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十四章 魏氏心法

    (貓撲中文)

    卻說陳凡已經在治傷的路上。

    小齊這次沒有開路虎攬勝,而是開了輛老款的奧迪a6過來,論價格自然遠不如上次的路虎。

    但看看它掛的金陵軍區牌照,以及擋風玻璃上貼著的省軍區和大軍區通行證,就知道這輛車的分量比路虎要重得多。

    敢攔路虎的交警也不敢攔這輛車。

    小齊一邊開著車,一邊透過后視鏡看了眼陳凡,突然開口道:

    “陳先生應該已經猜到了首長的身份了吧。”

    陳凡點點頭。

    他終于想到唐裝老者的來歷了。

    魏傅!

    難怪名字這么熟悉,這是楚州近代走出去的最知名人物。

    楚州地處江南省北部,論經濟在省內只能排中游,無論經濟還是名聲,一直以來都屬于默默無聞型的,魏傅算是楚州近百年最出名的人了。

    據說他年輕的時候參加軍隊,開國授銜的時候是最年輕的將軍之一,后來八十年代還參加過對安南反擊戰,有‘虎將’之稱。

    來頭這么大,難怪周天豪聽了名頭就嚇成那樣。不過看他的樣子,似乎和魏家關系不淺啊?

    魏老是保家衛國的軍人,怎么和周天豪這種半黑不白的人扯到一起去了。陳凡不由皺眉。

    小齊也看出陳凡的疑惑,連忙解釋道:

    “首長有三個兒子兩個女兒,除去夭折的不說。大兒子最有出息,當時進的官場,現在調進省內,主管政法委。”

    “二兒子,也就是子卿的父親,被首長送進軍隊,如今在金陵軍區參謀部,做到大校,也算不賴。”

    “但三兒子就不成器了,不愿參政也不愿參軍。開了個公司,在外面仗著老爺子和他大哥的名頭招搖撞騙。江北這幾個市,都賣老爺子和老大面子,讓他混的人模狗樣,這周天豪就是他的手下。”

    連小齊這樣的外人都看不慣魏老的三兒子,可見他確實為人不怎么樣。

    陳凡額首,表示理解。

    車沿著燕歸湖公路,一路開進了云霧山深處,停在了一個片青磚綠瓦的大院前。

    “這是大軍區在江北地區的療養院,只接待師級以上干部,老首長身體不好,基本上都住在療養院里。”小齊停完了車,陪陳凡一路進去,介紹道。

    走在幽靜的小道上,往來的都是老者和白衣護工,估計各個的身份曾經都不凡。現今都七老八十了,只能呆在療養院里頤養天年。

    “這里環境確實不錯,適合療養。”陳凡贊嘆一聲,當時軍區的人真會找位置啊。

    見到魏老時,他正在寫毛筆字,子卿在一旁給他研墨。

    陳凡在旁看了下,魏老的毛筆字估計有幾十年的功底了,比唐姨家掛著那個徐聞的雖然稍差一籌,但卻多了股氣吞萬里如虎之氣。

    “陳先生也懂書法?”魏老收了筆,笑著道。

    此時的魏傅穿著一身老人打太極的練功衫,較之前的唐裝時多了幾分灑脫之色。估計是傷病有望,再加上處于常居之地,略微放松。

    “我不懂這個。”

    他前世書法畫畫音樂一竅不通,哪怕后來重回地球化凡二十年,也主要了解的是未來世界的文化。

    “對了,你不是要給我爺爺治傷嗎?怎么沒帶什么銀針之類的?”魏子卿在旁邊插嘴道,她不知道怎的,看陳凡一直不順眼,忍不住就想給他找點小麻煩。

    她今天也換了身休閑裝,白色修身打底短袖t恤配著超短牛仔褲,露出兩條如玉柱般修長健美的大腿,關鍵胸部還高高聳翹,和以往風格截然不同,顯露出女人嫵媚的一面。

    “我的療傷方法不需要什么針灸推拿。”陳凡搖搖頭。

    “你看看這個。”陳凡將自己手書的‘魏氏心法’遞給老人。

    所謂‘魏氏心法’,是陳凡根據魏傅修煉的內勁功法進行改良優化之后,創出的一門功法,他自己起了個名字,認為還算貼切。

    “這是?”魏傅疑惑著接過這個薄薄的小冊子,他看第一眼臉色就微變,越看下去,驚訝越大,到了最后時已經是滿臉不可思議之情。

    “怎么了?爺爺?”旁邊子卿奇怪道。

    魏傅看完后,合上小冊子,閉著眼睛想了許久,才終于徐徐的吐口氣出來。

    他鄭重的對陳凡一躬身道:“先生大恩大德,魏某沒齒難忘啊。”

    “無妨,魏老你當年保家衛國,戎馬一生才落得這身傷病,我既然遇見了,就不能坐視。”陳凡坦然受他一禮,正色道。

    “爺爺,你無緣無故,突然給他行這么大禮干什么?”

    英姿颯爽的馬尾辮女子在一旁趕緊扶起魏傅。還不望瞪了陳凡一眼,責怪他不懂事,怎么能讓老者給自己鞠躬。

    陳凡笑一笑。

    這小丫頭真是翻臉無情,答應給她爺爺治病時還態度非常好,現在又回復到原來那種愛答不理的模樣了。

    “陳先生你來解釋給子卿聽吧。”魏老鞠躬完后,心情大好,換了副模樣笑瞇瞇的道。

    陳凡淡淡道:“你爺爺的傷病主要由兩方面組成,一個是他當年強運內勁受傷后,一直沒治,導致一拖再拖,肺部傷勢已經無法挽回。”

    “二呢,則是他修煉的內勁功法有問題,會傷到肺,每次運轉雖然傷害很微小,但積少成多就成病了。”

    “這么說,我的肺也有問題了。”魏子卿俏臉微變。

    “理論上來說,確實是這樣。但你修為太淺,還沒到這種程度。”陳凡聳聳肩道。

    聽了他的話,魏子卿不由翻了翻白眼,感情自己還得多虧了修為太弱了?

    魏老點點頭:“當時家里面傳下這功法的時候,確實提到這個問題。但那時有一部內勁功法修煉已經是萬幸,哪還管什么傷不傷肺。所以后來的子女我一個都沒有教,如果不是子卿你強烈要求,我是準備把這部有缺陷的功法帶進棺材的。”

    “那這個小冊子是什么?”魏子卿疑惑道。

    “這小冊子是我根據你們家傳功法修改后的無缺版。”陳凡每問必答。

    “何止無缺啊,這比我們家的內勁功法高不知道多少個層次。陳先生在武道上的造詣可謂學究天人,讓人仰望啊。”魏傅感慨道。

    他們魏家苦修這門功法幾十上百年,還找不到頭緒怎么彌補缺陷。人家幾天時間就改了個無缺版,并且比你們家的好不知道多少倍,這樣的能耐,簡直可怖可懼。

    “可是我記得爺爺你并沒有把家傳功法給他啊?他怎么修改的?”魏子卿糊涂了。

    “所以說武道宗師為什么稱作‘宗師’,厲害就在這里。”魏傅搖了搖頭,一副心向往之的樣子。“人家看你幾眼就大致了解你修煉的功法是什么樣子了。如果沒這能耐,憑什么敢號稱‘宗師’呢?所謂‘宗師’,就是開宗立派,自成一家。”

    陳凡淡淡擺手道:“我只是個修道之人,真不是什么宗師。”

    “先生這等能耐,不是宗師,勝似宗師啊。”魏傅哈哈大笑道。

    “沒想到你這么厲害。”聽了魏老這番話,連一直對他有意見的魏子卿也不由高看了他一眼。

    陳凡心中微笑,冰山美人也會夸人啊。

    “對了,這是‘小培元丹’,一共十粒。”陳凡突然想到什么,掏出一個玻璃瓶遞給魏子卿。“你定時讓魏老服用,一邊服食小培元丹,一邊轉修改良后的功法,差不多就能根治你爺爺的病情了。”

    他說完后還有點遺憾的道:

    “可惜那些藥材太貴,我買不起。否則我能煉制成真正的培元丹。到時候你爺爺這肺傷都是小意思,一粒下去百病不生,甚至要死的人都能救回來,多活幾年都是可以的。”

    “這么厲害?”魏子卿像寶貝一樣的將玻璃瓶趕緊收好。還不忘反擊道:“你吹牛的吧,什么百病不生、起死回生、延年益壽,這不都是神話傳說里瞎編的嗎?”

    “愛信不信唄。”陳凡無所謂的道。把魏子卿氣的嘴都歪了。

    ‘這小家伙太討厭了。’魏子卿心中狠狠道。‘處處和我抬杠,就不能讓一下姐姐我啊。還虧得他是大男人呢。’

    “我倒是有些信陳先生的話。陳先生方不方便把哪些藥材說一下,我可以交代他們幫陳先生收集一下。”一旁的魏老突然心中一動。

    “可以啊,不要說哪些藥材,丹方給你們都行。但這個星球除了我之外,沒人能練出來的。”陳凡無所謂。

    他找了張紙寫下丹方。

    培元丹這樣的丹藥必須用修仙界獨有的法門煉制,外人如果不懂,練十次毀十次。

    魏傅接過丹方看了看,見上面全是非常珍貴的稀有名藥,而且要求的年份都非常高,難怪陳凡買不起。以魏家之力收集起來都要費很大功夫,他微微額首,將丹方交給了小齊,讓他全力以赴去辦。

    “好了,療傷的事情搞定了。我這次來,還想向老爺子打聽一下武道界的事情。”陳凡道。

    魏老點點頭,道:“我猜到你要問這些,有什么問題直說吧。”

    ps:謝謝我式無敵、公子倪、老衲法號丶口味重的打賞。繼續求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