指著陳凡,一字一句的道。

    “完了。”

    姜初然猛的一閉眼,知道接下來事態已經失控了。

    “這個該死的家伙,怎么這么喜歡逞能。沒看到連楊超那樣的也不敢正面得罪周天豪嘛。他跳出來做什么?嫌死的還不夠快?”

    許蓉妃在旁邊已經被嚇得花容失色,拽著姜初然衣服急道:“然然,怎么辦,你快救救他吧。”

    “我怎么救他,我爸只是市政府辦公室的副主任。周天豪可能看在我爸面子上不會太為難我們。但陳凡一點背景都沒有,又正面頂撞他,恐怕不死也得脫層皮了。”姜初然恨鐵不成鋼的道。“現在誰來都沒用了。”

    果然周天豪一聲怒喝:“阿彪,給我弄死他。”

    被陳凡攔住的虎紋大漢阿彪一邊按著手指關節噼里啪啦作響,一邊看著陳凡不懷好意道:

    “小子,這是你自找的。”

    他穿著黑色背心,渾身都是鼓起的肌肉,胳膊有別人大腿粗,臉上橫著一道刀疤,讓人望而生畏。周圍的小家伙看到他臉色都白了。

    也確實如此,阿彪是周天豪手下的頭號大將。是周天豪從軍隊監獄中撈出來的,脾氣爆裂,曾經在軍中打傷過教官被判刑。這十年來為周天豪打下這個江山立下汗馬功勞。曾經一個人追著十七八個人砍。

    他猛的一拳砸過去,比陳凡大腿還粗的胳膊握成拳頭,帶著呼嘯的勁風打向陳凡的肚子。這一拳要打實了,少說得斷幾根肋骨。

    陳凡背后的見了這一拳威勢都臉色大變,紛紛讓開,怕被波及到。

    許蓉妃嬌呼一聲:“快躲開啊。”

    陳凡這時竟然還若無其事的回頭給了她一個笑臉:“沒事,他對我小菜一碟。”

    他單手一托,就架住了阿彪的鐵拳。

    阿彪頓時臉色變了,他一拳能把木板門都打穿,竟然被一個弱不禁風的少年給單手擋住了?

    他收回拳頭,感覺到自己好像一拳砸在鐵板上面,手被震的生疼,不由暗暗心驚。

    “練家子?難怪敢這么跳啊”

    阿彪往后退了兩步,上下打量一下陳凡,然后掏出一個外表猙獰的指虎戴在手上,獰笑道:“我最喜歡練家子。”

    “來,小子,哥和你玩真的。”

    他說完再次一拳打過來,這次比上一拳力量還要重三分,而且直指陳凡的太陽穴。

    陳凡微微皺眉,無冤無仇下手這么狠,這一拳若打在普通人頭上,恐怕有生命危險。

    ‘既然你這么狠,別怪我不手下留情了。’

    陳凡猛的一腳踹出去,后發先至,把阿彪凌空踹飛。

    在眾人不可思議的眼神中,阿彪的身體在空中平移了七八米,轟然砸在了周天豪等人面前,嚇得坐在兩旁沙發的鶯鶯燕燕們一陣驚叫。

    “阿彪,你沒事吧。”周天豪臉色微變。

    這可是他手下王牌打手,今天竟然被個十六七歲小孩打敗了?

    阿彪就感覺自己好像被一輛摩托車攔腰撞到一樣,五臟六肺都移動了。

    噗嗤一聲,吐出一大口鮮血。

    “好,很好。”周天豪臉上肌肉不由的**一下,心中怒極,只覺自己十幾年來老大的尊嚴被人挑釁了。他此時只想不惜一切代價報復回去。

    他沖后面一群人猛的揮手:“還不給我一起上,砍死他!”

    身后站著的十數個黑衣壯漢互相看了眼,點點頭,都各自從背后掏出砍刀、鋼管,一齊撲了上來。

    再能打?你能一個打十幾個不成?

    楊超等人見到這架勢,早就嚇得躲到了門外走廊,瑟瑟發抖。只留陳凡一個人單手插袋站在那,直面十數個拿刀砍人的大漢。

    “找死。”

    陳凡冷哼一聲,忽然身形一動,就如同凌空幻影一般沖入人群中。

    他單憑肉身拳腳也有千斤巨力,打在人身上,那真是非死即殘。至于砍刀鋼管之類,在他超人的速度下,連一片衣角都摸不到。

    幾乎不到一分鐘,從帝王廳的門口到大廳處,就躺了一地**的人。

    他們抱著手或腳在那里大聲慘嚎。

    陳凡恨他們下手太狠,幾乎每個人的手或腳都被他打折了。

    “他、他竟然打贏了?”張雨萌瞪大眼睛,一副見鬼了的樣子。

    這個她第一次見面就感覺再平凡無奇,一輩子只能在社會底層廝混,只能仰望她們的少年竟然是個深藏不露的大高手,一個人打十幾個拿刀壯漢?

    這簡直像電視里面的劇情!

    楊超也感覺日了狗了,想到自己曾經還想報復他,頓時打了個冷顫。

    陳凡在所有人不可思議的眼神中,一步步走了過去,施施然坐到周天豪面前道:

    “哦,現在你說我惹不惹的起你?”

    全場死寂!

    周天豪一雙眼死死看著他,臉上又青又白又紫。

    他真沒想到自己十幾個得力手下,竟然連一個人都打不過。這小子的身手何止恐怖啊,這樣的能耐。他縱橫楚州十幾年也沒見過幾個。

    但他不愧是一方大佬,此時還能壓住怒火,不動聲色的道:

    “小兄弟,你確實很能打。但再能打,打的過槍嗎?我以前也不是沒見過你這樣的武功好手,最后那家伙被人抽空打了冷槍,現在還癱瘓在**呢。”

    “況且都什么社會了,單憑能打可嚇不住人。你信不信我現在一個電話,就能把你扔到監獄里?”他越說越暢快,最后往后一倚,得意的威脅道。

    周天豪能縱橫楚州,可不僅僅靠手下那群能打能拼的兄弟,官面上的背景才是關鍵。否則他早被人搞下去了。

    “嗯?”

    果然,聽到周天豪用官面上勢力威脅他,陳凡也不由皺眉,心中暗生殺機。

    “你先讓他們離開,我留在這里,咱們慢慢玩。”他淡淡道。

    陳凡準備先讓姜初然等人離開,然后就施展法術,悄無聲息的殺掉周天豪,一了百了的解決這個麻煩。

    反正法術殺人,現代刑偵手段幾乎檢查不出來。

    周天豪看了看他,又掃了外面那群小孩一眼,想了想道:

    “可以。小紅,讓他們先滾蛋,我倒要看看這位小兄弟今晚怎么陪我玩。”

    他已經得罪了一個非常能打的人,如果再加上外面那群背景不俗的公子哥。單獨一個他都不怕,但兩兩相加,又能打又有背景,那就很難辦了。

    楊超等人如獲大赦,紛紛開溜。

    雖然陳凡一個打十幾個,把他們都驚住了。但周天豪給他們的壓力更大,神仙打架池魚遭殃,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許蓉妃不想走,被張雨萌死拖硬拽,給生生拉走了。

    姜初然落在最后,走前深深的看了陳凡一眼,她真沒想到這個少年會給她帶來這么大驚喜。

    “難怪他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但周天豪可不是靠打就解決的。”

    她知道自己在這里只能拖累陳凡,只能壓下心中的擔憂,跟著大家離開。

    等所有人走后,陳凡徹底放心下來。他從不擔心自己,主要還是姜初然和許蓉妃。畢竟一個是唐姨的女兒,一個上一世差點成情人。

    他正面露微笑,準備釋放法術,當場擊殺周天豪時。

    突然一個電話聲響起。

    貓撲中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