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十五章 武道宗師

    (貓撲中文)

    陳凡心滿意足的離開了云霧山的療養院。

    魏老知道的武道界信息其實也并不多,他終究是體制內人物,修習武功只是家族傳承和興趣罷了。

    在他嘴中,武道傳承歷史悠久,可以上溯到千年前。據說是從道教或其他隱秘流派中傳出的煉氣法門,最后被武道大家們加以簡化,推成出新創出一門門不同的內勁功法和技擊之術。

    武道界最后的繁華是在清末民初時期、

    當時大師輩出,高手云涌。后來槍炮崛起,武道就開始逐漸衰弱,到了現在連大師級人物都屈指可數。

    武者共分為三重境界:

    外勁、內勁、化境。

    世間大部分的武者都處于外勁層次,什么鷹抓功、洪拳、譚腿之類大多屬于外勁功夫,只知道運用肌肉筋骨之力,和普通人差距不大。

    而到了內勁,就非常稀少了。只有一些頂級的內家拳流派和家族傳承還保留著內勁功夫。

    內勁又分為‘入門、小成、大成、圓滿’四個境界,魏老屬于內勁大成了。

    內勁非常難修煉,以魏子卿為例子,她從小就跟著她爺爺修習魏家功法,到了現在二十多歲才入了門,連小成都沒到。

    不說整個華夏,單單江南省的內勁武者也就幾家而已。

    楚州除了魏老爺孫倆之外,還有市中心的威盛武館館主據說也修成了內勁,但他修為太低,魏老也看不上他那點功夫。

    畢竟哪怕你修成內勁,也擋不住普通人拿的一把槍。苦修十年,不如練槍三天,武道怎能不沒落?

    但魏老卻說,功夫如果到了內勁巔峰又或者化境層次,那就完全不同了。

    化境宗師們罡氣護體,甚至能硬扛火器。

    不過宗師太少了,陳凡也是他這十年來親眼見過的第二位宗師。

    “除了化境之外,魏老還提到,在化境之上據說還有一個層次,被稱作神境,有種種不可思議的威能。不過那個境界虛無縹緲,只是個傳說,沒聽說誰親眼見過。”陳凡暗中思索。

    如果內勁對應筑基期、化境對應通玄期、那神境應該就是神海期了。

    到了神海期之后,哪怕沒有相應的修仙法門,但種種神通會自動生出。入火不焚、踏水而行、他心通等等。看起來不可思議,其實只是具備修仙者某些特性罷了。

    不過化境都這般稀少,諾大華夏也區區幾人,更何況是神境呢。

    陳凡搖了搖頭,決定不去想這么虛幻的事情。可能有人曾經達到過,但是否能活到現在都兩說。

    除了魏老所知道的武道界信息外,陳凡還帶著魏老的賀禮離開的。

    一把云霧山半山腰別墅的鑰匙。

    按照魏老的意思,這是他那不成器的三兒子送給他的,但他都七老八十了,哪還去享受什么半山腰別墅。再加上他三兒子的手下又得罪了陳凡,這把鑰匙就當送給他賠罪,順便抵了治傷的藥錢。

    如果是普通人肯定就千般推辭,萬般不接。但陳凡曾經是渡劫期大修士,你哪怕送給他一顆星球,他都能慷慨收下。

    在他看來,自己修改的魏氏心法和十顆小培元丹足以治好魏老的傷勢,而且把他的修為再推高一層,有進窺化境的機會。單單這兩樣,就抵得上一棟別墅。

    更何況,這個人情他領了,日后自然加倍還回去。

    這就是渡劫仙尊的自信。

    坐在涼亭中,看到陳凡遠去的背影,魏子卿皺眉道:

    “爺爺,你是不是送的太貴重了。那把鑰匙是‘云霧山莊’最好的一棟別墅,市價超過三千萬。楚州首富送給三叔的,三叔又孝敬給您,子平和小姨好幾次都眼饞,您都沒給。”

    “他雖然治好了您的傷勢,但哪怕再是國手中醫,給個一百萬就差不多了,上次燕京的御醫也給您看過,無能為力,才收了十萬塊。至于給一棟數千萬的別墅嘛?”

    她是真的想不明白,這給的也太多了。

    “你不懂,單單他那本魏氏心法就價值無量。”魏老眼睛微瞇,坐在亭子中,流露出一股老狐貍謀劃成功的得意。

    “放在古代,這一本內勁功法,那就是萬兩黃金也買不到的,足以傳家立代,創建一個延續百年的家族。”

    “更何況,你根本不知道一位武道宗師代表著什么。”他說著,語氣中流露出一股無限向往之意。

    “武道宗師?”魏子卿微微疑惑。“您之前不是和他說了嘛,化境宗師在武道界數量很少,還可以肉身扛手槍,但這都是傳說而已,到底能不能真抵抗手槍還兩說。哪怕真的又如何?現代科技這么發達,扛的了手槍,扛得住步槍、狙擊槍、坦克大炮甚至飛機導彈?”

    “那個陳凡我們也調查過了,出身普通,他爸只是個泗水縣小官,沒什么背景。就因為他是宗師就要這般交好他?”

    到了魏老這種層次,早就把陳凡根底統統查過,只不過王家那方面層次太高,他們也查不到。

    “不是你想的那樣簡單。”魏老搖了搖頭。

    他轉過來看著自己這個俊俏的孫女。

    所有小輩里面,就她陪在自己身邊最久,也只有她愿意傳承自己的家傳功夫。其他小輩賺錢的忙著賺錢,當官的忙著當官、享樂的忙著享樂,哪還愿意刻苦修行武功呢?

    魏老想了想,決定還是向她透露一下,好讓她了解自己一片苦心。

    “你聽說過葉南天嗎?”魏老臉色一正,問道。

    “葉南天?燕京軍區那個?”魏子卿歪著頭,想了想道。

    “不錯,正是他。你可能不知道,他也是一位武道絕巔的宗師。”魏老點點頭道。

    “這怎么可能?”魏子卿一下嘴巴張的大大的,美眸中滿是不可思議之色。

    她雖然不是軍人,但她父親在軍隊中,她很多親戚朋友都和軍隊有關,自然聽說過葉南天的威名。

    葉南天!

    燕京軍區少將,燕京軍區特種大隊總教官,一個真正的傳奇人物。

    她幾乎是從小聽著葉南天的故事長大的。

    在故事里,葉南天幾近不可戰勝。

    傳說他在東南亞雨林中只憑借一把匕首就擊殺了越國一支全副武裝的山地特種中隊。

    傳說他曾經一個人深入邊疆,搗毀了一個分裂組織的基地。

    傳說他訓練出來的特種部隊在歷次大比武中都所向披靡,哪怕是和國外最頂尖的特種軍隊較量也不落下風。

    傳說

    他簡直是戰神的化身,一個人壓的六大軍區抬不起頭。

    放在古代,這樣的人物就是呂布、張飛一樣萬夫不當的猛將!

    “難道葉南天的那些故事都是真的?”魏子卿不可置信的看著她爺爺。

    她本以為只是軍隊中人習慣吹牛,夸大其詞罷了。正常人怎么可能一個人拿著一把刀就殺掉幾十個全副武裝的士兵,而且還是越國最精銳的山地特種部隊精英?

    沒想到魏傅重重額首道:“不但是真的,而且他比你想的還要強大。你知道的故事只是一小部分,他做到過更多不可思議的事情。”

    “否則怎么叫‘國之干將’,怎么能壓的其他軍區抬不起頭呢?”

    提到葉南天,連魏傅這樣的英雄人物也不得不感慨萬千。

    “武道宗師真有這般可怕?”魏子卿不愿相信,但連她爺爺都肯定了,她似乎不能不信了。

    以前她以為習武只是爺爺的愿望,跟著練好玩而已。她看不慣家中其他小輩那樣花天酒地,寧愿陪著爺爺每天枯燥的練武也很有趣,至少能感覺到自己的長進。

    但爺爺現在告訴她,這世間存在以一敵百的武者,而且對抗的還是全副武裝的特種兵。

    “單單武道宗師自然沒這么可怕,但一個被國家全副武裝的武道宗師就太可怕了。”魏傅幽幽的道。

    被他這一提醒,魏子卿猛地想到什么,心中不由寒意大生。

    假如化境宗師就能內勁護體硬扛手槍的話,那么穿上幾層特制防彈衣,是不是能硬扛步槍甚至機關槍呢?這樣的人物,在戰場上快如奔馬、來去如風,又不畏懼子彈,只怕一個人就可以媲美一支小規模特種部隊吧。

    如果真是這樣,那葉南天創造那些種種不可思議的奇跡,也就說得過去了。

    這樣的存在,在戰場上,就是一個純粹的殺戮機器啊。

    “不但是葉南天,你還記得你蕭哥哥家的武叔叔嗎?”魏老似乎要打掉魏子卿的一切幻想,又說道。

    “嗯。”魏子卿略微有點羞澀的點點頭。

    “他也是一位武道宗師。”魏老又丟下一枚重磅炸彈。

    這次,魏子卿終于徹底色變了。

    貓撲中文
最近更新小說