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十三章 江北魏家

    (貓撲中文)

    陳凡皺了皺眉,從兜中取出電話。

    “小齊?”

    看到這個名字,他突然才想起來今天晚上自己和唐裝老者約好去給他治傷的。但被楊超等人和周天豪這事打岔后,他差點忘記了。

    陳凡想了想,還是接通電話,畢竟殺人也不在一時。

    “喂,是陳先生嗎?我是小齊,我已經到了湖畔小區門口。”

    耳邊傳來一陣恭敬的聲音。

    小齊自從見過他那手飛花摘葉后,就對他無比敬重。他是軍人,最尊重強者和力量。

    “厄,我沒在湖畔小區。”陳凡有點不好意思,答應別人的事情,自己竟然給耽誤了。

    “哦,那您在哪里?有什么事情嗎?”小齊問的有些吞吞吐吐,顯然怕問太過惹他不高興。

    “我在新城區這邊呢,遇到一點小麻煩。”陳凡看了眼坐在那一派鎮定,饒有興趣看著他打電話,沒有絲毫阻止意思的周天豪,答道。

    “您遇到麻煩了?能和我說一下嗎?”小齊熱切的問道。

    他頓了頓,顯然怕陳凡誤會自己,連忙解釋道:“我是怕耽誤了老爺子的治病時間。不瞞您說,我雖然只是給老爺子當警衛員,但在楚州,一些小事還是能解決掉的。”

    “沒事,就是在這邊皇家娛樂ktv唱歌時候,朋友和一個叫豪哥的人起了沖突。”陳凡對小齊出面解決麻煩并不抱信心。畢竟唐裝老者雖然看上去來頭不小,但小齊只是個侍衛,有多大面子?但他還是耐心解釋了一下。

    他剛說完,耳邊就傳來了小齊的驚訝聲:“豪哥?周天豪嗎?”

    “對啊?你認識他?”這次輪到陳凡驚訝了。

    “皇家娛樂ktv嗎?我十分鐘就到。”小齊急促的道:“您告訴周天豪,讓他等著,我馬上來。”

    陳凡掛了電話,一臉古怪。

    聽小齊這意思,似乎認識周天豪?而且關系還不同尋常?

    那現在要不到動手殺人呢?還是等小齊過來?

    周天豪在旁邊看他打電話,也不阻攔。見他掛了手機,才翹著二郎腿得意道:

    “怎么,打電話找幫手了?”

    “你繼續打啊,我不攔你。把你能找到的所有關系都找來,看看楚州誰敢為你出頭。”

    旁邊的紅姐這時也緩過來,換了張笑臉恭維道:“哎呀,楚州誰不知道您豪哥人脈最硬了,誰會為這種事給這小子出頭啊。”

    她跟著周天豪最久,自然知道周天豪背后的靠山有多硬,那可是在楚州乃至江北都是大人物。

    白色旗袍女在旁邊默默的看著這兩人,眼中閃過一絲怨恨。

    與紅姐不同,她算是半強迫被周天豪弄到手的,沒有退路下被迫跟著他,所以看到陳凡暴打他的手下,她心中是很快意的。

    她想到這,又擔憂的看了眼陳凡。周天豪的恐怖她最清楚,眼前這個少年雖然很能打,但她并不看好他能夠和周天豪抗衡。

    “唔,我朋友說他十分鐘就到,在此之前,讓你等著。”陳凡想了想,決定還是原話復述。

    小齊要是能解決這事,也是好事。畢竟他剛重生回來,還沒享受現代生活。不到萬不得已,還是別動手殺人,終究殺了人,事情就鬧大了。

    “讓我等著?”周天豪仿佛聽到了不可思議的事情,他夸張的點頭道:“行,我等著。十分鐘,我只等十分鐘。”

    “我倒要看看,楚州到底誰不怕死,敢架這個梁子。”

    大廳之中,一時陷入沉默,只剩下地上那群斷手斷腳的黑衣大漢在痛苦呻吟。

    接來下就是等待。陳凡知道,周天豪這時的沉默,只是為接下來的爆發。

    十分鐘還不到,大廳門口突然傳來嘈雜聲。

    眾人轉頭望過去,只見一個剃著平頭,穿著迷彩襯衫和迷彩軍褲的精悍男子推門而入。

    他掃了一眼滿地的傷者,臉色絲毫未變,只是急忙走到陳凡面前,無比恭敬的道:

    “陳先生,您沒事吧,他們沒傷到您吧?”

    “他們怎么可能傷到我。”陳凡笑著搖了搖頭。

    “也是,以您的實力,再來十倍的人也不是您對手,是我想岔了。”精悍男子也跟著笑了笑,突然轉頭怒喝道:“周天豪!誰給你的膽子敢對陳先生下手的!”

    周天豪在這精悍男子進來時就臉色陡變,此時見他怒喝,不由猛地從沙發上站起來,滿頭大汗道:“齊哥,您怎么來了?”

    這精悍男子正是魏老身邊的護衛‘小齊’。

    只見小齊冷笑道:“我要不來,真不知道你差點把老爺子的朋友給打了。”

    “您說他是,老爺子的朋友?”周天豪滿臉不可思議的看向陳凡。

    在他的印象中,老爺子都十歲的人了。他的朋友,哪個不是身份驚人,年近古稀的?這小子才十六七歲,怎么可能是老爺子的朋友。

    “老爺子親自派我開著他的專車來請陳先生去赴宴的,車還停在樓下呢。”小齊陰測測的道:“怎么,你以為我在騙你不成。”

    “沒有,沒有。”周天豪一時冷汗大冒,他自然知道老爺子的專車雖然只是一輛奧迪a6,但那是國家配的,沒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幾乎不會出動。而小齊作為老爺子的貼身警衛員,開著專車來請人,這待遇,便是老爺子的幾個兒子都享受不到。

    他想到這,終于明白事情大條了,非常惶恐的對陳凡道:

    “我不知道小兄弟原來是老爺子的客人,是我糊涂了,還請小兄弟別在意。”

    在場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看著這個在楚州呼風喚雨的大梟竟然向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躬身道歉,不由感覺一陣荒唐。

    難道這小孩背后有什么通天來歷不成?否則豪哥怎么會嚇成這樣?

    但哪怕是市長家的小孩,豪哥也不至于如此卑躬屈膝。莫非他的來頭更大?是省里甚至軍隊的?

    看到小齊那身迷彩服,所有人閉口不言,牽扯到軍隊事情就麻煩了。

    只有紅姐猛的打一個冷顫,心中無比驚俱。

    她剛才還在想周天豪有靠山,沒想到來的人竟然就是周天豪背后的靠山。

    “這下麻煩了。來人不是三爺,是比三爺更大的魏老,這小子竟然是魏老的人?”

    陳凡皺了皺眉,看著這個之前還氣焰囂張的大佬現在卻誠惶誠恐的道歉,明白自己低估了唐裝老者的身份,只怕他比自己想的地位還要高。

    “陳先生,您看這事,要怎么解決呢?”小齊在旁邊小心翼翼的問道。

    他之所以一上來就怒斥周天豪,其實也存了分維護之心。畢竟如果真想動周天豪,他完全可以不動聲色,等離開后再調動背景,把他打的萬劫不復。但畢竟是半個自家人,總不能因為這點小事就判周天豪死罪吧。

    陳凡顯然也看出了他的意圖,想了想道:“既然你認識,這件事就算了。”

    對他而言,周天豪并沒有得罪他多少,反倒是手下被他打殘了十幾個。

    他轉頭看向面露喜色的周天豪道:“豪哥是吧,今晚這事就是個誤會,到此為止。我不希望你再去騷擾那三個小女孩。當然,你要是心有不甘,可以沖我來,我隨時奉陪。”

    “不敢,不敢。”周天豪滿頭大汗,連聲道歉。

    等陳凡和小齊離開之后,他才終于長吁一口氣,直起腰來。

    旁邊沙發上面那個一直沒敢說話的張老板這個時候才提起膽問道:“豪哥,您這是?”

    周天豪苦笑著搖了搖頭,道:“張老板,讓你看笑話了,哥們今天算栽倒了。”

    張老板皺了皺眉道:“那小子是什么來頭,把您嚇成這樣?難道是市里面的?”

    周天豪不說話,環顧了下左右。

    紅姐懂他的意思,趕緊讓周圍不相干的鶯鶯燕燕們都出去,讓手下人把那些斷手斷腳的護衛們統統抬到醫院去,并且吩咐他們所有人都不許對外露一點口風,誰敢說出去就打死誰。

    最后諾大的帝王廳內,只剩下了豪哥、張老板、紅姐和那個白衣旗袍女。

    周天豪坐在沙發上面,喝著紅姐倒的酒,才緩緩開口道:“這小子到沒什么來頭,但后面那個人來頭是真的大,是我靠山的靠山。”

    “哦,不知道是哪家的?方不方便說?”張老板小心翼翼的問道。

    周天豪沉吟片刻,吐出兩個字:“魏家。”

    “魏家?”張老板嘴中咂咕著,似乎想到什么,臉色頓時變了:

    “江北魏家?”

    “不錯。”周天豪點點頭,面帶苦笑。“剛才來的那個齊哥,就是魏老身邊的貼身警衛員,我都沒見過幾次。”

    張老板只覺背后一股涼氣直沖大腦,連之前喝的酒都醒了。

    江北魏家啊,那可是在江南省赫赫有名的家族,尤其在大江以北這幾個市,根基極深。他只是個晉西省采煤礦的小老板,哪惹得起這樣橫跨政軍兩界的大家族。

    之前陳凡鬧事、甚至小齊出現,他雖然驚訝,但并不驚俱。畢竟他家業在晉西省,哪怕惹不起,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

    但聽到江北魏家這個名號,他就坐不住了。尤其是魏老的名頭,他在晉西時都聽說過。

    以魏老的身份,哪怕人不在晉西,打個招呼,晉西省有的是人愿意買他的面子。收拾一個煤礦老板還不是輕輕松松的事情?

    “這事真大條了。”他不由吶吶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